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和散那到上帝的沉默

聖週或受難週在教會禮儀年是指復活節前的一週,即從聖枝主日(或棕枝主日,Palm Sunday)到聖週六(Holy Saturday)的一週。聖枝主日是記念耶穌騎著驢子進入耶路撒冷,民眾夾道歡迎,喊著說:「和散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和散那!奉主名來的以色列王是應當稱頌的!」(《馬可福音》11: 9b, 10;《約翰福音》12: 13b)[1] 聖週六則是十架受難後的第二天,門徒四散逃跑了,耶穌在墳墓裡,墓外有兵丁把守。聖枝主日是歡呼歡慶的節日,耶穌以王者的姿態進耶路撒冷城。聖週六則是上帝的沉默,上帝的兒子安息在墳墓裡。 難道向沉默祈禱? 在聖週反思電影《沉默》(Silence)或會有不同的、更深的體會。《沉默》在網絡上掀起的討論熱潮或會令人感到意外。表面上看來,《沉默》不過是藉耶穌會的兩個葡萄牙神父和他們的老師講述17世紀日本天主教的教難故事,然而,在大師級導演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精湛演繹下,被壓迫、拷問和酷刑掏空的人性令人深感震撼,在長達161分鐘的電影完場後,不少觀眾陷入漫長的沉默和沉思。 「沉

詳情

上主沒丟棄香港

詩篇77篇7節:「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其實沒有甚麼意外,因小圈子選舉是荒謬的鬧劇,早已安排。無論是689或是777,都是一樣,是欽點,吹雞便可以了。所以不要為此感到世界沒日。 當我回看過去兩年多的日子,我看見上主的手在作工。 79天的佔領行動,爭不到真普選,但民主之聲,深耕細作。立法會的選舉,投票至深夜,顯示出市民對民主的訴求。 特首選舉,我從來不明白胡曾兩人為甚麼會參選。不少人以人或鬼來猜度他們。但無論是人是鬼,我看見上主在作工,香港人要多謝兩人的出現。 胡官的出現,從開始便已不被看好會贏,但他提出的政綱正好反影出小市民的心聲。小市民的心聲從沒有被聆聽,但透過一位有點名望的法官傳出來。 鬍鬚曾的政綱,被視為建制,但得到非建制選委支持,更重要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星期五的造勢大會,更是佔中後很少出現的場面。曾得到市民的支持,因他明白在中共政權,要爭取真普選並不容易,最重要是先得民心。市民支持他,也是因明白這道理。我更看到建制與非建制並不是對立的,建制人士能釋出些少善意,已可得到非建制人士的支持。香港社會的和諧,不一定是要達成真普選與否,而是能彼此釋出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