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花崗岩腦袋

官字除了有兩個口,大概還有一個異於常人的腦袋。教育局長說:「非常反對把政治帶入學校,影響學生,那是要不得的行為。」不知道在這位高官的腦袋之中,什麼才算得上是政治?教育當局要求旗下學校直播,讓學生即使閉起眼也要坐定定,看着一個來自北京的政治官員,講解一本充滿政治的《基本法》,然後又讓一眾來自不同政治立場的傳媒,用鏡頭對着那些不太懂政治的學生,這種種行為,在這位高官口中,說成是教育。即使是教育,這算不算是充滿政治動機的教育?中史獨立成科,教科書撰寫中國近代史,為了討好當今政權,報喜不報憂,將這個政權不願觸及的種種歷史,包括一九六七、八九六四,一一隱去,順從當權者的歷史考量,跟隨當權者的政治計算,這種種行為,又算不算政治?在中小學派發《基本法》、升國旗、唱國歌、灌輸不加批判的愛國精神、歌頌當今執政黨,這種種異於往常的舉措,算不算是政治?是不是他們鼓吹的政治行為就不是政治,別人提出相反意見、表達不滿的就是令人討厭的政治,就是要不得的行為?來自北京的法律「專家」說香港有些人是「花崗岩腦袋」,比起這些隨風擺柳的牆頭草高官腦袋,「花崗岩腦袋」,我認為是一種讚美。[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1123/s00305/text/1511374356538pentoy

詳情

吳志森:中史必修與民族認同

不反對中國歷史成為初中必修科,沒有過去就沒有現在,沒有現在就沒有將來,歷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中史科是否可以培養學生對中國人身分的認同,有很大疑問。當中國歷史讀到政權興替,朝代更迭,即使不一定是血流成河,都無一例外地腥風血雨。父子相鬥,兄弟鬩牆,為了爭奪最高權力,將政敵置諸死地,把對手滅族滅門。當中學生細讀中國的血腥歷史,只會膽戰心驚,怎能激發愛國情感,增強民族認同?或許你會說,試問世上哪個國家,不是如此這般走過來的?西方歷史的血腥程度,半點都不會比中國歷史為低,難道西方學生讀了他們的歷史,就會唾棄自己的國民身分?這倒說得有點道理。但問題是,西方國家踏着血腥的歷史軌迹,一步一步走過來,建立起一套逐漸完善的權力交接制度,人民用選票決定國家管理者,儘管選出來的不一定是最優秀的人,時不時無才無德只懂煽動民粹的拙劣政客更會高票當選,但行之有效的制度,起碼給人民帶來希望,選錯了,若干年後,人民有機會用選票來更正。但中國經歷了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至今仍未建立一套權力更替的有效制度。即使不是改朝換代的政權轉移,只是黨內換屆人事變動,無論對外對內,都必然出現前所未有的緊張戒備狀態,不是有人下台,就是有人被捕,然後判以長期徒刑,再來就傳來裏面出了個篡黨奪權的集團,今上英明神武,識破奸計,挽救了黨國。不同的是,隱藏着的腥風血雨,外面並不容易察覺。讀中史,除非只是政治宣傳,如果認真以古鑑今,老實說,很難培養民族認同感![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103/s00193/text/1509645742925pentoy

