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無敵無友的一個人

死了一個人。 死了一顆心。 死了一個宏遠的夢想。 幾乎是可以預見的事情了,不是嗎? 從一九八九的廣場到二○○八的牢房到二○一七的醫院,在一個愈趨鴉雀無聲的國度裡,一個人的思考,一個人的奮鬥,一個人的戰爭,在漫長的困絕歷程裡孤身作戰,死亡彷彿成為命定的終點,沒有人願意見到,他自己亦不會樂見,可是,他不會拒絕,為了他的夢想,為了他的跳動的心,他必然願意承受任何沒法不承受的悲劇結局。 說是命定,只因這樣的國度不可能容得下這樣的戰士;如果可以,這樣的國度便不是這樣的國度,他亦不會是他。 不屈服的戰士(要他住嘴?休想!)。不低頭的戰士(要他認錯?休想!)。不妥協的戰士(要他和諧?休想!)。他就只肯堅持自己相信的和自己認同的,付出任何代價都無所謂,因為,於他而言,任何代價都不是代價,一旦說是「價」,便是有了交換的意味,他不願用夢想交換任何舒適;於他而言,任何交換都是對他的夢想的羞辱。 他的夢,有一個耳熟能詳卻指往相反的方向的名字:中國夢。是的,他的中國,他的夢,他的中國夢。他夢想中國有和平有民主有法治有人權有進步有公平。他不甘心中國沒有。他不一定是中國土地上唯一熱愛中國唯一有夢的中國人,但他必是中

詳情

蔡子強:當只有死才讓人獲得自由

有人曾經寫過這樣的一首獄中詩: 「我怕孤獨,但連自己的影子也難得一見; 我怕黑暗,卻只能在鐵窗後面仰望藍天; 我只靠夢生活,但夢中卻永遠只是飄着染血的鞭子; 而我全部的罪名,卻只是對自由的渴望。」 他沒有敵人,但卻被始終把他當作是敵人的國家,最終囚禁至死。 不錯,他的所有罪名,就只不過是對自由、民主的渴望而已。 他的太太甚至什麼都沒有做,但卻同樣一直被軟禁,失去行動的自由。而她的所有罪名,也只不過是,她的丈夫被這個國家當作是敵人。 今天,他擺脫了塵世的枷鎖,終於自由了。只可惜,這份自由,竟然在這個國家奢侈得最終要透過死亡,才能夠真正獲得。 中國人史冊上永不能抹去的一筆 他是歷來第三位在囚禁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他也是歷來第二位被囚禁至死的得獎人,第一位是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把他囚禁的是納粹——其中一個人類史上最殘暴的政權。 把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囚禁至死,我相信,這將是中國人的史冊上,永遠不能抹去的一筆。 諾貝爾頒獎典禮上的空櫈,他終究沒有機會坐上。但歷史上他奠下的一席,卻再沒有任何人、再沒有任何權力、再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從他那裏奪走。 75年前,這個黨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下)

上文提到,習近平講話內容,表示了北京政府最少在未來五年將會延續對香港「反對派」的鬥爭。今次習近平講話稿相對於此前的領導人講話,另一個不尋常之處,在於其將香港在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藍圖上定位。 有別於以往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今次「回歸周會大會」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的演講稿中,加入了他個人提出的治國綱領。此前兩位訪港的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與胡錦濤,都有其綱領性的治國口號,分別是「三個代表」(江)及「科學發展觀」。不過,江及胡在訪港講話之中,並沒有隻字將香港未來發展與此扣連。 或許是要彰顯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又或者是要突顯「習核心」的領導權威廣及香江(筆者更相信兩者皆是),習近平的講話之中加入了他自己提出、對今日北京政權綱領式的口號:「中國夢」及「兩個一百年」-- //⋯⋯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 //⋯⋯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鬥。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講話中,將「一國兩制」的實施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

詳情

香港年輕人與「中國夢」

近年,在中共治港者及親共人士口中,香港出現了青年「問題」。 上周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一個慶回歸青年活動上致辭,表示香港青年「要正確認識一國兩制方針,正確認識香港與國家的關係。這裏既有觀念問題,也有眼界問題。香港青年眼界要寬廣,要有超越香港看問題的國際視野,這當中首先是要有北望神州的國家視野。只有胸懷祖國,認識國家的歷史和文化,了解國情……才能有大志向、大格局……在本土分離思潮誤導部分青年的情况下,強調這一點實有必要」。 此外,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前副社長張浚生,上周接受本報訪問時,也指出「如果有錯誤的認識,就會有錯誤的行動。年輕人受到錯誤引導去佔中。那麼多同學參加這活動,就是受了錯誤的引導」。他覺得香港「必須把教育搞好,把年輕人引導好;要使年輕人認識國家的歷史和現狀」。 根據他們的說法,香港的年輕人沒有獨立思考,而且眼界狹隘,不懂得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與國家的關係,也不認識國家、不了解國情,參加佔中也是被誤導。然而,這真是實際情况嗎? 事實上,正正就是香港年輕人具獨立思想,根據《聯合聲明》與《基本法》,正確地認識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與國家的關係,以及擁有國際視野,知道非民選產生的

詳情

一國兩制的第二個10年

在兩個多月後,林鄭月娥將會率領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就職。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主權移交後20年的香港,亦是國際輿論正替一國兩制來一番「中期檢討」之時。 20年前,如今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華就任首屆行政長官。當時各家各派對一國兩制「各自表述」。北京及親中人士當然高舉民族大義,大唱反殖成功;香港回歸,前途一片光明。英國則在徐徐下降的米字旗中,宣告自己光榮引退,並為香港留下美好的制度及財富。美國輿論則以民主保衛者自居,表明會監察在「紅色中國」下的「東方之珠」會否蒙塵褪色。無限的憧憬,遇上百般滋味,社會在大鳴大放踏入新時代。 歷史總是出人意表 10年前,如今在牢房的前特首曾蔭權,第二次宣誓就任行政長官。在第一個10年,香港於九七金融風暴、2001年科網爆破及2003年SARS襲港後浴火重生。社會在政府擱置《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及時任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後得以喘息。此時的中國,國力較主權移交之時「大躍進」,「胡溫新政」亦展示了較為開明的形象。曾蔭權政府當時仍廣為香港大眾接受,其民望甚至不亞於民主派的「明星」。回望民調數據,在一國兩制的第一個10年,香港市民正愈來愈擁抱中國人的身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