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情不再 悼念何時了

1989年6月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於天安門暴力鎮壓、屠殺八九民運人士,可見中共乃是殘暴不仁的殺人政權,本性難移,古今一轍。事隔廿八載,今日「六四維園邪壇」再現,「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依舊,「平反六四」訴求遙不可及。支聯會不思進取,行禮如儀的悼念,意於消費六四,換取政治本錢。如此低劣之行,本會絕不予以認同,同時寄望港人認清六四之本土意義,以免使悼念淪為愛國情懷的政治搖籃,或是將悼念成為另類政治正確。 集體式悼念終要有結束一日 六四屠城28周年,中大學生會將不會舉辦或參加任何六四悼念活動。不舉辦紀念活動並不代表我們會遺忘六四,屠城史實已經記載於史書,記憶亦早已深印於腦海,燭光無助傳承和延續意義。本會絕對尊重當年六四學子為民主自由的付出,我們需堅守其所堅持之普世價值。港人廿八年來風雨不改的悼念,可印證我們對此之執著,如基於人道理由悼念六四亡魂,日後港人仍可自行悼念;而集體式悼念終需要有停頓或結束的一日。 面對赤化之禍,政權壓迫港人,不必依靠六四記住這個不義的政權。打壓民主、自由和本土價值的戲碼,每天都在香港社會上演,活生生地警惕着我們,港人應立身本土,先時刻認清中國殖民之事實,而非悼念20多年

詳情

回歸廿周年 中宣部幫倒忙?

還有兩個多月,就是香港回歸20周年的日子,中央和特區政府正加強進行有關的慶祝活動。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3月的全國兩會期間說慶祝活動的主要目的是:一、「彰顯一國兩制的實踐取得巨大成就」;二、「展示中央政府和全國各界人民對香港的支持和關愛」;三、「要激勵香港社會各界在愛國愛港旗幟下進一步團結奮進,以共同維護一國兩制實踐所確定的正確方向,以共同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這個良好局面」。 然而,中宣部對香港回歸的部分宣傳可能令人有不同印象。 中宣部直屬事業單位出版的半年刊《時事報告(職教版)》(2016年02期)的香港回歸20年專題,以顯著篇幅描繪港獨、內耗令香港停滯不前和香港單方面依靠內地等情況,有機會令內地民眾對香港產生錯誤和偏頗印象,甚或放大了港獨的情況。 這篇題為〈香港回歸二十年:勿忘初心 方得始終〉的專題,是目前「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中,可以搜得的唯一一篇有關香港回歸廿周年的專題。 該出版物《時事報告》被形容為「廣大黨員幹部以及宣傳、教育工作者認識、把握國內外形勢政策宣傳教育必備」讀物。有關「職教版」專門針對中等職業教育層面,發行量超過50萬冊。 這篇搶閘的香港回歸廿周年專題共有8頁,頭

詳情

給北京——失掉的是幾代香港人的心

特首選舉已屆尾聲,林鄭月娥順利當選似已無疑。這是香港回歸近20年來,中央干預特首選舉最彰彰明甚的一次,也將是繼2008年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逆轉後,另一個重大分水嶺。 京對港誤判 錯得難以想像 梁振英不競逐連任,是香港人開香檳慶祝的樂事,不少市民期待中央對港政策會有轉變。惜近日的發展令他們希望落空。早幾天跟熟悉建制和中央的人討論,發現北京對香港情況的誤判是錯得難以想像。 他們認為曾俊華的民意只因中央支持了林鄭而致,卻無視曾俊華一直疑似獲「習握手」加持,而林鄭近兩三年間,由泛民至建制都感覺她性情大變、目中無人,早認為她有「梁振英化」趨勢的事實。他們又認為林鄭比曾俊華更能解決社會問題,卻不理會最迫切的是要重建香港人對政府的信任,這問題一天不處理便不可能解決其他社會問題。 曾俊華在政府任職30多年,官至財政司長,「守財奴」形象深入民心;但因他作風相對開明兼聽包容,貼近港人脈搏,「休養生息」、「很多人想移民」、「一個似番香港的香港」等每每都是港人心聲,使他成功贏得較闊政治光譜市民支持,在民調上遠遠拋離林鄭月娥。 這次小圈子選舉,香港人和泛民主派都非常務實地處理,即使曾俊華明明是建制派而且政綱仍未

詳情

粵港澳大灣區會為香港帶來另一個繁榮期嗎?

