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曾這樣干預調查

習近平上台以來,在反腐大旗手、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督軍下,全國紀檢和檢察機關最少調查和處理了超過140萬名各級黨員幹部(據十八屆中紀委歷次全會報告),這些被調查者部分為地方、黨、政、企一把手和有勢力人士,以為可以呼風喚雨,用各種方法抵制、干預、阻撓甚至報復調查者。 有的要求關照 有的恐嚇告密者 在試圖影響和干預調查方面,有被查者通過關係接觸調查人員打探案情和調查範圍;有的向辦案組說情和打招呼,期望得到關照;有的希望得知誰人告密、證據處理、事件定性及其他未公開的資料,企圖恐嚇證人,破壞證據。為了防止「跑風漏氣,辦人情案、關係案」,有地方紀委試行《關於干擾辦案泄密事項報告登記規定》,要求調查人員將有關情况列入「干擾辦案泄密事項報告登記表」內,及時向上級報告,又要與嫌疑人保持距離,避免瓜田李下。 自從《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旨在增加巡視和反干擾力度)實施近兩年來,最少9人干擾巡視工作,正副部級的有4人,包括中國電信集團原董事長常小兵、南方航空原總經理司獻民、中國民航總局原副局長周來振及武鋼原董事長鄧崎琳。 《法制日報》等內地傳媒歸納了各種干預調查的手段,包括: (1)找來調查的負責人,用各

詳情

中紀委拉人手法 大數據可破譯

公安有時會有意無意抓錯人,但中紀委抓捕貪官則是一抓一個準,鮮有受到過質疑,但抓人的時機與方式還是改進的空間。剛剛公布的案例是個典型,統計局原局長王保安在開完記者會後被抓,更多的案例是中紀委決定要調查某官員,首先將他調離原單位任閒職,到時機成熟才抓捕,令計劃是個典型。不過這些手段連媒體都已經破譯,難道還能騙得了涉事的官員嗎?大型會議後捉人 做法尷尬紀委很多時候是在某個大型會議結束之後,在現場把貪官帶走,這種做法如果是為了警告在場出席會議的其他官員,當然能夠起到震懾的作用,不過對於當事人的人格侮辱就不夠人道主義,最起碼對會議主持方就不夠尊重,也給人一個橫行霸道的感覺。最糟糕的是剛被正式立案調查的統計局原局長王保安,被抓前一分鐘還在主持記者會,公布最新統計數據和分析全國經濟走勢,記者會結束後被抓,尷尬的是記者,究竟要不要相信一個正在被審查的官員剛剛所說過的話?中紀委抓人要按照組織內部、任職機關黨委和政府,以至是人大終止其代表資格等等程序。為免對高官打草驚蛇,通常會先調到一個較為不重要的單位任副職,才展開調查。最近公布的佛山市原副市長宋德平,對其展開調查前還將他列為市政協副主席候選人,目的是為了迷惑他,讓他放鬆戒備。如果該官員涉及港澳事務,敏感程度更加複雜,所以不要以為被傳出事的官員仍然獲得平調或者升級而判斷他就可以逍遙法外。有一個新聞網站編輯,對於官員落馬的預測十分準確,引起中紀委注意,並且要求交代洩密內線來源,但該編輯的新聞來源並非來自官方內部官員,而是通過官員的升遷走勢,出席不同級別會議的公開報道等等,就能夠分析出官員出事的時間表。中紀委調查所採取的手段,在大數據面前暴露無遺,如何改進,有待觀察。原文載於2016年8月28日《明報》中國版 中紀委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