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有故事的人

典禮一開始,司儀鄭中基說,今屆是近幾年最多港產片的一屆;事實上,今年的港產片,也是近年幾最吸引的一年。 這一年,值得進場的港產片很多,好看的港產片很多,類型也不再是千篇一律──從借三大賊王談到城市的唏噓的《樹大招風》、談躁鬱症與城市空間的《一念無明》、談老人痴呆症的《幸運是我》、有著後雨傘運動影子的《點五步》,甚至無法擠入金像獎提名中的紀錄片《伴生》。這一年的港產片,不需以純港產片為賣點,不需要大賣低俗,成功吸引了我們的眼球。 頒獎台上,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也有很多新的面孔,尤其是多了很多新晉而有才華的導演──《一念無明》黃進、《七月與安生》曾國祥、《點五步》陳志發、《幸運是我》羅耀輝;就是最後贏得最佳電影的《樹大招風》,也是由三位新導演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執導。編劇也是如此,《一念無明》陳楚珩,《樹大招風》伍奇偉都是第一次撰寫長片的劇本。 這些新的電影人大多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拍香港的故事。不一定再如去年《十年》般,明明白白地談政治,而是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有的談城市被忽略的一面,以電影喚醒觀眾對議題的關注;有的則是城市從前的故事,以古說今。 他們呈現的香港面貌,不是繼續如老一輩如黃百鳴

詳情

《七月與安生》小說電影對讀心得

(編按:內文有劇透) 《七月與安生》的電影改編挑起了筆者最近看《白夜行》韓國電影版的記憶——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一點不新,對其記憶早已矇矓,但電影改編卻一改敍事結構,將本來平鋪直敍的故事線,交由警探去追查,倒過來一點一滴揭露男女主角之間悲哀的過去。電影以家明跟安生的重遇開始,又是一點一滴倒敍揭露真相的結構,卻令觀眾有機會選擇相信最後半開放的多重結局。 《七月與安生》電影改編除了豐富了兩位主角外,跟安妮寶貝四十一頁原著小說最大的分別,就是結局。電影裏,七月在網絡小說跟現實裏都一樣,結不成婚,然後流浪到天涯海角——浪漫而理所當然,卻早已顫覆了原著結局的必要條件:七月跟家明結婚。 你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你——《七月與安生》的故事在這一點上跟《白夜行》有點相像,但它的電影比兩本小說都殘酷得多。《白夜行》中廣司為了雪穗犧牲一切,為求她埋藏過去;《七月與安生》原著中七月如願過上平淡的生活,為安生撫養她跟家明的女兒,對着這個背叛她的男人過一輩子。安生跟家明的偷情,在原著中到最後才介入;但在電影中,它早已進場,為一無所有的安生提供了甘願犧牲的偉大,也為小說中一直憨直的七月添上了腹黑。 觀眾大概驚訝

詳情

《七月與安生》:跨越友誼的交換人生

《七月與安生》是曾國祥繼《戀人絮語》(跟尹志文合導)的第二部導演作品,也是他首次個人執導之作,改編自安妮寶貝的同名小說,電影有關兩位女性的成長故事,在即將舉行的第53屆金馬獎共獲七項提名。故事圍繞兩位識於微時的女孩林七月與李安生,由十三歲開始成長以來如何互相影響。林七月由馬思純飾演,周冬雨則飾演李安生,兩人憑着片中的出色表現同時獲提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雖然是關於女性相識相知的電影,其實也是一部有關成長的電影,借用是枝裕和導演《比海還深》裏一句對白:「我們都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七月和安生其實也有點類似的經歷,兩位女生本來有各自不同人生目標,然而漸漸成長發現自己所追求並不是一直以來認為的目標。在這裡和《比海還深》不同的是她們受到彼此影響,命運從此交錯,兩人性格看似迥異不同,其實又互相影響了對方的人生態度,角色似乎對調了,兩人經歷愛上同一位男子、對對方既愛又恨、為了好友曾作出不同決定、選擇日後不同的路等,事實上她們之間的愛已超越了友情,更似是親情,甚至她們是真的「愛」對方,希望對方能夠好好生活便已心滿意足。從曾國祥首次個人執導來看,他對女性性格描述細緻,頗能反映女性之間的情誼,不過個人風格似乎尚未建立,不少評論都認為電影中隱然流露其他人作品的影子,如一幕馬思純在雪景中向天仰望仿似向岩井俊二的《情書》裡中山美穗的經典場景致敬,尾段橋段「一扭再扭」也跟他好友彭浩翔導演的《公主復仇記》結局類近,《公主復仇記》也剛巧講述一種另類的女性情誼。至於整體是否有王家衛電影感覺,似乎又過於解讀了。雖然整部電影看來有不少作品影子,但可見曾國祥的導技圓熟,並不似是新導演作品,在他的鏡頭之下也讓兩位女主角充分發揮演技。更難得的是小說本來較為俗套,在編導改編後既不造作也不矯情,而獲得多個獎項提名相信亦為曾國祥的導演之路打下一支強心針,期望他日後繼續有其他作品登場,慢慢建立起自己風格,如果能夠是香港本土製作就更好。(圖片為網絡影片截圖) 影評 電影 七月與安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