每年3月的北京兩會(人大和政協會議),是觀察大陸政治氣候和北京對港政策的瞭望台。今年不少「政治預言家」猜測習近平會趁兩會期間發表對行政長官的看法,大家翹首以待,結果落空。「習發言」也許會令特首選舉來個大逆轉,現在看來,習既沒有發言,特首選戰看來也不會出現什麼突變,選舉結果應該已寫在牆上了。 下屆政府施政已有眉目 對香港來說,今年兩會最大的「亮點」,是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說「港獨是沒有出路的」,和提出要「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內地以「依法治國」為國策,對付港獨,必須要以法律為依據。打擊港獨既已進入中央政府的視線範圍內,特區政府是否要配合、為23條立法作為「抗獨」的武器? 至於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早在2009年就開始有人提出,廣東、深圳在制訂「十三五規劃」時,即明確表示要「攜手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但有關說法都只屬設想,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正式提出,意味着中央政府已拍板落實,相關的規劃工作應會陸續展開。 經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提點」,下屆特區政府的施政大綱已有基本眉目,對內必須全力遏制港獨,「消滅其於萌芽狀態」,教育政策、青年工作等都要全面配合;至於經濟發展,就要「抓穩粵

詳情

選情支點:曾俊華「懷璧其罪」?

這次特首選舉,正好碰上中國新國力新形勢,「一帶一路」穿越南海和歐亞大陸橋、走向全世界,所以不單是「一國兩制」的內部事,而是關乎中國全球全方位佈局的開局的事。香港這小格局關乎中國走出去這人類前所未有的大格局。新國力和大小格局的新形勢呼喚(三十年前那種)新思維。 達沃斯會上撐全球貿易、反保護主義,習近平講:「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不會關上;開着門,世界能夠進入中國,中國也才能走向世界。我們希望,各國的大門也對中國投資者公平敞開。」 香港百多年一直是中國和世界唯一未間斷、最穩定誠信可靠高效的大門,但中國對香港一如對西方,愛恨交纏、不斷反覆。中美關係新形勢和世界全球化逆流中,特首選舉的過程和結果,是中國給世界的一個信號和具體表現——中國要開門或關門、怎樣開怎樣關,要不要利用香港、怎樣利用香港。 二百多年來的中西歷史創傷,迄今中國仍未處理好觸及千百年靈魂深處的陰影,跳不出「悲情心魔」,以至不能抽離、客觀看待西方、現代和世界的事物與問題課題,對內對外動輒本能反應陷入狹隘的「華夷之辨、非我族類」盲點誤區,大大小小人與事屢屢搞亂「我與他者」關係,因而誤判誤決錯辦。 香港門百多年英人代建代管,四

詳情

狹路相逢勇者勝——港珠澳大橋的啟示

即將在今年底完成工程的港珠澳大橋,三方政府正在商議有關通車安排,港府在呈交立法會的一份文件中披露了其中一個決定,大橋將會按照內地行車規則「右上左落」,反對派馬上跳出來大喊香港提前出現「一國一制」。郭家麒的言論當然可笑,但這也是實際上避不開躲不過的問題。這次不把問題說清楚,將來更多問題積累起來將會更難徹底解決。 車輛駕駛座在左還是右,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自從香港車輛到內地,及後小量內地車輛可以在香港行駛,都是允許來自兩地的車輛進入對方境內後改換行駛規則,以關口為轉換點。而今由於不可能在大橋中間作為轉換點才突出這個問題。 港珠澳大橋連接三地,三方都有引路通往大橋主體路段,引路當然是用各地本身的行車習慣,但大橋高速行駛的主體路段,必須使用一種規則,不可能香港段用「左上右落」,走到中間切線到另一方「右上左落」,同樣不可能要求內地車輛走到中間段換成「左上右落」。正如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表示,「一係我哋就佢,一係佢就我哋」。 究竟誰遷就誰這個問題,可以引伸到更多涉及內地與香港的各種問題的處理原則與辦法。因為在很多方面彼此原來習慣採用兩套標準,而今要共同完成一件事,小到一個工程項目,大到特

詳情

星洲放眼全球,香港只北望神州?

