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繼三權合作之後 習近平又有新要求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訪港,雖然沒有接觸普通市民,雖然沒有「向群眾學習,多同群眾座談,多到困難和矛盾集中、群眾意見多的地方去,切忌走過場」,雖然沒有「減少交通管制,一般情况不封路、不清場閉館」,雖然沒有以身作則落實自己主催通過的《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但觀其行之餘,我們還要聽其言。習近平的一些「重要講話」香港人還是要留意的,因為這些講話是當面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下的指令,講話精神亦可能會寫入秋季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之中,正式成為更具體的中央對港方針,影響香港一段時間。 由於傳媒對習近平七一講話(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已有不少解讀,筆者倒想討論習近平接見新任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的談話。 首當面要求三權負責人要有國家觀念 在接見特區新任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時,習近平首次當面要求他們要有「國家觀念」和「自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之後特別點出三大工作範疇,包括解決經濟民生、青少年國家歷史文化教育、打擊和遏制港獨。 新華社對習有關講話的報道如下: 「不論是行政機構主要官員,還是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都要有國家觀念,在開展政務活動和處理有關問題的過程中,要善於站在國家的高度

詳情

終於,三權合作出現了

習近平2008年曾提出「三權合作」,要求管治團隊要「通情達理、團結高效」。當時社會反應強烈,北京按兵不發。最終,藉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之機,把「三權合作」完美展現。首先,是特區政府要求律政司長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檢視立法會主席容許議員再宣誓的權力理據,同時申請臨時禁制令,不允許梁頌恆、游蕙禎兩名議員再次宣誓。這是行政之手拿着司法寶劍試圖揮嚇立法機關。立法機關又是如何配合行政機關呢?本來梁君彥主席已經裁決,容許梁游兩名議員再次宣誓,法庭也拒絕頒發禁制令。建制派議員居然拉隊離場流會,迫使宣誓過程無法進行。客觀效果,便是以立法會的方法,演繹了一次「臨時禁制令」。這是立法會建制派「執行」行政機關的政治命令。建制派希望透過不停流會,阻止3名議員再次宣誓,最好拖到法庭11月3日開審,司法覆核梁君彥有無權容許議員再次宣誓為止。立法會的建制派甘心為行政機關的陰謀抬轎,他們選擇性流會,容許姚松炎及黃定光完成宣誓,去到梁游劉(劉小麗)3人才拉隊離場。葉劉淑儀還辯稱,道義上無法接受游梁議員再次宣誓。是否容許宣誓,是看議事規則和主席裁決而定,幾時變成個別議員自己的「道義上」的喜惡?若是如此,只要建制派看不順眼某個議員,待他宣誓便集體離場阻止。那以後議事堂再無法規可言,純粹是多數人的暴政。他日立法會主席作出其他裁決,例如容許議員提出多項修訂去詰問官員政策,行政機關覺得不符合自己心意,又要求法院司法覆核主席的裁決?那立法會主席一職,豈不是變成行政長官的隨從下屬?法院不從,便由立法會建制派動手。建制派不如直接求職「政府奴才」,別掛議員之名蒙騙天下。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1日) 立法會 三權分立 宣誓風波 三權合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