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摺埋通識科

上回提及,文憑試通識科的及格率愈來愈高,學生的心態,也由認真思考演變為流水作業的填充式操作。「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再加引言和總結」的框架,但求塞滿,胡混過關。最明顯的問題,是大家徒然浪費時間操練,漠視內涵。更大的問題卻是,萬千莘莘學子,就真的以為:框架就等於通識。此話何解?作答框架,每科都有。例如歷史科,總是要從經濟方面、社會方面、政治方面等等去作答。但我們都很清楚,這只是格式,不一定能夠盲目套用於真實歷史中。在真實的分析裏,也不一定是框架愈整齊分析愈獨到。通識科呢?由於它就像空氣,無處不在卻也無以名狀,唯一「揸拿」,就是框架。潛移默化,變成了審視問題的金科玉律。記得不下一次,當我在各大學教授「政府工AO/EO筆試/面試工作坊」,高材生們聽罷,呆了兩秒,問:「請問這個政策的兩個論點一個駁論是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有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因為爭議都是這樣分析的。」我啼笑皆非。由文憑試到大學畢業,事隔四年,還記得框架的,肯定都是勤奮的學生。但他們卻因為迷信框架等於真理,而失去了最珍貴的洞察力和判斷力。試想像老闆叫你分析沙士、金融海嘯、政改、雨傘運動……政治,就如人生,所有爭拗與危機,都比兩個論點一個駁論複雜多了。[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522/s00196/text/1526925626815pentoy

詳情

收生機制、「有教無類」、小學直資

香港華仁書院(「港華」)公佈計劃諮詢轉直資以來,有意見認為轉直資會使原本公平的制度變得不公平,因為貧窮學生未必能負擔昂貴的學費,以致未能入讀港華,有違「有教無類」的原則。先不論學費減免措施是否能幫助貧窮學生(希望港華會在適當時候公佈學費減免措施的詳情),究竟現時入讀港華的機制是否真的公平,使「有教無類」有效地落實呢? 入讀港華,大致可分為三個途徑: 1)入讀番禺會所華仁小學,再經升中的呈分試,如達到成績要求,即可透過華仁中學與小學的聯繫學額入讀港華,機會率大概為65%; 2)入讀灣仔區的小學,透過升中派位和優異成績,入讀港華,機會率少於2%; 3)自行投考,機會率少於0.2%。 (請參考香港華仁書院上載在其網頁的常見問題:「直資計劃會否違背『有教無類』的辦學理念?」) 如要入讀港華,最高機會率的當然是第一種途徑,即入讀番禺會所華仁小學,但是我們要問:是否每個人入讀的機會都均等呢?非也。現時小一入學「自行分配學位」階段,小學會各自把 50% 的學位作為分配,餘下的才撥作「統一派位」。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中,小學必須先錄取在校就讀學生的弟妹或在校員工子女,這類學童的申請,必然會被取錄,最

詳情

從中學到大學

香港的傳統中小學教育,教導學生的,主要是學術能力,而不是自治能力。學生在學校學到的是他律,而不是自律。小學好壞,用入名校率來區分;中學成不成名校,用入大學率來區分。於是,校長老師家長,齊齊以提升學生的學術水平為最高任務。至於德育,就以嚴格的校規來治理,務求讓學生怕受罰而守紀律,而不是明白道理而自律。好了,當這些學生讀得好成績,如願以償,入了大學,很多就變得不知所措。到了大學,等於一夕之間變了大人。大學校園,講求自主自律,例如要不要上課,靠的是自律。大學新鮮人,有些還未從掙脫中學枷鎖的亢奮中清醒過來,中學不上課會記過,大學可沒有這些規矩,上課就變成自己話事。我讀大學時,沒有點名這回事,大部分教授抱着的態度,上不上課貴客自理,你對你的大學生涯負責。所以,我開始時,對今天大學要點名、缺課超過三堂要肥佬的規矩,頗不以為然。都大學生了,還要逼他們上課?課好,他們自然會來。可是,懂得自動自覺上課、上堂不遲到、準時交功課,似乎都是少數。於是,我開始懷疑,港式中學教育,除了教出幾粒星,有良好的心理質素,讓他們適應大學生活嗎?又例如在課堂上,願意主動表達意見,勇於抒發感想的,很多時侯,都是來自外地,或者曾就讀國際學校的學生。提問與表態,似乎不是本地學生的傳統。教育之道,學術固然重要,但學會表達自己,敢發問敢回答,勇於挑戰權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可能比成績分數,更為重要。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 教育 大學 中學