詳情

陳漢森:怎樣教六七暴動

新的初中中史課程快推出,其中會加重現代史和香港史的分量,中史教師教新課題沒有老本可食,要認真備課。在現代史和香港史中,有部分課題是富爭議的,尤其是在國民教育的陰霾下,不少人擔心官方有既定的教學指引,企圖塑造學生的價值觀。 國內的歷史書,對中國歷朝農民暴動多作肯定,把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奉為神聖不可侵犯,不提六四李旺陽劉曉波……澳門有部分學校改用國內的歷史教科書了。歷史博物館中的香港史,史前史和上古史佔地很廣,但六七暴動只有一幅照片和一段說明,很難說在這些設計中沒有隱蔽的意識形態。 香港未來的中史課怎樣教六七暴動?起碼有兩種不同的敘述方式。①反英抗暴論:英國殖民統治下的香港,人民生活困苦,怨聲載道。香港的共產黨人(左派)動員香港的民眾,與港英統治進行抗爭,最後被武力鎮壓,但也迫使港英推行一連串有利民生的政策。②文革震盪論:一九六六年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各省當權領導都被民眾暴力轟下台,香港左派領導人害怕被撤職或調回內地批鬥,於是模仿澳門「一二.三事件」,動員民眾攻擊港英政府。香港市民多支持政府,動亂最後被武力壓平。 論述此事有三本好書:張家偉《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江關生《中共在

詳情

中史修訂:緊扣「三問」最重要

一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姓何名誰、父母是哪個、出生在哪裏,無論其一生中如何顯赫與富有,終究是人生的一大悲哀。一群人如果「集體失憶」,不知自己從哪裏來、是怎樣一路走來的,同樣是一種莫大的悲哀。今天的香港,就有這麼一個群體「集體失憶」,不清楚香港從何而來、怎樣走來,以及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這個群體就是回歸後成長起來的一些年輕人。當人們終於認識到回歸以來中小學教育的缺失後,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諮詢工作終於啟動。如何修訂中史?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各有千秋。筆者認為,列入必修是關鍵,緊扣「三問」最重要。一問:我從哪裏來?港英時代,香港學生學中國歷史,講到香港,多以「香港1842年前是一個小漁村」開始,彷彿這個地方是英國人來了之後,才從地球上冒出來的。在英國人管治之前,香港從何而來?不明不白。回歸之後,由於一些人發起反國教運動,施壓於港府,2009年課程改革大幅削減選修科目後,令中史科無人問津。有調查顯示,2012年,本港中學文憑試有 73,074名考生,報考中史的僅佔總考生人數11.8%。2013年,本港中學文憑試有82,283名考生,報考中史僅佔總考生人數9.9%。選修中史的人數僅佔一成左右,並呈下降趨勢。也就是說,中國歷史有課而無學,且有「亡科」之憂。而在英國、美國、日本等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國民歷史都是必修科目。在學校裏,中國歷史被置於無足輕重的位置;在學校外,年輕人也沒有認知中國歷史的環境。回想上世紀60、70、80年代,歷史劇、武俠小說曾掀起陣陣熱潮,喚起人們對中國歷史的記憶。而近20年來,隨着這些文化產品的式微,年輕人對中國歷史的認知一片蒼白。「獨尊儒術」出現在哪個朝代?