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為什麼中共要圍剿戴耀廷

戴耀廷在台灣出席青年反共救國團舉辦的論壇,回來即被親共及建制派圍剿,指摘他宣揚港獨,隨之而來,當然是說要開除他在港大的教席。姑勿論他是否支持港獨,今日的形勢,港獨二字,十惡不赦。戴教授早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他此行怎樣也會被挑剔,不管反共救國團是否真的有台獨背景,不然為什麼出席同一場合的劉慧卿,卻連提也沒有被提起?所以戴教授發言時談到港獨、民族自決,被大做文章,是意料中事,意外的是特區政府加把嘴譴責,果然聽從王志民意見,中環西環要「行埋」。聽戴教授在網台的回應,他稱有壓力,但語氣從容,對於坐牢失業,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戴教授說,無欲則剛。不知道是否信仰支持,在傳統政治人物中,他顯得有點天真有點傻,但由佔中到提出雷動計劃和風雲計劃,他都是跌倒了被千夫所指後,不卑不亢的,又再站起來,在日益狹窄、艱難的環境下嘗試殺出一條有所為的路。中共歷來的對手都不是政權內的人,他們覺得學生棘手,六四如是,反國教科如是,政治老狐狸與純潔有理想的學生之間,永遠沒有等號。戴耀廷對他們來說也如是,有德有理有節,而且堅持。看看左派報紙最大力打擊誰,誰就是中共最大的一條刺,以前是公民黨、雙學,到現在戴耀廷。[簡冬娜]PNS_WEB_TC/20180407/s00191/text/1523038134745pentoy

詳情

馬傑偉:中共是否中國?

練乙錚在論壇指出,泛民認為中共只是政權,不是中國,論述不正確,不符歷史現實,所言甚是。唐宋元明清,政權有賢君也有昏君。不可以把壞朝代掃入歷史的後院。中共上場快七十年,文革大肆破壞傳統文化,種下仇恨批鬥的劣根;如今中共穩站國際舞台,國民橫行世界。香港遺民,憑什麼說港台繁體中文才是中國文化的正統?殘酷的現實是,文化從來難言正宗。所謂中國功夫,李小龍生前死後,打法大有不同。中共在北京指點江山六十多年,大躍進、大饑荒、八九開槍殺人、權穩之後大貪污,如今維穩大肅貪,集權振邦,而且口口聲聲仁義道德,儒家傳統捧上神壇。中共打江山,正是中國大歷史。大家抹一抹疲累的雙眼,看真一點,今天強國面目,當中有熟悉的中國氣質。神劇《大時代》有一個丁蟹,鄭少秋演活了角色,他滿口金句,「人善人欺天不欺」,自以為善良,常言被惡人欺凌;但為了頂天立地,丁蟹欺人太甚,連兒子也可以擲落街。你不能說丁蟹不是中國男子,甚至可以看出,他是中國文化裏面最兇險的劣根。中共唯我獨尊,有佢講冇人講,法治不離人治,做大事講關係,和平崛起,聲稱不與鄰國動干戈,搶奪資源,名為捍衛主權;打殺異己,名為顧全大局。這都是中國價值,只不過是陰暗的價值。[馬傑偉]PNS_WEB_TC/20171226/s00192/text/1514224056936pentoy

詳情

關慶寧:建軍節閱兵 習近平的嚴格考試

八一建軍節前夕,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位於內蒙古草原的朱日和訓練基地檢閱解放軍部隊,這是繼1981年鄧小平的華北大演習閱兵後,時隔36年軍委主席再次在天安門以外地區舉行演習式閱兵。 這次閱兵在沙場舉行,沒有民眾參觀,中央其他領導人也沒出席,習近平身穿迷彩軍服,在軍方將領簇擁下現身。受閱官兵人數1.2萬,規模為30年來之最,還展示一批從未露面的新式武器。除閱兵外,還有紅藍兩軍對壘、實彈實兵,是一場多軍種聯合作戰的大規模演習,與1981年鄧小平在華北的大演習閱兵異曲同工。 這是中共建政後首度在建軍節閱兵,引起國際輿論界高度關注,對閱兵的動機眾說紛紜。有人說是為了突顯軍方對習近平的絕對忠誠,警告黨內對手不要妄動;也有人說,是北京當局向國際社會展示大國實力,警告外國勢力不要危害中國主權、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 兩種說法都不無道理。一方面,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即將舉行,中央領導層人事安排正在緊張進行,各派勢力正在最後討價還價。軍權在握是習近平的一張王牌,展示一下也不足為奇。另一方面,中國周邊戰雲蓋頂,南海之爭愈演愈烈,朝鮮半島劍拔弩張;更令人憂心是中印邊界,兩軍對峙已達一個多月。在此形勢下,中國

