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輸掉一代人

作為「90後」,一代出生於回歸前後過渡與蜜月期的香港人,成長於剛成立的特別行政區,視香港為我們唯一的家。 從小,於中小學接受《基本法》教育,對具體內容雖則印象模糊,但對被稱為「金科玉律」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與「高度自治」絕不陌生,其中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主要內容,「除了防務、外交及其他根據基本法由中央負責管理的事務外,其他事務一概由港人依照基本法自行處理」(註1)更是我們的「共同回憶」。筆者細想,過去多次到異地交流,每每有外國人詢問中港關係,以上內容均琅琅上口,更是令人自豪。 遺憾地,近年兩地愈走愈近,價值與行為上之差異愈見明顯,甚至讓一貫備受信任的基本法有「被僭建」之嫌。只以「實質任命權」為例,筆者於慧科新聞(WiseNews)搜尋由1998年1月1日至今(註2)該詞曾出現於香港主流媒體的次數,前特首董建華與曾蔭權時期分別為39與106次,而現任特首梁振英則有473次。由2004年京官首次提出有關特首選舉辦法至收錄在基本法「文件23」的俗稱「人大8.31框架」,歷時10年,不經不覺間改變一代人共同認識歸屬「其他事務」的範疇。未來數載,仍有多少個「龍門」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