「詩仙」、「詩聖」所指何人?鄭和下西洋發生在哪一個年頭?這些內地小學生都對答如流的問題,卻考倒了香港不少中學生。「無知者無畏」。「集體失憶」導致「集體亂為」,為港獨勢力的滋生提供了條件。因而,此次中史修訂,一定要解決「香港從哪裏來」的問題,特別需要講清楚的是,2000多年前的秦漢時期,香港作為嶺南地區的一部分即被納入中國版圖,而那個時候的英倫三島尚處於茹毛飲血的蠻荒時代。二問:我是怎樣一路走來的?歷史,如同河流,滔滔不息,不可能突然中斷。社會的變遷,也自有其內在規律,由古至今,環環相扣、絲絲相連。一些年輕人不僅對中國歷史知之甚少,對香港是怎樣一路走來的,也是知之不多。因而,此番中史修訂,有必要梳理出「香港發展」的清晰脈絡。秦漢之後的千餘年間,香港作為一個偏遠之地,寂寂無為,但王朝的更替、戰火的蔓延、中原人口的南遷,無疑都影響着南粵一隅的香港。而中國歷史上的繁榮時期,諸如「貞觀之治」、「開元盛世」、「康乾盛世」,文化的繁榮、農耕技術和紡織技術的進步,也深刻影響着這方百姓的生活。及至明清時期,香港的港防建設進入人們的視線,香港的貿易日趨繁榮。到了清末民初,國內的政局變化影響着香港,香港也成為反清義士的活動地點。1941年12月,香港被日軍佔領,在長達3年8個月時間裏,香港飽受蹂躪,市民的財富被洗劫一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承接歐美國家的產業轉移,製造業興起。上世紀80年代之後,金融、貿易、航運等現代服務業發展成為支柱產業,香港躋身「亞洲四小龍」。九七回歸,「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實踐……如此講述香港經歷的風風雨雨,聚焦重大事件,不帶意識形態偏見,有助於學生加深對香港前世今生的認知。與現在教材中只以「香港史事年表」附錄於課綱的做法相比,更全面、系統、客觀,應該大有裨益。三問:「小我」與「大我」是何關係?回歸後成長起來的一些年輕人,之所以有一些偏激想法、對國家產生誤解甚至抗拒,緣於歷史意識斷層,導致了國家認同感、民族認同感淡漠。比如,「香港民族」、「真.香港人」、「香港獨立」、「城邦自治」等奇談怪論,更有人在遊行時打出了「中國人滾出去」的標語,豈不知自己就是中國人?因此,此番中史修訂,有必要全面系統地反映香港和內地的互動,讓學生弄清楚「小我」與「大我」的關係。香港雖然被英國管治百餘年,但血濃於水的感情從未中斷。在歷史上,緊要關頭守望相助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8年抗戰時期,香港各界為內地抗戰捐款捐物,輸送了大量抗戰物資,香港也成為內地大批文化名人的避難之地。內地一些文化機構紛紛遷往香港,或在香港建立分支機構,謀求發展、宣傳抗戰。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香港成為中國聯繫西方世界的唯一橋樑。1978年後,香港成為內地改革開放的視窗,是內地現代化建設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再比如,東江引水工程、九七金融風暴、2003年抗擊「非典」等等,都是不應遺漏的篇章。而對於文革時期「六七暴動」等歷史事件,同樣應該真實反映,不必「化妝」。總之,從歷史的角度看,內地的一舉一動影響着香港,香港的發展變化同樣牽動着內地,「小我」與「大我」從來就沒有分開過。這是歷史事實,不容迴避、不可輕視、不能忽略。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1日《明報》觀點版 教育 中史

