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 Lau:咫尺天涯

週五晚上,到灣仔的藝術中心看電影。門票早數星期前已買好,突然政府宣布國家主席在這個週末到訪,戒避佈置和安排是舖天蓋地,閒雜人等幾乎不能進入灣仔! 這次已經不是香港政府第一次作岀這種超越常理的安排,我等蟻民也不太理會,平日好端端不會到那區,所以並沒有放在心裏。到週五放工時才醒覺到,藝術中心是極接近會展,會有甚麼影響呢?這才開始擔心,原打算在上環一帶吃了晚飯才過去,現在不知那邊的情況,於是決定先去那邊看看,才作安排。原本乘地鐵再由天橋直走到入境事務大樓,再走向藝術中心;但我擔心天橋可能是高危地帶,可能有不少路障。盤算後,改乘叮叮,因為電車可以看到路面情況,而且它有自己的路軌,應該不會受交通擠塞的影響。 我很快到達分域街,下車後一直向海的方向走,沿途沒甚麼特別異樣。直到上了橫過告士打道的天橋,有警員把守,而越接近另一邊,守衞人員也越多,有些更有坐椅,可想而知是要長時間站崗。在下樓梯們岀口拉了一半欄杆,只容一個人走過,而地面各方向都放置鐵馬水馬,密不透風,在大樓的岀入車路旁,全都被圍起來,只留一扇只容一個人通過的閘口。當時,所有這些閘門都是打開,行人算是「暢通無阻」的。我輕易來到藝術中心,於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