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趙崇基:劉霞的笑容

那是一張讓人既開心也痛心的照片,攝影者捕捉了精彩的一刻。劉霞自由了。飛機在赫爾辛基過境着陸,踏入芬蘭國土的一刻,也許劉霞終於確定自己真正自由了,她開心得張開雙臂,像極一隻剛從籠裏逃出來的鳥,盡情拍着翅膀,彷彿聽到她在高呼:「讓我飛吧!」當然還有她的笑容。那似乎是一種久違了的笑容,她多久沒有在外人面前笑過了?自丈夫劉曉波入獄、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以至病逝,我們一直只看到這個女人的苦,做一個異見者妻子的苦,做一個中國人的苦,每一次看到她的笑容,都帶着難以言喻的苦澀,當然看到更多的是眼淚,那種非常中國人的眼淚。她終於笑了,由衷地笑,開懷地笑,她自由了,因為離開,才有自由,離開,才有笑容,離開,才有個人意志。當一個國家的國民,只有離開才得到自由,只有離開才笑得出來,這個國家,還能夠天天對着國民奢言愛國?而我相信,她也曾經深愛這個國家,她的丈夫也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語帶不屑地譏諷香港記者,為什麼你們那麼關心一些個人問題?因為她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國家是由個人組成。我們的特首說那是人道主義的表現,她也顯然不知道何謂人道主義。而我看着那張照片,只想到富蘭克林說過的話:「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我的祖國。」[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3/s00305/text/1531419592466pentoy

詳情

陳文敏:美朝峰會

朝鮮核問題曠日持久,美國過往一直依賴中國對朝鮮施加壓力,這次美朝峰會,美國直接和朝鮮對話,繞過了中國,雖然協議未有實質的具體內容,但對解決朝鮮核問題已踏出了一大步。協議能否落實,還要視乎美朝雙方的態度。對特朗普而言,這是歷任總統未能達至的成果,大大提高他在國際社會和國內的聲望,而且繞過先前的六方會談,再次肯定美國雙邊談判的策略成功。對朝鮮而言,美朝峰會亦大大提高金正恩的個人威望,亦證實朝鮮發展核武以增加談判籌碼的策略成功。在過往的六方會談中,朝鮮完全處於被動,近年的一連串核試終於帶來轉機,既能維護政權,亦可望解決朝鮮的經濟問題。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朝鮮相信仍然會游走於中美之間。中國是美朝峰會的大輸家,旣被削弱對朝鮮的影響力,還要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中國近年恃財生驕,以強大的經濟力量不斷干預正常的經濟活動,早已在國際社會引起不滿。中興事件和美朝峰會是一記當頭棒喝。要成為一個真正強國,除經濟和軍事力量外,還需要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道德影響力,即使今天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國際社會,她依然是一個踐踏人權、壓制維權人士、法治落後的封閉霸權。中美貿易戰如箭在弦,香港當然希望能置身事外。諷刺的是當天高喊愛國的人士, 第一時間提出香港是獨立關稅地區,和祖國劃清界線!愛國?開玩笑吧?[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0/s00202/text/1529432643135pentoy

詳情

張文光:異鄉人

世界盃開鑼了,夏夜美好。開幕禮的歌舞稍歇,吉祥物Zabivaka登場,原型來自西伯利亞的平原狼,意謂「射手」或「得分者」。原是俄羅斯產品,但樣本未如理想,開幕前一個月,急找中國幫忙,找到三十間工廠,製造一百萬小型的Zabivaka發售,還有一百個大型的Zabivaka,在現場與球星拍照,帶給世界歡樂。一個月的時光,中國工人由做模、試樣、生產到完工,一針一線,日以繼夜,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當工人看到Zabivaka在開幕禮亮相時,帶點自嘲說:「我們以另一種方式參與世界盃。」言者自得其樂,聽者有點神傷。早前,法國康城影展,一部受關注的中國電影《路過未來》,描述各地的農民工,離鄉背井,到深圳一帶打工,一去幾十年,老病被辭退了,留下他們的子女,繼續農民工的命運。一代又一代,活在冰冷的工廠和陰暗的房舍,埋葬了多少青春和夢想?飛升的租金樓價和高昂的醫療費用,讓農民工永遠不能歸屬與安居。深圳,無論如何現代,都是路過的城市,只有今天,沒有未來。這些活在底層的農民工,數目竟近三億,他們用血汗和青春,像工蟻一樣,撐起中國的世界工場,實現新世紀的中國夢。但城市冷酷,無論深圳、灣區、廣東還是外省,農民工像用完即棄的紙巾,老病者離去,換來青壯者,流入異鄉漂泊的大潮,生死哀哭,任全球化的巨輪將夢想輾碎。故鄉,成了春節短暫溫暖的寄望;城市,是陌生人相濡以沫的異鄉,沒有人關心生產線的過客,沒有人疼惜過客的悲歡。中國的現代化過程,人民付出實在太多。[張文光 cheungmankwong@ymail.com]PNS_WEB_TC/20180620/s00193/text/1529432642136pentoy

詳情

陳漢森:楊光是否英烈?