詳情

改革──應由廢除中國歷史科開始

近日,教育局的中國歷史科及歷史科初中課程改革諮詢工作,成為了教育界的關注焦點。大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課程內容、史事例子及中史必修。筆者期望以歷史教育的專業角度,拋磚引玉,和大家一起討論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的不足之處。為甚麼要讀中國歷史?首先,我們討論一個課程變革時,最根本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為甚麼要讓學生修讀這一科?以中國歷史科為例,翻閱教育局所提供的課程宗旨及目標,中國歷史科初中課程有以下三項宗旨:1. 認識中國重要歷史事件、人物事蹟、民族發展及社會文化面貌,以提高學習歷史的興趣;2. 認識、理解及分析相關的歷史資料,從而培養學生研習歷史的能力,以能鑑古知今;3. 建立優良的品格,培養個人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歸屬感。我們可以將以上三點宗旨,簡單分為知識、技能及態度三個方面:認識歷史事件、人物是知識;掌握研習歷史能力是技能;建立品格及歸屬感是態度。現時,坊間一般的討論主要集中在知識的層面上,例如修訂後的政治史部分,會否過份強調「興」(興起)和「治」(治世),少談「亂」(亂世)和「衰」(衰落);又或者課程新增的香港史部分會否涵蓋六七暴動或六四事件等。我們不能否認在香港特殊的政治及地理環境下,學生對中國歷史發展概況的了解有一定需要。而中國本身的重要歷史事件、人物事蹟、民族發展及社會文化面貌等各項歷史文化內容豐碩,能夠合適成為研習材料的部分,多如繁星,加上以本港教師的專業水平、出版商在印刷及多媒體上的配合,剪裁一套能以校情為本,吸引初中生的教材,應該不難。所以在知識層面上,中國歷史科研習內容多寡可以討論,但不應是重點。課程修訂的焦點問題應該是,在修讀初中中國歷史科之後,究竟學生是否有技能去學習,及培養足夠的歷史學科技能,從而分析和掌握歷史洪流中,各項歷史事件的變化,鑑古知今。這才是本學科所需要培養學生的技能和態度。換湯,並沒有換藥一直以來,中國歷史科讓學生感到納悶的地方,便是學習後有何用?課程及考評側重於對資料的陳述和記誦,甚少個人思考及意見的發揮。加上不少中國歷史科教材內容與歷史觀點單向又陳舊,例如對秦皇隋煬的政策強分功過;漢、唐標籤為盛世,而南北朝、五代稱為亂世等;在新修訂的中一至中三級課程大綱之中,甚至有七次提及「統一」的字眼。以上種種,均以傳統的二元對立模式立論,無視當時社會及文化的變化和發展,與及當代歷史研究的成果。所以如果不改善中史學科的探究方式,在緊張的課時和出版社「即食」的教材套件下,教師應只會在課堂上集中教導一套固定的、沒爭議的歷史觀點。這樣等同於照本宣科式的結果發報,並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歷史」學習。可惜的是,在技能的培養層面上,中國歷史科的學習目標寫得相當含糊。它提出中國歷史科的研習能「透過不同的探究方法,整理、理解及分析歷史資料,培養對史事的分析與客觀評價能力」,「理解不同史事的因果關係及相互影響」,以「了解現今事物的演變及發展趨勢,明白歷史鑑古知今的意義」。以上描述相當空泛,其有關技能培養的說明,是放諸任何科目皆可。那麼,中國歷史在欠缺科目的不可取代性情況下,難道就只剩餘了「加強對社會、國家的歸屬感」及「欣賞中華文化」的情感功能?在此,相信各位有識之士會質疑,對國家的歸屬感和欣賞培養,在現時架構下的中國歷史科、中國語文科和通識教育科內已經具有相當的空間可以處理。反之,在修訂的大綱下,一套單純而欠缺明辨、批判的歷史教育,與「洗腦」又有何異?當中國歷史無法說明其獨有的思考模式和技能培養時,學科還有必要繼續佔據寶貴的課時嗎?整合兩史、學懂如何「學習」和培養態度才是根本筆者並非反對研習歷史,而是期望有一套合乎歷史研習方式的課程大綱,以彰顯學科的獨特性和重要性。在此,建議大家可以參考同時在諮詢的歷史科。該科的大綱在技能培養方面的描述,相當完整和明確,而且更符合「歷史」的意義,包括:最基本的需要學生「明瞭及正確地使用歷史辭彙」、「擁有描述不同歷史資料的能力」;進而「從歷史資料中作出歸納和推論、分辨歷史事件的不同的解釋」;最終期望學生能「對資料的準確性及可信性進行合理的質疑與探究」,並組織表達、建立和審視個人的史觀。由於不同年代的史料的書寫方式和記錄,均是局限於作者本身的認知、識見和視野,沒有所謂真實的「歷史」。本科的特質應該是有爭論的,並鼓勵多元並陳。不過,目前推出的中國歷史課程修訂內容文件中,則似乎與此背道而馳。例如它列出期望學生了解香港發展始於「秦始皇開發嶺南,香港自此成為中國版圖的一部分」。這樣的觀點,便已經隱含了大一統的歷史觀,亦無視了眾多嶺南及本地先民於石器時代已在當地活動的考古學發現。不論教學的涵蓋哪一些知識,囿於單一觀點的歷史灌輸,已經遠離了歷史學的基本探究精神。另一方面,現時不少學校均是歷史及中國歷史科兩史並行,在初中課程中,教育局是期望學校重複教授香港史部分,還是期望學校剪裁課程,以中國歷史科的那套欠缺探究性的大綱為本?背後的理據又何在?如果學校可以整合相關的課題,當局又何不推動兩史合流,讓學生有一個整全以本地為本,背靠中華文化,又能放眼世界的整全歷史觀?總結學生們、家長們,筆者很坦白地說,這次中國歷史科的課程修訂,在知識層面的解讀相對偏頗,在技能上也並沒有努力讓你或你的孩子能力有所提升。而正修讀高中通識教育科的同學,不妨將是次的學科修訂諮詢作為探究的議題,例如新修訂的中國歷史科在何等程度上適切現今青少年發展的需要,相信會有不錯的討論空間。原文載於香港電台通識網作者簡介:中學公民教育主任,通識教育科教師文:洪昭隆 教育 中史

