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俘虜全村後,她們到了哪裏  《倖存的女孩》編輯自述 文:陳怡慈

去年的某個時候,我跟前同事、也是出版前輩阿魯米聊到,最近收到一則書訊很心動,是ISIS性奴的故事。當下她的第一個反應是,「這很重要啊,應該出。」所以簽下這書時,我並沒有多想。如果現在問我,我還是會覺得那是重要的議題:一個世界不應該有性奴隸、強暴、不同宗教間的殺戮、暴政,不應該理所當然地認為人有恣意欺凌他人的權利。       但沒想到後來編書時,儘管有親愛的Kate當我的外編,書稿看下來,我還是非常痛苦。明明故事很單純,一個與ISIS不同宗教信仰的村莊被入侵,男人集體槍決、年輕女人成為性奴,在聖戰士間轉賣……以編過的書裡面,它是較為容易的,但看的時候充滿了哭的衝動,就算是現下想寫些心得,心情還是很難過。           封面是當事人,她是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數百名逃出來的倖存者之一。因為她有勇氣說自己的故事,於是有機會來到德國、遇見喬治克魯尼的夫人艾瑪克魯尼,由非常商業化的系統來幫她伸張正義與打官司。要質疑她被美國那套思想操作很容易,可是光環之下,回頭去看她的故事,你還是會看到那是血淚斑斑的痛。         ISIS俘虜全村後,娜迪雅被迫與母親、六個哥哥分

詳情

伊朗都變天咁香港呢?

(編按:此文發佈於新界東補選點票完成之前)今日是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結果尚未知道,但是從這次選舉過程的經過以及社會對這次選舉的看法,其實整個香港社會對政治的環境已經有很大的不同,當中立場比以往加更清晰,即使是什麼立場,你都要知道,再不可以縮埋一二邊,扮唔知。在地球另一邊,同樣有場選舉,也是影響著當地,甚至影響了全球政經格局。就是伊朗的國會選舉。伊朗剛剛過去的星期五舉行了的國會選舉,結果將預計在當地的星期一才知道所有選舉結果,但是一些地方就已知道結果,當中包括首都德黑蘭,首都德黑蘭佔有三十席國會議席,而全數議席由當地的魯哈尼總統為首的改革派勝出。而伊朗國會的議席則有290席。這次選舉,不論是當地甚至是國際社會,其實都很關注,這是因為該次選舉是自從伊朗成功與西方國家達成伊朗核計畫的全面協議後的首個全國選舉,這是代表著當地伊朗人對協議後是否支持社會改革或者願意與西方社會開始新關係。從德黑蘭的選舉結果,可見當地是接受了這次協議,至少在城市入面,是願意與西方國家建立關係。不過亦有輿論認為德黑蘭的選舉結果未必是全面反映伊朗整個國家的的意向,因為德黑蘭以外還有其他城市和地區,而且還有不少偏遠和傳統保守的地區,其結果可能是會有出入,或者未必是如此一面倒的結果。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於德黑蘭是全國的首都,也是整個國家最多知識份子、資源以及經濟活動最強的地方,德黑蘭的選舉結果,是一定程度上是代表著當地上層社會對改革派的肯定。現任總統魯哈尼和前總統拉夫桑賈尼是伊朗的改革派,他們嘗試與西方國家修好,以解決一直以來該國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問題,因為過去國際社會制裁伊朗,使伊朗原本由上世紀八十年代最先進的中東國家淪為第三世界國家,被另一個不咬弦的沙地阿拉伯趕上了頭,以一個文明古國俱有數千年歷史文化又有豐富的資源國家,現今的伊朗社會發展,無疑是不合理。人民因此很期望改革,為該國帶來一個新的願景。魯哈尼上月外訪歐洲,打開這個歐洲市場,與意大利、法國簽了不少經濟合作協議,甚至與梵蒂岡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見面,圖以改變大家在宗教上的對立面,這都是表達出伊朗願意與西方國家做朋友,減少敵對局面。當然西方國家也樂見這些政治訊號以及經濟合作,始終這是和平是一個雙贏,有利雙方發展。除了國會是值得注意外,伊朗的「專家議會」同樣重要,因為伊朗最高的精神領袖便是由「專家議會」的成員所選出來,現時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已年屆七十六歲,倘若他離逝便需要選出新的伊朗精神領袖,所以這次選舉會更加重視。而現時改革派在「專家議會」競選中是領先的,連宗教派都願意在改變,這是伊朗社會的未來路向,從正常的判斷,伊朗開始改革,不願走回頭路。這就是「Change」,事實上全世界都正在「Change」,不論是第三世界國家或者先進國,都一直在嘗試「Change」。那香港呢?我們是否願意改變?每當人人說要改變,但總會說循序漸進,不能過急,但我們社會是高度發展社會,由經濟、法規制度、知識水平都屬於先進社會,但是偏偏在政治制度卻是異於落後,而且說改變講了數十年都沒有變。人家伊朗人民都願意改變,但仍有香港人還會說變都未必是好,保持現有體制才是上策,仍然停留要溫飽的社會。無錯,我們的確有不少人是不夠溫飽的,看看街邊婆婆執紙皮,深水埗這麼多露宿者,但這些並不是因為變而變得差,反而是因為我們不變,停留現有的制度才出現這些不公平沒有公義的日子。今天連買餐菜都可以都被人榨壓,經營街市的小商戶卻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是為什麼會有這麼難以明白的社會現像發生?以為土豪惡霸只會在TVB電視劇會出現,但原來真實地在我們眼前。香港還不去切底的改革,都難會有好日子過。請不要在停於「溫飽」的理據來做借口。今年九月立法會,就是要變,當伊朗人民都願意變的時候,香港人還在等什麼?伸延閱讀伊朗改革派在國會選舉中贏得更多席位Iran election: Reformists win all 30 Tehran seats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中東

詳情

習近平中東國事訪問能否左右逢源?

