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無政府

新政府組班,新頭領公開表示擔心七月一日仍未齊腳宣誓,又謂發噩夢怕找不到人;雖有自嘲之意,卻亦未嘗沒有若干現實反映。 她的所謂智囊──即那位經常穿著短褲背心通山跑、本來是薯粉卻忽然背叛老友變了奶粉的陳先生──亦已替新頭領一言道破箇中艱難,他開咪道:「今時今日邀人加入政府,等於叫人走入火場。」 危機重重,風險處處,除非非常等錢使,又或熱心上腦而「以家國為重」,再或跟頭領一樣突然受到上主感召,否則,任何一個頭腦精明的香港仔,想必會對政府say no。 危機何在?風險又何在?很簡單:經歷了廿年轉折,熬過了三朝施政有目共睹,在政府做事等同苦差,上有北京阿爺壓頂,中有駐港大臣毛手,下有硬淨市民抗命,再加上傳媒監督、司法制衡、商人暗箭、內部離心、議會失效等等因素,不管你如何有心有力,皆必備受掣肘,寸步難行。你不一定做不成半件好事,但這可能只佔你所想做的好事清單的百分之一;即使做得成,亦易遍體鱗傷,損失慘重。在當下的政治格局裡,新政府必成「三無」:無民望、無尊嚴、無方向,誰肯在「三無政府」裡做官,若不是大勇大智,恐怕必是大奸大詐。 其實陳智囊即為「三無政府」所面對的困局典型。他背棄老友,投效新主,出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