詳情

歷史科不應成國教工具

修訂初中中國歷史及歷史課程專責委員會提出,將香港史納入中史科課程當中,覆蓋古今的香港歷史。增加香港歷史內容的努力,固然值得肯定,但更大的問題就是,為何要將香港史增加至中國歷史科之中?而歷史科,又為何要成為國民教育的工具呢?諮詢文件當中提到的「學習目標」第四點:「通過對香港重要史事的認識,了解香港過去發展的歷程、及與國家的關係,加強對社會、國家的歸屬感。」這樣的學習目標,實在令人擔心,國教科是否借屍還魂、分拆上市?我個人很認同,初中應該要大幅增加歷史教育,甚至將其變成歷史科;可是,我支持的是中史和歷史科(俗稱「西史」)合併而成的歷史科。不少國家的歷史科,已經不會分成本地史、本國史或外國史,而是將本地、本國的視野,放進世界歷史的框架當中。今天初中仍要將歷史科分成中國史,以及中國以外的歷史,實際是一種倒退。而今次的改革,又是把香港納入中國的框架之中,透過歷史教育,製造一種既定的事實,說明香港自古以來為「中國」(古時並無「中國」)的一部分。而這個目標或議程,絕不應是歷史教育的任務。歷史教育最重要的是教導學生過往的史實、培養同學批判思考,知古鑑今,懂得如何在現今自處。可是課程目標當中,半字不提「批判思考」和「獨立思考」,但就用大篇幅提到培養「個人對國家和民族的歸屬感」。以大一統和漢族中心的歷史觀,看待中國歷史,只會令歷史教育走上歪路。委員會成員當中,不少都是歷史科的學者和前輩,希望他們都能正面回應這些質疑,暫時擱置中史科改革,而考慮將中史和歷史兩科合併,追上國際標準,不要令中史科淪為國教工具。作者是進步教師同盟成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8日《明報》觀點版 教育 中史