詳情

潘小濤:不能曝光的地下黨員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在極大爭議聲中履新,不少人反對她出任副局長的原因就是她過去積極支持洗腦式愛國教育、「普教中」等,以及她的「紅底」,以致她就任後第一次見記者就被問到「是否共產黨員」,蔡若蓮說:「我首先無黨無派,我是一個基督徒,我自己行每一步路,忠於信仰,忠於對教育熱誠。」 基督徒與共產黨員是死敵、不能共容?表面上,共產黨員是無神論者,又或信仰的是共產主義,必須忠於黨領袖,也就不可能同時信奉基督教了,而基督徒也不可敬拜別的神!但在中共歷史中,無數黨員喬裝成各種宗教的教徒,混入教會或寺廟,既監視教友,同時當他們在宗教組織內不斷上位,就替中共進一步控制這些宗教組織,又或收買宗教組織負責人,將他們拉入中共,這樣也可控制各大宗教。 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前主任包爾漢、三自愛國教會前秘書長李儲文和前副主席趙復三都是秘密黨員,佛教協會前會長趙樸初、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前主席傅鐵山、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前主席丁光訓等也被指是受命潛伏的中共黨員。 而最著名的潛伏黨員首推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她曾任中共的國家名譽主席,早於1933年已秘密加入中共「母組織」的共產國際,服務共產國際和中共,她去世後被中共官方評價為「偉大的愛國

詳情

孫嘉業:習家軍班底初現

慶祝完建軍90周年大慶,北京的政治熱季暫告一段落,高層領導近日將往渤海灣畔的北戴河海濱,避暑度假,同時,傳聞中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也將鳴鑼登場。今年北戴河會議的主題當非十九大人事佈局莫屬,而在黨政人事佈局之前,軍方高層人事佈局已然展開。在今次建軍節慶祝活動中,習近平的新軍委班底已隱然成形。 在今年晉升的5名上將中,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和空軍政委于忠福兩人都與習近平有過交集,韓是習在福建任職時當地駐軍的團長、師長,兩人可謂相識於微時,于則是習任上海書記時空軍上海指揮所的政委,兩人可被列為習家軍的嫡系。 現軍委委員多屆退休之齡 現在的中央軍委中,副主席范長龍和後勤保障部長趙克石都年逾70,海軍前司令吳勝利更年屆72,國防部長常萬全和空軍司令馬曉天也年屆68,十九大上都肯定退休,盛傳父執輩與習近平家有淵源的裝備發展部長張又俠也年逾67歲,之前被視為與習關係密切的原總後勤部政委、已故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劉源,也在滿65歲之齡準時退休,按此推論,張又俠也未必能留任。 現任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屬政治局委員,雖屆67歲循例料仍可留任;火箭軍司令魏鳳和年僅63,肯定留任;軍委聯參長房峰輝和軍委政工部主任張陽兩

詳情

潘小濤:習近平一個人的閱兵

今日(評台編按:即8月1日)是中共建軍節,也是中共建軍90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兩日前檢閱了三軍。今次閱兵安排跟過往有很多不同之處,是百分百的「姓習」,體現習的治軍之道。 首先,今次閱兵既不是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街,也不是在軍營裏,而是在內蒙古朱日和軍事訓練基地內,真正的沙場閱兵。這是中國最大的軍事訓練基地,位於內蒙古腹地錫林郭勒盟朱日和鎮,佔地1066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主要供陸軍各兵種及空軍進行協同作戰實彈訓練。在此閱兵,說明其軍事性質,面向軍隊內部,而非像過去的大閱兵那樣,向公眾及外界展示軍力、炫耀先進武器。 其次,包括習近平在內的1.2萬官兵,都是身穿作戰用的迷彩軍服。過往的受閱官兵都是千挑萬選,男的高大威猛,女的亮麗標致,身穿醒目禮服、手持新淨自動步槍,就連刺刀也是閃亮亮,大家邁着經過千錘萬煉而成的整齊方步,那步操聲混合着整齊口號,就是所謂的氣勢、軍威。但這樣的兵中看不中用,花那麼多時間練習花俏伎倆,還有時間進行真正的練兵嗎?相反,今次閱兵摒棄這些表面的東西,回歸軍隊軍人本色,以正常跑步而非踢步去集結,這小小實戰感正是要體現習提倡的「能打仗、打勝仗」,