詳情

普教中,是香港文化一把刀

若干年前,在時尚雜誌謀生。當時Chanel化粧品牌的高層告訴我,港台之間對品牌的中文譯名有過這麼一段爭拗;事緣香港把品牌譯為「仙奴」,除了貼近其法文讀音,還有「神仙的奴僕」這種出塵意境。而台灣則譯為「香奈兒」,取其國語讀音相近品牌,又充滿女性化的味道。由於法國總公司想把中文譯名統一,令兩地爭持不下。結果法國公司認為各有優點,最後決定讓兩地維持自家譯名,河水不犯井水。另一則和譯名相關的趣聞,是美國品牌Revlon。品牌在打入香港市場時所聘用的香港廣告公司,採用了詩仙李白清平調中:「春風拂檻露華濃」的「露華濃」三字作為品牌中文譯名。信雅達俱全,獲譯名獲奬,成為一時佳話。倘若事情發生在今天,情況會如何?首先,用廣東話為基礎的音譯的做法,可能不再獲得支持,管你意境做得多優美,品牌可能市場為先,普通話使用者高興要緊!其次,再不會有「露華濃」,只有不求文氣,只是把普通話音調生硬湊拼的「麗瓦倫」。香港廣東話除了追求意境,也有靈活和細緻的面貎。如一隻雞翼,已可就其部位、大小、肉質分佈,而分為雞全翼、雞中翼、雞槌和雞翼尖,讓饕餮各取所需。但普通話呢?不用分得那麼細,都是雞翅。如果白居易活在今天,《長恨歌》將會成為「在天願作比翅鳥」,《燕詩》也只能寫成「舉翅不回顧」。在普教中老師強迫學生把「魚蛋」寫成「魚丸子」的所謂中文,白居易老先生的翼,恐怕是要折了。普教中的問題,真的在「普教」嗎?不少成名的作家,由魯迅至金庸,說的用的不都是官話白話文嗎?對,這些偉大作家,都是用北方的白話文成書成文。但他們的文學作品中,都會刻劃不同的地方色彩,讓不同地方的生活文化在文學中展現。這正正是文學藝術的出神之處。但香港政府在給孩子怎麼樣的「普教中」?也許,早前蘋果埃瘋熄匙的發佈,可讓我們窺出端睨。埃瘋熄匙當時以「Bigger than bigger」的廣告口標語招徠。當時,港台官網皆繙譯作「豈止於大」,大陸官網則譯為「比更大還更大」。大陸方面的繙譯,對文學的優美和想像力追求全失。其實這已不是新鮮事,一直以來,大陸在電影名稱的中文繙譯,都是毫無文氣美感的。各位家長們聽好了,這就是你們子女在接受的香港普教中了!若不以為然,那請思巧一下,文學是從來不抹殺地方色彩的,為甚麼我們好好的「豆腐花」不說,要孩子硬使用美感盡失的「豆腐腦」?文學是反映生活和尊重地方文化的,為何我們不可以用近乎集體回憶的稱謂「公仔麵」,而要學生用聽起來和用起來,都跟我們生活軌跡無關的「方便麵」?官話白話文及粵語白話文都有悠長的歷史豐富的詞彙,為何我們不用「精益求精」、「各方面」、「品味」等白話文,而要用毫無文氣味道的「做大做好」、「方方面面」、「品位」等中共自創的文法詞彙?這就是和「比更大還更大」一脈相承的後文革中文教育,一套與我們所傳承的官話/粵語白話文迴異的中文,一套沒有承載我們文化和靈活豐富的文字系統。中文系統跟英語一樣,英式美式澳洲英語的語法用字都大不同。所謂普通話也是一樣,星、馬、台、港、中的華文應用,皆不盡相同,為何不讓普通話如學習語言一樣,讓學生掌握發音用字就可以?原因很簡單,語言是思想的工具,如果我們的下一代,無論聽、講、寫都用普教出來的中文,他們用以思想的語言和模式,自然會潛移默化。慢慢地,我們的孩子會開始對我們所表達的意思出現理解問題。最恐怖的事例,莫過於聽朋朋朋友的孩子說,他的普教中老師跟同學說,廣東話是沒文化的語言(!)這種似是而非的謬誤,漫漫滲透在孩子的意識內。換言之,香港目前推行的普教中,目的不是要孩子學好中文,而是切斷對上一代的語文理解,從而和中共在思想和意識形態接軌。如此一來,所謂普教中的目的就更清楚了。失去廣東話的訓練,不但令孩子在思考時被語言系統所混亂,還失去了思考用字的靈活性,長此下去,他們用中文的能力,也僅存「做大做好」、「方方面面」、「品位」、「優化」和「比更大還更大」的「中文」。如果你認為是危言聳聽,請用文明說服我,為何沒有把香港人獨創的美食經典「魚蛋」寫成「魚丸子」的小朋友,會給他們的普教中老師打個大交叉?也是用華語的台灣,其夜市也用「港式魚蛋」來做招徠時,為何我們的普教中課文要如斯霸道?學普通話,僅視為多學一套語言,長知識,助溝通,是值得鼓勵的。但作為強制性的教學語言,傳達似是而非中文用法,甚至是觀念,切斷他們和上一代的語言和文化理解,你放心讓孩子普教中嗎?尤其是那些非常在意「贏在起跑前」的家長們…… 教育 粵語/廣東話 普教中 中學

