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警務處長,不是雙花紅棍

作為執法隊伍的一哥,他的下屬犯了法,他現在應該做的,是要代表警隊向市民道歉。 現在這種姿態,是視法律如無物,是視法庭如無物。這樣的心理質素,這樣扭曲的觀念,憑什麼代表整個社會陀鐵?憑什麼在坐上那個掛上了「1」字頭車牌的座駕? 警察叔叔個個都有牌可以動武,他們陀槍、孭胡椒噴霧、揮警棍,打完人都可以話係有限武力,只係手臂延伸。個個都有可能變成有牌爛仔。唯有透過專業的管理,嚴格地遵守法律的規限行事,才可以保證不是把法律授予的執法權力變成與黑社會無異的暴力。 專業的訓練,嚴格的講求紀律,相對高而穩定的薪酬,目的就是要保證他們服務社會。如果個個都如嗰位陳祖光所講,「只係普通人」,駛乜你做?駛乜比咁高人工你哋?被警察拘捕了的自然會有司法程序處理,法治不單是人民的最後倚靠,也是警察隊伍最有力的倚靠。在這一點上,警察與市民是絕對平等的。而且,現在的制度對警察已有充分的、甚至可能是已經過份的保護,亂揮警棍打人的朱經緯不是仍然繼續在享受他的長俸嗎?七警停職兩年多,「逗」了納稅人八百多萬,而且不需要回水。整體社會待警察其實已經不薄。 我有學生做了警察,我有一些好朋友係警察,我也肯定好多警察都是好警察。他們很

詳情

先光明磊落,後向官求情?

「七警案」經過一年多的審判,終暫時告一段落,七名警員均被判「襲擊致身體傷害罪」成立(還有一名被告另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立)。 當日警方多次重申在佔領行動期間「光明磊落」,七警又在庭上否認全部控罪,以「未能證明押解曾健超的警員沒變換」、「無法肯定被帶到變電站的人是曾健超」、「合謀犯罪的指控十分牽強」等各種理由,企圖洗脫打人的事實。 今日七警被判有罪後,卻貓哭老鼠,以「當時備受壓力」、「前途已盡毀」等理由,向法官求情希望判緩刑。其中首被告貴為總督察,是涉案七警中最高級的警員,若非得到他提議或默許打人,相信另外六警也未敢行動。如今他卻要求情,更令人覺得討厭。 由拘捕曾健超,到把他抬到暗角,並非一兩秒間的事,可見七警打人不是一時衝動。有旁聽者在庭內大罵「黃絲害死人,搞到啲差佬咁,唔死都冇用」,更是可笑,道理歪如「女人穿得少被強姦是女人的錯」。如當初警員能守法,按正常程序把曾健超帶到警車上,便不會招致今天結果。而曾健超亦已因自己的過失,被判襲警及拒捕罪成。 既然當初夠膽否認控罪,今天應繼續效忠曾偉雄名句,堅持自己「無做錯到」,勿向法官求情。定罪後如要求情,當初審判就應勇敢認罪,起碼敢做敢認,為自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