習近平這次國事訪問,想打響「一帶一路」這個概念,所以頭炮就走訪中東三大國,沙特、埃及和伊朗。當中沙特和伊朗之行更是最為注目。習近平是首次到中東地區進行國事訪問,對國際形勢發展有一個頗為重要的指標,近期中東局勢極度緊張,雖不是整個中東地區打仗,但由於兩大中東國家沙地和伊朗近期關係極度緊張以及伊斯蘭國問題仍未解決,而且恐佈襲擊伸延到歐洲甚至亞洲地區,這些都是由於中東政局出現不穩定狀態所出現的骨牌效應結果。習近平這次中東行,當中兩大目的是尋求經濟合作以及讓中東地區的穩定有助大陸自己國家的政局穩定。伊朗制裁被解禁,雖然美國同一時間又說會開始另一波制裁,但是大方向依然是保持正面,因為今天伊朗再不能錯過這次連歐洲都願意和解的契機,只需要大家做一下門面功夫,美伊兩國可望正常化,至少早前美軍入伊朗水域,很快得到解決其實已經是一個政治訊息,倒轉是昔日艾哈邁迪內賈德總統所管治的伊朗,關你三四個月是正常事。現在伊朗重新開啟經濟大門,如果從正常的外交慣例昔日盟友中國大陸會是最能夠受惠得到,過往伊朗制裁時,中國和伊朗仍然是最大的貿易伙伴,在伊朗有不少大陸商人在當做生意、一些旅遊巴也是來自中國製造,伊朗最大的石油客戶,更是中國。所以中伊兩國的關係無疑是緊密合作,的確這次中伊會簽署為戰略合作伙伴關係,意即堅實盟友,不只是做生意,還包括政治上的盟友。這是大陸提早在中東這個伊朗大國中拿了一定的優勢。無疑伊朗是現今全球最後一個大國家仍未開發,自然人人想投入這個市場。另一方面中東另一個大國的沙特,這次合作除了是石油外,還有是中國與沙特簽了建核電廠的備忘錄,意味著中沙在經濟上不只是石油的交易,還進入深入的經濟貿易,包括是戰略的基礎建設。但是中國想吃兩家茶禮是否可以做得到呢?伊朗和沙特兩國雖然同是中東的伊斯蘭國家,但意識形態可以南轅北轍,伊朗是神權主政,什葉派,反美的。沙特是皇室主政、遜尼派,親美的。但兩國都是中東大國,人口到經濟都屬該區較為發達,沙特在經濟有較大的優勢,但是近年沙特受到石油價格下跌的影響,使該國經濟上出現危機。中國在這次中東訪問兩國,其中較著數是近年的石油價格不斷下滑,可以買到好貨,石油自從由高處2008年7月、8月是國際油價最高點(布蘭特145美元)到九年新低到28美元,試想對於沙特主要靠賣石油沒有其他產業的國家來說,真的是喊得一句句。但對買家來說卻是喜訊,而且伊朗為了打開市場,該國亦向歐洲新買家提供優惠,以打開其他市場,不一定單靠中國這石油進口大國。但站在沙特和伊朗的角度,中國這種左右逢源會有違他們的經濟和政治策略,因為倘若沙伊兩國有什麼走火,中國企那一邊,做和事佬時會否傾向一面呢?這種國際政治博弈是多加留意。正常外交關係,中國是會傾向伊朗多於沙特,因為沙特是美國中東最主要盟友時,中國便不會站於同一方。幸好現時中、伊、沙三國關係未見到有太大的利益衝突,如石油買賣的爭奪戰,到現在中國仍然對全球的石油頗大胃口,沒有停下來,依然站在吸納戰略儲備階段。除非中國的經濟衰退到連石油進口都開始下降時,三國的關係才開始真正面對考驗。習近平中東行是早有準備並且剛巧是市況不好的情況下訪問,其實對中東國家來說是好事,因為算是在不景氣時有生意,所以習這次利多於弊。而稍後三國的關係則仍然有待國際政經發展形勢,當中包括經濟、反恐,特別是中國最擔憂ISIS進入中國(其實已進入並不出奇,只是等候時機而已),當然並不是只有沙伊兩國有求於中國,另一方面中國其實有求於他們,特別是政治的穩定,因為中國現今最怕國內的不穩定因素是新疆地區的宗教問題,沙和伊如何利用其影響力左右恐佈組織的行動也是值得留意。伸延閱讀:習近平訪沙烏地阿拉伯 將簽三大協議習近平訪中東 華爾街日報:伊朗、沙烏地 將競相討好中國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中國 中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