詳情

王彥晨:中共十九大前 兩岸情勢險象環生

「武統」這個詞在大陸比在台灣盛行,近來美聯社台灣分社前主任溫逸德(Peter Enav)一篇標題為「Taiwan Under the Gun: An Urgent Call to Action」的評論指,中國對台灣發動攻擊三大條件已漸趨完善,預估2018年下半年可完成部署,「武統」忽然頻密躍入耳際。與此同時,新華社禁用「一中各表」,前總統馬英九表示「不是新華社發布新聞禁用語就可以片面否定它們(一中各表)的存在」顯得蒼白無力。 無論「武統」條件更趨成熟或官媒否定「一中各表」,都指出兩岸的情勢在中共十九大之前,更加險象環生。此前柯文哲成功的雙城論壇,不過是北京對台戰略的一條小小的支線。更令人感恐怖的是,蔡英文政府除了讓對岸不斷升高壓力外,毫無對應的作為,反年金改革群眾如影隨形的抗議、「一例一休」(每周有一天例假及一天休息日)的爭議和鬥爭國民黨的行政院黨產委員會動作不斷,綜合組成了蔡英文內政的主軸;分別對公教(公務人員、教師)人員、工商業界和政治敵手開刀,再以斥資數千億新台幣搞軌道建設等前瞻基礎建設計劃總其成,蔡英文仍舊悶不吭聲,偶爾對黨內同志發發火,她沒有花心力在兩岸關係方面。 再進一步觀

詳情

梁家傑:沒有永恆的帝國

劉曉波先生哲人其萎,成為歷來第二位被囚致死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遭逢同一厄運的第一人,是在納粹德國以提倡自由主義、和平主義和反法西斯的記者兼作家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他於1935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當時的納粹當局拒絕讓他本人前往挪威領獎,希特勒甚至頒布禁令,禁止德國人領諾貝爾獎,認為和平獎頒給奧西茨基是一種恥辱,1938年奧西茨基因肺結核加上不堪集中營折磨,在柏林的一間醫院中病逝。 中共政府將劉曉波先生的遺體匆匆火化海葬,還安排他的胞兄在記者會多次感謝黨和政府對劉家的人文關懷,令人齒冷,盡顯中共是一部為保自己權力不顧一切的無情無義機器,獨裁威權泯滅人性,殘害忠良,無底線可言。 曉波先生離世後,有良知的人都有義務為其遺孀劉霞發聲,爭取長期被株連軟禁的她重獲自由。在國際間這股民間聲音愈響亮,向選票問責的政客愈要避忌為經濟利益而對中共政權低頭哈腰。 劉曉波夫婦被迫害一事舉世矚目,加深了中共領導人在國際社會的不仁形象。但這個不仁不義的政權恐怕還要待一些時間。前仆後繼推動民主、法治和人權的知識分子,要準備經歷一段運動低潮期。在前線犯險或隔岸支援的人只能持久

詳情

林勉一:隨時upgrade做國家級別反對派

《環球時報》說,香港的反對派要「回到基本法內做政治反對派」,不能當「國家級別反對派」。換句話說,就是在中共指定的範圍做反對派。 是否覺得熟口熟面? 1945年,中共搞統一戰線,找來反對國民黨的民主黨派搞「聯合政府」。建國初期,中共對這些民主黨派禮待有加,政協、人大、副總理、部長等職位也有他們的份兒。 中共的說法,是中共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當時最有代表性的民主黨派是民盟,它是由當時的知識份子精英和KOL組成的,所以特別有影響力。 後來到了大鳴大放,毛澤東說言者無罪,結果民主黨派和當時的學者、KOL紛紛發表對中共的意見,例如要求真普選、中共與民主黨派分享權力,甚至輪替執政。最後,毛澤東反枱,接著便是反右運動,與其說是運動,實際上是對民主黨派、知識份子、KOL、異見者的大規模迫害,被迫害至死、自殺或精神錯亂者不計其數。 反右運動最有名的三大代表人物是KOL儲安平和被扣「章羅聯盟」帽子的民盟領袖章伯鈞和羅隆基。章伯鈞即是《往事並不如煙》作者章詒和的父親。文革之後,中共平反大部分被打成右派的人,但儲、章、羅三人,連同民盟彭文應及陳仁炳共五人被中共中央點名不得平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