無論閣下是否喜歡與他人作比較,也不會對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感到陌生。惡性競爭,並不一定需要倚賴自身進步,只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倒敵方;良性競爭,則可以從對方身上學習長處,改善自己不足。 那麼,新加坡有什麼地方,值得香港學習呢?這看似是個老掉牙的問題,但答案仍可以有所不同。近日,新加坡政府未來經濟委員會發表「未來經濟報告」(The CFE Report),提出七大策略發展策略,當中首要強調經營穩固和多元的國際網絡,當中包括與東盟經濟共同體成員國(ASEAN)、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員國加強貿易和投資合作、成立全球創新聯盟等。雖然這份報告在字面上,仍提及要與中國打交道,但明眼人也不難看出,報告的重點,是強調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否則只會被別人牽着鼻子走。 事實上,新加坡矢志鞏固面向全球的國際網絡,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新加坡作為小國城邦,只有透過多邊合作外交平衡,才能在多國環伺下,實現相對的最大自主。在愈來愈多國家把本土化等同於反全球化的年代,新加坡看似反其道而行,但這種成功的經驗,正好告訴我們,拓展國際網絡與保障本土利益,並無必然的衝突,兩者甚至能夠相輔相成。這種全球

詳情

非均衡競選

特首選舉已經進入提名期,四大參選人正在為爭取提名而游說選委,這應該也算是競選的一部分。當然到了誰能入閘,競選才算正式開始。即使這樣,競選還是在不均衡的狀態下進行,不但看官覺得「無癮」,選委也可能會無所適從。 所謂「非均衡狀態」是指,各參選人並非在同一個狀態下進行競選工作。民主制度設計的競選應該是平等的,目前出現的非均衡狀態,林鄭月娥處於「必須贏」的狀態,曾俊華處於「輸定」的狀態;不但他們主觀這樣認為,外界也這樣認為,導致他們以此為定位。 「必須贏」的競選導致林鄭要對當選後如何管治的每一項細節都要交代,都要有實質的措施甚至實施細則。而曾俊華抱着「輸定」的結果,對於政綱的可行性不屑一顧,甚至可以隨意更改,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但如此,「必須贏」就要處處顧全大局與盡量承諾每一個局部的利益,當不同的承諾可能出現矛盾的時候,還要安撫以及解畫。「輸定」的參選人,個人的承諾可以有隨意性,被承諾的也沒有當真,也就不會追究其嚴謹。 從競選手法的角度看,「必須贏」就是要從現在這一刻起,扮演未來特首的角色,上下級關係、社會不同階層關係以及政策的整體性等等都要顧及。「輸定」的競選手法,可以將政策拋諸腦後,

詳情

新特首應學做貓店長

歷經梁朝之亂,不論港人還是北京當局也希望百廢待興的香港社會可以重拾正途。亦正因此,下任特首上任前,必定要準確理解香港民情及民心所向,方能對症下藥轉危為安。惜觀乎近日坊間的討論焦點,似乎較集中於候選人的個人性格或能力之評價與人脈關係,及其選戰策略,較少從香港社會需要的角度進行析述,有見及此,本系列將分為上下兩篇,嘗試從文化角度出發,分析未來特首該擁用哪些特質及要怎樣做,方有機會達致有效善治。 作為頭炮,筆者欲以本地歷史為切入點,嘗試分析特首應如何在一國兩制的獨特環境下為香港重新定位。眾所週知,香港由邊陲小漁村蛻變成為國際大都會的故事,仗恃的其實是由民間由下而上的有機發展而非長官意志或國家計劃。回顧英人管治年代,最為港人認同的竟然是積極不干預政策而非後期大灑金錢的玫瑰園計劃,正好說明一切。 無可否認,早年英人的管理絕非單純的無為而治,因應國際及區域地緣政治的變化,英人亦曾嘗試進行社會及制度改革,甚至派出警察及軍隊重手鎮壓亂事。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個人心懷雄才大略,絕大部分港督也不會主動急於進行大型改革,反而習慣因應民情變化或實際需要而作出回應。即使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麥理浩十年改革,若經細心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