馬家輝:老靈魂新班子

問責高官周末開了「集思會」,據說「成績不錯」,有信心替即將開展的各式政策帶來新思維云云。香港人,除了善意祝福,實在也沒有其他法子了。 我最好奇倒是開會過程。娥姐摩拳擦掌準備替香港做番好事,但眼看滿朝高官,其中有許多根本不是她想吃的菜,只不過或廚房太熱,無人敢進;或有人敢進,卻遭封殺,最後唯有接收了若干已被事實證明為失德或失能的「前朝遺蠢」或「前朝遺奸」,她心胸再寬,亦必感受非常不良好。 環顧世界各國各城的管治團隊,一旦換了新領導,各式高官例必大換血,否則極難讓老百姓相信能搞出什麼新思維和新動作,可能只有香港是特例,新主上場,最重要的三個問責官員竟然是舊面孔,其中兩個更是民望遠遠不合格的舊電池,真叫新主情何以堪,直接構成嚴重考驗。這等於找個設計師替豪宅重新裝修,卻聲明這根爛柱不准拆,那道塌牆不准郁,綁住你一手一腳叫你跳華爾滋,喜穿旗袍的娥姐若能跳得出色,必有資格做國際舞后。 所以,在集思會上,娥姐會否一時之間忍不住怨氣與怒氣,讓3C中的2C看盡臉色?這兩個C又有什麼反應?會否自恃背後有硬人撐腰,不憂不懼,全不把娥姐放在眼裡?到最後,娥姐又有何辦法制服他們,確認他們服從指令並能有效執行指令

詳情

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

馬家輝:何妨有她的「童子軍」?

七一換屆,林鄭新政,若真能「新」出個名堂,最迫切的關鍵當然在於「用人」二字。 理由顯而易見:特區政府用人表現是慘不忍睹,從起始到收場,常現恐怖災難,失德的失德,失效的失效,失能的失能,各路唯權是尚、為忠至上的人張牙舞爪地佔據權力網絡的不同崗位,以不同的手法,在不同的程度,把特區的管治效能推向失序與失聯。 失序之結局在於,政策歪腔走板;失聯之悲劇在於,跟民意漸行漸遠。管治機器最終淪為有「管」無「治」,只現權力的橫壓,鮮見道理的疏通,考「治」的字源意義乃「主持公道」,如引水防洪、為民紓困,這才是良治本質,而當掌權人馬念茲在茲的只是權力權力權力,很難不激起萬丈波濤、民怨沸騰。 用人亂局其實直接違拗了香港人向來堅信的核心價值:優勝劣敗。這四個字聽來非常殘忍,但它是所謂高度成熟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個強力推動力量,透過競爭和效能來確認權力位置的「正當性」。對「敗」者,我們不會涼薄殘忍,但對於「優」者,卻須恪守專業要求,有能力始居其位,而其能也,是公義之能而非私權之能,絕不可以只因攀權附勢而竊佔實位。金耀基教授為人熟知的分析概念「行政吸納政治」,說的不正是「人才輸入」和「行政輸出」之間的複雜關係嗎?在欠

詳情

二流班子

林鄭新班子記者會,聽到萬官之首張建宗回應「二流團隊」的批評,心裏打了個突,不禁想起最適合形容張建宗的一句:「無災無難到公卿」,可能上一句更為貼切,為存厚道,由讀者自己意會好了。 人家批評新班子是「二流團隊」,張建宗非但沒有正面回應和澄清,反而講了個自以為好笑的爛gag:其實「易流」,容易交流嘅意思。活像一個毫無幽默感的老闆,事先聲明要講笑話,但效果卻是唧都唔笑,只有擦鞋仔拍掌叫好大笑三聲。坐在張建宗旁邊的兩位司長,強顏歡笑站起身離開,不知有何感想? 新班子是否「二流」,公眾輿論自有評價。但當記者問到林鄭組班過程,西環中央有否插手?有沒有否決林鄭提名的人選?林鄭一概顧左右而言他,沒有也不敢正面回應。 新班子是否都是第一人選?有沒有人要執二攤三攤?避免當事人尷尬,林鄭拒談組班細節,可以理解。但問責官員都是熟悉的面孔,沒有什麼驚喜,林鄭竟然說這是「最理想的班子」,「沒什麼驚喜就沒什麼驚嚇」,未正式上任,林鄭已講了第一個最大的大話,這種驚嚇力十足的soundbite,真叫人大開眼界,嘆為觀止。 新班子真的沒有叫人驚嚇的例子嗎?財政司長陳茂波就是一個典型,論能力、評價、知識,陳茂波都絕對不是財爺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懷舊新班子

