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習特會」看特朗普的膽略與手腕

一個是權力如日中天、繼毛澤東以來最具權勢的中國領導人,另一個則是勢要再次壯大美國、建國200多年來最不尋常的「超另類」總統。單憑這兩位身具獨特個性、數十年來難得一遇的大國領袖聯袂演出「莊園高峰會」,就已足夠吸引所有國際媒體。甚至有評論在事前就將此次中美元首會晤的重要性,與同樣是共和黨籍的總統尼克遜於冷戰時期的1972年2月歷史性訪問北京相提並論。然而萬眾矚目的「習特會」,卻是以「沒有實質成果」收場。 特朗普牢牢掌握戰略制高點 也正因為為期兩天的「習特會」沒有爆出任何火花的亮點新聞,許多前來採訪的國際媒體記者只好掃興地把焦點放在特朗普外孫女唱中國歌曲《茉莉花》,或乾脆迅速將報道的重點轉移到會面期間美國攻擊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上。然而,倘若細嚼特朗普安排習近平此次訪美的整個過程,就不難窺視出特朗普深藏不露、令人刮目相看的膽略與外交手腕。而在這次不同尋常的中美高峰會所伴隨的兩大領袖的外交角力中,毋庸置疑,特朗普從頭到尾、牢牢地掌握了戰略的制高點。 首先是特朗普奪得先機的中美主客地位。45年前是尼克遜主動出訪,千里迢迢地來到陌生的「共產中國」,目的是要拉攏新中國,以牽制蘇聯;而毛澤東則從容自信地迎

詳情

務虛的特習會

4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獨夫習近平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會晤。一如所料,務虛多於務實,形式大於實質。 一、人權與貿易 在目前中美關係上,貿易問題固然重要,但是人權問題才是根本。如果中共在國內不踐踏人權及維持低人權狀態,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會這麼龐大嗎?縱容中國繼續踐踏人權的美國奧巴馬政府,難道毫無責任嗎?人權是本,貿易是末,本末不應倒置。我期待特朗普新政府能夠有此清晰認識。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眾議員史密斯的釋放中國英雄計畫,關注中國境內1400位良心犯的義舉,令人讚賞,共同敦促特朗普總統能夠分清本末優次,從善如流。不把中國人權問題列為主要重點(儘管特習會中略有提及中國人權問題),是這次特習會的缺陷。 二、朝鮮問題 至於朝鮮核威脅問題,關鍵在於中國是否繼續姑息養奸,以及美國是否說得出做得到。閃電獵頭行動,突擊摧毀軍備,不為也,非不能也。只要美國能夠拋棄中共謊言,全力顛覆世上最極權的邪惡朝鮮政權,消滅中共在東亞的地緣政治籌碼,東亞局勢必定煥然一新,解除日本和韓國的一大軍事威脅,形成針對中共政權更緊密的東亞自由民主同盟陣營。放眼今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台灣總統蔡英文都與美國保持友

詳情

特朗普對中是緩和還是更苛索

特朗普上周終於與習近平通電話。此電非比尋常。因為之前,特朗普已與其他國家領袖通了電話,甚至發惡,掛斷與澳洲總理的電話,一度引起澳洲不滿。但美中兩個全球經濟大國,居然要等到特朗普就任近一個月之後才通電,分歧的確非比尋常。 表面上,球在「美帝」一方,因為事後據英美自由派媒體的說法,自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之後,特朗普知道出了事,一直為此「補飛」,除了其家人出席中國春節酒會之外,並透過私人管道致意,為美中關係打底,所以在釋出這些善意之後,才有今次「特習」通電云云。 但是,球實際上在北京球場上。因為其一,北京需要搶在安倍晉三訪美之前,有一種美中關係走向緩和及合作的道路,以「溝淡」美日大結盟的信息。不要忘記,特朗普贏出大選之後,第一個跑過去紐約與特朗普會面的「美帝」盟友,就是安倍。安倍第二次公開與特朗普會面,除了交上一大堆「投名狀」(如日本公司將在「美帝」創造工作職位等),更取得「美帝」公開聲稱美日防衛協議包括釣魚台等利好消息。假如美中通電是在美日首腦會面之後才發生,中國只會更進一步處於被動,所以北京是有必要在安倍之前搶閘,以免讓外界進一步猜測美中關係是否惡化。 其二,白宮對美中首腦通電的聲明,有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