詳情

就中學縮班問題之意見書

背景2015年小六升中一人數下跌2200人,升中派位公布後,暫時全港縮減41班,比較2014年縮減18班和2013年縮減12班,跌幅明顯增加。估計今年有5間中學由4班降至3班,36間中學減至兩班或以下。累計全港有56間中學只開3班,44間中學開兩班或以下,情況相當嚴峻。雖然升中學生人數跌幅將於2016/17年度放緩,但是按現時的小六學生數字,預計來年中西區、油尖旺、黃大仙、觀塘、沙田、元朗、屯門、荃灣、葵青和離島區升中人口仍會下跌。目前多間中學取錄中一人數僅僅達到開班線,即使是數十人的跌幅仍不能忽視。2017/18年度全港升中人口將會回升,教育局仍未交待回升幅度及詳細規劃。現時業界普遍存在樂觀情緒,認為人口回升將解決縮班問題。比較2010/11年度中一學生數目 (此年為推出「自願優化班級計劃」的第一年) 及2014/15年度小一學生數目 (預計2020/21年度升讀中一的學生數目) ,可以發現多數分區的學生數目無法回復至2010/11年度水平,情況並不樂觀。其中深水埗、西貢、沙田、葵青四區學生人數未來五年不會回升(詳見附表一),縮班潮不會停止。雙非嬰兒曾經增加香港的出生數目,直到2012年「零雙非」政策為止。出生數目高峰期為2011年,約有95500人出生。我們整理2008年至2011年香港出生數目和三歲時入讀幼兒班時的學生數目,清楚看見並非所有雙非嬰兒都會來港就學(見附表二)。保守估計2023/24升讀中一的學生數目(2011年出生人口高峰期) 有機會不能回到2010/11年水平。我們認為目前教育局已有足夠資料預測「雙非效應」對未來十年升中學生數目的影響。及早作出長遠規劃,有助業界紓緩人口變化帶來的動蕩。然而,教育局自從2012年推出三保措施後,至今未有推出新措施和中、長遠規劃。我們感到憂慮。教育局措施分析教育局自從2008年至2012年曾推出多項紓緩措施,包括透過「自願優化班級計劃」減少公營中學班數,以及「區本/校本減少每班派位學生人數方案」,將每班人數降至29或30人,開班基礎人數降至25人。並且承諾「不殺校」。我們認為教育局面對人口下降問題推出不同措施,基本方向正確。但多項措施只屬權宜性質,未有長遠規劃,令現時中學因縮班問題而陷入混亂。以下我們將指出教育局的失誤:失誤一:縮班令學生失去接受均衡寬廣高中課程的學習機會政府推行新高中學制的其中一個目標,是提供均衡而寬廣的高中課程給學生。無論任何組別的學生,都應該有足夠的選修科可供選擇。根據2006年《中學班級結構重整》,要達到這目標,理想的學校規模是設有24班,18班為尚算可行。若學校少於18班,便未能提供足夠的選修科讓學生選擇。換言之,無論取錄任何組別學生的學校,教育局有責任維持最少18班的規模,以達到新高中學制的目標。教育局希望所有學生均可在同一間學校完成六年中學教育。目前中學學生人口下降,有學校只獲派兩班甚至更少的學生,當這些學生升上高中的時候,學校將沒有足夠的資源提供多元的選修科供他們選擇,變相剝奪了學生就讀均衡而寬廣的新高中課程機會。假如學校甲每年獲派兩班,長遠就開辦12班。根據教育局的計算,設有12班的學校只能提供6個選修科,設有24班的學校可以提供11個選修科。由此可見,就讀學校甲的學生就會比就讀設有24班學校的學生少5個選修科選擇,這就造成教育不平等的問題。現時教育局推行措施保學校,卻未能確保就讀縮班學校的學生獲得多元選修科的機會,是第一個失誤。失誤二:無法避免「上移錯配」2010年,學生人口下降使「上移錯配」逐漸浮現。通常收取第一組別學生的學校開始獲派較低組別的學生,擴大校內學習差異。同時,有部分不適宜以英語學習的學生都能入讀英中,違反微調教學語言政策的原意。