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殯葬與中國傳統

打開電視,忽見食環署宣傳綠色殯葬的短片,為鼓勵市民撒灰於紀念花園,以代替土葬和骨灰龕,於是提到中國傳統有所謂「塵歸塵土歸土」,頓時令我摸不著頭腦。 其實「塵歸塵土歸土」乃翻譯自英諺「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起源於聖經《創世記》(3.19):「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 仍要歸於塵土。」 若然想引用中國傳統思想,以鼓勵市民撒灰於紀念花園,我建議他們最好不要引用孔子和孟子,免得自打咀巴、自討沒趣。 事緣孔子的學生宰我,有一次反對為父母守三年之喪,結果孔子大怒說:「你若然心安就去做吧!君子守孝,吃魚肉不覺香,聽音樂不快樂,居處所不安樂,所以有所不為。如今你心安,就去做吧!」(《論語‧陽貨》)若然引用孔子,恐怕會令孝子賢孫「安已不」! 此外,引用孟子亦不太合適。有一次,主張節葬的墨子學派人物要求與孟子辯論,後來孟子透過徐子告訴他:「大概古時曾經有人不安葬其雙親。後來雙親死了,就抬著遺體棄置於山溝之中。他日經過此地,看見狐狸在進食屍身,烏蠅和蚊子在吸吮屍體,那人額頭不禁流汗,只可斜望而不敢正視。這種汗水,非為別人而流,

詳情

讓我們愛恨終生的情人:道德

道德是準則,在我們必須做決定的生活,無孔不入。它比我們任何家人、朋友、情人更貼身,每當我們遇上選擇,它就與我們擁抱。不是大人物或知識分子才擁有道德,也不是下屠殺命令、決定XX應否合法化、就敏感話題表態才關乎道德,道德是共享的,在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細節呈現:小學時,我們思考自己應否哭喊、扭計要玩具、隨街小便,中學時,我們考慮應否順從父母、談戀愛、努力讀書以應付升學需要。隨後,人愈大,我們發現每件簡單的事背後都有複雜的利害關係,即使周六在街上,打算買旗幫人,也要考慮賣旗機構會否只作公關表演而善款只養活了一群行政人員。 每時每刻,我們被迫面對道德,無法逃避,像結交了一個經常「追魂call」的情人,我們因而厭倦,同時建立一套語言偽術斥責衛道之士,以辯解自己不道德的行為或立場,就像分手總有千萬個荒謬理由;另一方面,我們會為做了自認為正確的抉擇而快樂,例如第一次到老人院做義工可以有初戀的感覺,讓我們藉愛他人感覺被愛。如此,我們活在愛恨交纏之間,身不由己。 中國特色的道德觀與民間實踐 中國自春秋戰國時代起已建立了多樣的道德論述:孔子為道德倫理分門別類、孟子和荀子分別根據人類天性的善或惡設定做好事的方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