詳情

「陳茶當新茶賣」:淺談中史改革的「文化史」

有看過現行中史課程大綱的人,都應該覺得教育局新推出的課程大綱建議的「文化史」部分十分可笑;一言以蔽之,陳茶當新茶賣。新課程有三大課疇,一是政治史,一是文化史,一是香港史;三者其實都是舊課程大綱中皆有。現行課程中,香港史部分是建議教授內容,就是不影響主要課程的情況才會拿來說說;所以本文無意討探香港史部分,但文件中有一份相當詳盡的香港史年代,讀者可以找來看看。但乙部則是常規課程。什麼是乙部?有讀過預科中國歷史朋友應該十分了解,就是當年的卷二內容:思想史、宗教史、交通史和經濟史。讀過預科中史的朋友會怎樣形容卷二?繁複?沉悶?無聊?不清楚,但很肯定,不是「有趣味」內容。這東西根本就是賣不出的舊茶。相信不論是遊戲開發商、電影公司或專拍垃圾的大台,也不會有興趣拿內中的課題製作遊戲、電影或電視劇;就算有,其產品受歡迎程度也不可能與光榮或Paradox等公司的出品相提並論。新課程的「文化史」,其實就是把乙部以「趣味內容」為包裝從新推出市面。不妨先比較兩者(括號內容為現行乙部內容):考古發現:舊石器時代與新石器時代遺址介紹(遠古時期的文化)社會發展概況:從青銅器看商、周兩代社會與文化發展的特色(文字的起源與發展[部分內容相關])百家爭鳴局面(學術思想的發展)兩漢通西域與絲綢之路(中外交通發展)東漢時期佛教的傳入和道教的出現(宗教概說)士族政治與南方的開發(學術思想的發展)科技:水陸武備的改進(科技發明與重要建設)藝術:石窟與繪畫藝術唐朝婦女生活面貌與地位唐朝玄奘西行與佛教的中國化(中外交通發展)唐朝與其他民族的關係及交流概況兩宋文人政治的發展(學術思想的發展)兩宋經濟的繁榮與經濟重心南移重要發明西傳對世界文明發展的貢獻(科技發明與重要建設)伊斯蘭教的傳播(宗教概說)鄭和下西洋與海上交通的開拓(中外交通發展)明代貿易、商業與經濟發展(中外交通發展)明長城和北京城建築(科技發明與重要建設)基督宗教再度來華與明代科技的成就及影響(宗教概說)清朝文化的發展所謂「文化史」是否新瓶舊酒,教育局是否陳茶當新茶賣,事實勝於雄辯。為何甚少人指出所謂的「文化史」是舊物?很簡單,因為沒有學校會教,大家都忘掉了其存在。我從不反對陳茶當新茶賣,始終這也是種能力、成就;但要成功賣出籮底橙,先也要明白其何以當初賣不出吧?但教育局有否探討為何現時沒有學校教授乙部課程?沒有。內容上乙部沉悶、艱澀,制度上教時不足、教師非專科出身難以處理專題史等問題,並非教育局所能視而不見。然而,現時主事者只視中史科改革為政治任務,重心都放在如何在「香港屬於中國」的 Context 下推動改革。至於所謂文化史只是煙幕,大家也自然不重視它了。但它作為改革三大範疇之一,實在值得大家多花時間探討。本文旨在拋磚引玉,有時間再作討論。延伸閱讀:修訂中國歷史科課程﹝中一至中三﹞諮詢文件現行課程綱要文:徐播 教育 中史

詳情

香港獨立與中史獨立

最近有人想研究,六七十年代孫國棟等學者編寫的中史科教科書,對學生國民身分認同的影響。研究者認為,今天很多八九十後的青少年不愛國,甚至有部分還提出「香港獨立」的口號,可能受他們接受的中史教育影響。我相信這個研究,不可能找到足夠的有可信度的材料,是無法進行的。今天五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大多數以中國人自居,對中國有濃厚的感情,我認為主要原因是,他們都是由大陸來港的移民或其下一代,對出生的鄉土仍有眷戀,又面對港英政府不合理的殖民統治時,心靈上要有自衛的立足點。今天的年輕人國民意識較上一輩淡薄,主要是近年國內的貪腐醜聞,和中央政府限制香港民主政制有關,與中史教育毫無關係。只要國內政治清明,香港民主有合理的發展,「港獨」便絕迹,反之,驅之不散。九七回歸後,有論者長期公開提倡「中史要獨立成科」,甚至把香港年輕人國民身分認同淡薄,歸因之一是中史科被邊緣化。我不以為然。八成以上的中學初中都開設中史科,不存在是否獨立成科的問題。中史科跟西史、地理等閒科,不受重視,即所謂邊緣化,由來已久,不待九七後。按這些論者的邏輯,只要行政上強制所有學校都必修中史,並嚴格限定課時,專科專教,年輕人就會變得愛國。這當然是天大的笑話。每一次討論中史科,都大唱「中史要獨立成科」,只是向「中聯辦」表忠,想做教育界的「西環契仔契女」罷了! 教育 港獨 中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