有見及此,教育局推出「自願優化班級計劃」,鼓勵中學自願由每級五班調整至每級四班。最終有220所中學參加計劃。在人口下降的形勢下,能運用英語學習的「最好四成」學生的實際數字有所下降,造成越來越多非「最好四成」學生都被獲派英中,亦有第三組別學生入讀部分班別以英語授課的學校,可見「自願優化班級計劃」未能解決「上移錯配」問題。原定今年進行的微調語言政策檢討,英中聯會估計大約三十所英中會因全港「最好四成」的學生比例不達標而需要「落車」。與此同時,照顧第三組別的學校收生不足,可見「上移錯配」的情況已經相當嚴重,導致學生未能以適用的語言學習,影響其學習效能,同時亦增加學校照顧學習差異的難度。雖然教育局已經推出「自願優化班級計劃」和「區本/校本減派方案」,但「上移錯配」問題仍然非常嚴重,是為第二個失誤。建議考慮到制訂或修改每項教育政策是需要經過詳細的研究和諮詢,我們明白短期內要求教育局推行「中學小班教學」和改變現行「中學學位分配辦法」並不實際。但為長遠的中學教育質素,我們促請教育局盡快展開研究和諮詢工作。自從2010/11年度開始推行「自願優化班級計劃」後,目前香港大多數的中學開設24班,符合2006年教育局文件《中學班級結構重整》所指的理想學校規模。鑑於2023/24年度中一學生數目有可能不超過2010/11年的中一學生數目,為了穩定中學教育生態,我們促請已參與「自願優化班級計劃」的學校不要隨著未來幾年的人口升幅而增加中一班數。教育局應延長「自願優化班級計劃」的超額教師保留期限,鼓勵參與計劃的學校穩定班數。為學生提供均衡而寬廣的高中課程,是教育局「推行新高中學制」的政策目標。在本年六月公布新學制中期檢討,鼓勵高中學生修讀三個選修科,讓學生有足夠的選修科是教育局的責任。教育局已指出學校開設少於18班,便不能提供足夠的選修科讓學生選擇。在目前沒有「統整成本高及使用率低的中學政策」的情況下,我們認為教育局有責任穩定各間中學的班數不少於18班,避免某校的學生因班數太少而失去多元選科的機會,以貫徹「推行新高中學制」的目標。過去只被視為權宜之計的減派方案無助紓緩現時教育界的動蕩。本年沙田區中學校長會通過區本減派方案為中一各班以「24」人為上限,一所4班學校新生總人數上限為96人,可見減派力度可由校長會和教育局協調。我們促請教育局以穩定各間中學班數為原則,統籌計算學額需求和訂立相應的「暫定派位學額」工作,由各分區總學校發展主任按地區學生人口變化,主動向各分區校長會提供計算結果,協調新一輪的「區本/校本減派方案」。2015年7月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會見傳媒時表示,教育局將不會進行原訂於今年的「微調中學教學語言」政策檢討,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育評議會、香港中學校長和中文中學聯會都先後批評教育局的做法。我們認為教育界普遍共識是教育局不應違反原訂政策。如果教育局憂慮英文中學因為取錄「最好四成」學生不足而造成語言政策動蕩,局方應要求各分區總學校發展主任計算適合運用英語學習的學生數目,協調英文中學減派,以避免「上移錯配」問題和語言政策動蕩。結論現時中學縮班問題已經影響新高中學制的推行和微調教學語言政策,有損教育質素和學生的福祉,教育局不能再任由局勢惡化。我們認同教育局「保學校」的原則。在此原則下,我們促請教育局以「維持學校班數」和避免「上移錯配」為目標,往後逐年研究各分區人口變化,制訂區本減派計劃,以穩定教育生態和貫徹已經落實的教育政策。文:盧日高 @進步教師同盟 教育 中學 縮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