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回顧:贏在插旗前?記錄七一衝突事件

辦得媒體,早知會得罪人。儘管遠至馬克思的《萊因報》遭普魯士政府查封,近至劉進圖當街被斬這類「殊榮」,我們都沒有想過,但七一遊行裏被熱血公民圍封街站,同樣是從未想過的事,卻實實在在發生了。 講窮,千萬不要跟《惟工新聞》鬥窮。莫道網媒不燒銀紙,網媒如《立場新聞》、《端傳媒》、《香港01》開支龐大。惟工呢?才五千多,要是回到沒有半職同工的草創時期,這個「五千多」更大約等同全年經費總和。 是誰寸土不讓 身為可能是全香港最窮的媒體,竟也撐了差不多三年,殊不容易。錢這回事倒微妙,如非多到足以支撐同工薪金和辦公室租金的程度,其實對站穩腳步幫助不大,但要到那個程度,錢卻非得多到水浸腳眼不可。我等小薯尚有自知之明,豈敢好高騖遠,七一籌款尚在其次,讓更多市民認識惟工、認識打工仔的辛酸與尊嚴,才是更重要的。於是我們今年5月向協調七一遊行的民陣人權陣線申請了街站,準備開壇。 然後熱血公民來了。 7月1日早上11時許,惟工成員陸續抵達接近登龍街交界的一段軒尼詩道,擺放物資預備街站。陽光兇猛,汗流不止,旁邊華人民主書院街站的義工勸告這群街站新手把擴音器移開一些,免得兩個街站疊聲,我們也欣然接受建議。有道理就有商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