上星期,中央政府通過候任行政長官對主要官員的提名,一共有三個司長和三個局長留任,接近一半。不少局長都是由副局長「晉升」,大多數又是由政務官出身。「高官問責制」輾轉十數載,又重回「文官治港」的局面。 事實上,單看特首的背景,從保守商人董建華到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到董系梁振英,然後回到曾系的林鄭月娥,可謂已經鐘擺三次,屬於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有甚麼特首,就有甚麼的官員,一點不奇。 鐘擺過後,市民對候任班子的印象又如何?港大民研今日發表的民意調查,有以下發現: 兩個候任官員的合適程度錄得負數,屬於首次,分別是陳茂波和劉江華,同為以低民望過渡的留任官員,拖累新班子的整體民望。 以合適程度淨值計,來屆司長的平均數值只得個位,遠較2007年平均六成淨值以及2002和2012年的大約三成低了很多,顯示市民不太滿意三位留任司長。 自2002年起,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的合適程度淨值都每況愈下,情況令人憂慮。 即使現時合適淨值高達六成的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不及2007年新上任勞福局的張建宗。 總括而言,從民望角度看,新班子似乎沒有驚喜,是否沒有驚嚇,則是見仁見智。林鄭月娥當選特首

詳情

給準校監林鄭的諫言:保衛大學優質教學和香港持續研究

後知後覺的高等教育界還如夢初醒,抄足英國的「研究評審工作2020」(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2020)已暗藏殺機殺到埋身。八大院校用盡渾身解數,務求在這評審中摘到最多數量的「四星」,只因每間大學摘星的多寡直接影響他們從教資會獲得的整體補助金(block grant)的分配。2017/18年度的整體補助金為180多億元,將由八大2014年評審摘星的多寡來瓜分。5月教資會已提出了「研究評審工作2020」的框架,這個評審的主要目的是向公眾問責,因每年接近200億元的補助金是納稅人的公帑。 研究評審毁教學質素和研究持續性 可惜的是,這個由研究評審工作小組副召集人華雲生(現任研究資助局主席)參與領導的評審,不但沒有令八大向公眾問責,反之嚴重摧毁本地大學的教學質素和香港研究的持續性。「2020」的框架沒有對此作出反省並汲取英國專家的意見;至於這個評審如何摧毁本地大學的教學質素和香港研究的持續性,原因如下: 第一,研究成果(research output)是這個評審佔重最多的準則之一。學者發表「四星研究」的多寡決定該名學者是否一名「四星研究員」,這準則看上去並無太大

詳情

梁振英可以做到從硬變軟嗎?

特首梁振英(CY)在任期即將屆滿的前夕,言必談「一帶一路」、大灣區,看來他已經開始做角色轉移的工作。這個由香港特首向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角色轉變,同時要求他轉變工作作風,由硬推政策到軟賣意見,相信他本人對種種轉變的要求是清晰的,只不過從性格使然,他是否能夠做到則是個問題。 6月11日,由梁振英競選特首助選團演變而成的齊心基金會,為他舉行了一場茶話會。活動開始前,播放了一段短片,由不同人士用三言兩語說他們對梁振英的印象和交往經歷,當中都是描述梁振英「軟性」的一面,比如前新聞處長丘李賜恩說:我覺得CY一點都不難相處,我和他不知相處得幾好,人家說他悶、說他嚴肅,他卻經常跟我說笑。 齊心基金會行政總裁張瑞蓮,從競選開始跟着梁振英,原本以為梁振英只不過是另一個政客,直到有一天,她跟隨梁振英到天水圍探訪,一名市民抓住他的手不放,說你當選後一定要回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或者唯一一次,令張瑞蓮對梁振英改觀的是,CY後來在對別人複述這番話時,竟然眼淚盈眶;問他為何如此感觸,他說:點解市民會捉住我隻手唔放?因為咁多年來他們被遺棄。張瑞蓮聽罷也為之動容。及後看到CY在當選後為天水圍做了很多事,還不時自己去天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