5月8日內地自媒體「暴走漫畫」上載了58秒影片,有以下台詞:「董存瑞瞪着敵人的碉堡,眼中迸發出仇恨的光芒,他堅定地說,連長,讓我去炸那個碉堡吧。我是八分青年,這是我的八分堡(即漢堡包)。」負責人說,這片段是諷刺植入式廣告攻入教科書,講述先烈事迹時也賣廣告。但5月16日「中國青年網」發表評論,指「暴走漫畫」侮辱董存瑞,是對《英烈保護法》的挑釁。5月17日北京市網信辦和公安局等部門約晤各電訊網站負責人。當晚內地各大網站宣布:清理侵害英雄烈士形象的有害信息,關閉「暴走漫畫」網站。4月27日,人大常委會通過《英雄烈士保護法》,5月1日起施行。整份法案共30條約3600字。內容包括:禁止歪曲、醜化、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對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的行為,近親可依法起訴。……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由公安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教育部門應當將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宣傳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哪些歷史人物是英雄烈士?官方沒有列出名單。曾有學者質疑某些官方宣傳的英雄人物內容不真實,被送官追究,法官批評該學者損害了「中華民族共同記憶」,要他賠禮道歉。指揮香港六七暴動的楊光是否英雄烈士?唉,不好說![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80528/s00204/text/1527444237630pentoy

詳情

區家麟:中國偉大貢獻

強國崛起,開創新時代人類政治文明,其中一個貢獻,正是豐富了人們對新聞審查的認識。美國學者Margaret E. Roberts新作《滅聲》(Censored),形容擅長審查資訊的中國政府,是一個「迹近完美的案例」,因中國新聞審查之技,包羅萬象,高科技應用超前,傲視全球專制同儕。作者把審查行為,歸類為三個「F」,製造恐懼(Fear)、增加阻力(Friction)與資訊氾濫(Flooding)。「製造恐懼」正是透過法令與高壓手段阻嚇,如微博封號、以言入罪等。但精明的審查黑手,會把威迫利誘的手段集中用於關鍵發布者,如媒體把關人及意見領袖,很多人為了趨吉避凶,乖乖就範。「增加阻力」的手段,如減慢網速或封鎖網站、不讓你搜索敏感詞,雖然你可以買軟件翻牆或重複嘗試,但要額外付出時間與金錢,等同一種「資訊稅」。大部分人無耐性,遂放棄追蹤政府不想你知的新聞。留意由國家控制的香港連鎖書店,好些敏感話題書籍已不能上架或入貨極少,難以買到,正是「增加阻力」之妙用。「資訊氾濫」,則發放大量無關宏旨的信息,如洪水暴發,轉移視線,平常人無時間無心力分辨真假輕重。大家有眼見,眾多新興親建制媒體,主打軟性新聞、消閒資訊,娛樂至死。此舉有效淹沒政府不想你知的信息,有消聲效果。認識審查新法,正是防止被愚弄的第一步。明天待續。[區家麟]PNS_WEB_TC/20180514/s00311/text/1526235589039pentoy

詳情

簡冬娜:一教兩制

從幼稚園到大學,近二十年時間,都在天主教學校讀書,卻沒受薰陶,不曉得是個人太過頑劣還是學校傳教不力?但第一次到羅馬的時候,還是跑了一趟梵蒂岡。談不及信仰,但老實說,梵蒂岡的氣場強大,多不勝數的基督教會,望塵莫及,即使英國聖公會亦然,梵蒂岡贏在時間線上,單是Sistine Chapel,已夠屈機;梵蒂岡還有自己的郵政、軍隊,本來就是獨立的城邦、國家。所以當傳出教廷將承認中國官方「自選自聖」的主教,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第一,勢利點看,鳥籠擴大了之後,可增收多少內地信徒?第二,又會觸怒多少現有信徒?難道教廷覺得香港可供借鑑,所以在大陸也不妨來一套一教兩制嗎?如果能容忍鳥籠,英國當年就不必有新舊教徒的衝突,然後脫離羅馬教廷了。舒倫杜夫執導的《大罷工》從一名船廠女工出發,講述波蘭團結工會於一九八○年成立的經過,是當年鐵幕國家中第一個非共黨控制的工會;方濟各的前任再前任若望保祿二世是波蘭人,他在一九七八年成為教宗,對波蘭人而言是重大鼓舞,沒有天主教徒的力量,團結工會不可能只靠反共勢力成事;六四之後,共產鐵幕國家逐一倒台,波蘭正是第一個變天的國家。如果稍稍重看這段歷史,再想想若梵蒂岡真的與中共「行埋」,是何其荒謬的一回事。[簡冬娜]PNS_WEB_TC/20180210/s00191/text/1518199806335pentoy

詳情

趙崇基:中國滙豐

因為工作關係,也因為對品牌的信心,在大陸滙豐開了一個戶口。前一陣子,被誤扣了一筆手續費,跟銀行追討,在香港,可能只是十分鐘的手續,想不到在大陸,竟是一條漫漫長路。開始時,找香港的客戶經理代辦,搞了良久,只幫忙證明了誤扣,手續還是要自己去搞。找到了大陸的客戶經理,來來回回溝通了幾次,既要什麼「激活」戶口,又要莫名其妙地給他們另一個大陸銀行戶口,好讓他們過數。收到電郵,依着指示下載表格,簽了名,拿到香港的滙豐,幫忙寄上大陸。過了兩個星期,又收到電郵,說寄去的資料欠了這些那些,而這些那些在上一個電郵完全沒有提到。於是又再下載表格,填表簽名,送去銀行,寄上大陸,如此往返,又兩個星期。然後,大陸滙豐銀行中心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說要核對資料。問了一大堆問題,什麼時候地點開的戶口,何種類型戶口,何年何日出生,都答過了,說沒有問題了。誰知道過了幾天,又來一個電郵,說中心還會打電話給你核實住址,還問你什麼時候有空。果然又來了一個電話。如果不是我親自找的客戶經理,還以為是電話騙案。以為沒有問題了,沒多久,又來一個電郵,說表格上我的姓名寫了繁體,一切從頭再來。在一個極度缺乏互信的社會,他們的種種行為可能無可厚非。只是,那繁複的手續,那奇慢的效率,實在不像我認識多年的滙豐銀行。[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209/s00305/text/1518113937516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