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已經結束

最近北韓成功試射洲際導彈,美國埋怨中國制朝不力,更指控中國暗與北韓通商破壞了國際制裁。同時華府批准台灣巨額軍售案,美國參議院又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打破1979年美台斷交之後的規範。美國的轟炸機和軍艦經過南海有爭議海域,更是愈加頻繁。美中矛盾升溫,已經十分明顯。 我在近年多番指出,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在奧巴馬政府後期已經結束。今天外國企業在中國政府大力扶助國有企業下受到愈來愈大的歧視和擠壓,再加上工資上漲、經濟放緩、外匯管制加緊等因素,原本是「中國親善大使」的美資企業,對中國市場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熱情。今年初,中國的美國總商會發表會員調查,當中四分之一受訪企業已開始或正計劃撤離中國,三成企業表示中國營商環境正在惡化,八成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受歡迎。 美國聯中制蘇與中國最惠國待遇 要估算美中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美中關係長久和諧的基礎,和這些基礎現在還剩多少。 1972年美國在越戰泥潭抽身之際利用中蘇矛盾拉攏中國制衡蘇聯。尼克遜訪華前後,美國給予中國各種經濟和政治甜頭,換取中共停止在東南亞輸出革命,並支持赤柬對抗越南,壓制蘇聯通過越南在東南亞擴展地盤。 中國幫助美國穩

詳情

黎蝸藤:美國為何重新執行南海自由航行行動

5月25日,美國海軍導彈驅逐艦「杜威號」(Dewey)在南海進行了特朗普時代第一次「自由航行」行動,進入美濟礁(Mischief Reef)12海里範圍 。根據中國方面的說法,中國海軍導彈護衛艦「柳州號」和「瀘州號」對「杜威號」進行「識別查證」、「警告驅離」。中國國防部與外交部對美國的行動提出抗議,「敦促美方立即糾正錯誤」,不要「損人不利己」。 杜威號行動與以往有大分別 「杜威號」不僅進入美濟礁12海里範圍,還在此水域停留進行墮海救援演習。從國際法上說,與以往行動有很大分別。 美國南海「自由航行」計劃要宣示3個目的:南海絕大部分海域都是國際海域,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有航行自由;在12海里領海,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可「無害通過」;在沒有資格獲得領海的低潮高地上建造的人工島,也不能取得領海資格,船隻擁有航行自由。 但以前同類行動在最後一項上都存在缺陷。如2015年10月27日的第一次行動中,美艦穿越渚碧礁12海里水域的時候沒有停留。渚碧礁是在低潮高地上建立的人工島。一開始美軍沒有公布細節,而美艦似乎只單純穿越該水域,故當時美國輿論界爭論對美軍是行使了「自由航行」還是「無害通過」;中國輿論則認定

詳情

中國應以新方法解決朝核問題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國家期間首次提出的中國未來核心發展戰略,旨在打造覆蓋60多個國家的經濟共同體。為了把這一構想具體付諸實踐,中國5月14日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此次活動。可以說,這是中國今年舉辦的最大外交活動,但5月14日論壇開幕式當天朝鮮卻發射彈道導彈,冲淡了活動氣氛。部分專家還認為,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迫在眉睫。 在朝鮮的核和導彈挑釁已經越過底線的情况下,國際社會把目光集中到中國,因為中國是能和平解決美朝之間嚴重對峙狀態的唯一國家;但因金正恩的核和導彈挑釁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國家也是中國。從目前的情况來看,韓國仍然可以通過加強美韓同盟來應對朝核危機,但中國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尤其是,朝鮮要利用核和導彈來與美國討價還價,因而中國在外交安全上的空間難免大幅縮小。4月17日《華盛頓郵報》刊登題為「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正在坍塌」(China’s Korea policy “in tatters” as both

詳情

朝鮮問題上的「小三角」與「大三角」

在朝鮮半島,目前美韓與朝鮮仍處於對立狀態。有些局外人認為朝鮮不但相當孤立,而且較為危險。然而這種看法將局勢簡單化了。正確分析朝鮮問題,有必要切換視角——將其分別置於不同的「小三角」與「大三角」中看。所謂「小三角」,是指中俄朝、中美朝、俄美朝關係;所謂「大三角」,是指中俄美關係。 就中俄朝「小三角」而言,三方合作多於對抗,而且朝鮮作為小國,目前實際上仍可視為受益方。此種「小三角」關係,可追溯到朝鮮戰爭乃至其前,儘管數十年來處於不斷變動中,但也有其穩定的一面。朝鮮在中俄兩大國間施展「平衡術」,並分別從兩大國獲得其利益,雖然不會盡如其願,但其政權的生存與鞏固確實由此獲得了「外在助力」。 目前美國直接向朝鮮施壓,很難解決朝鮮問題。美國非常關注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角色與作用,這樣朝鮮問題實際也可置於中美朝「小三角」中考慮。在此「小三角」中,美朝完全對立,中朝間合作超過對立,而中美間時而對立壓倒合作,時而合作優於對立。美國希望中國配合美國,使朝鮮在核問題上作出讓步。以往中國對美國主要是虛與委蛇,且未認真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相關制裁朝鮮決議。不過近期中國對朝鮮核問題的反對態度比以往更堅決些,但這並不說明中

詳情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與中國的機遇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美國時間六月一日宣布美國將退出全球近二百個國家簽署的、旨在應對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特朗普稱《巴黎協定》對美國的工業和納稅人不公平,只會令美國國民生產總值損失三兆美元和六百五十萬個就業職位。特朗普稱只願意在重新談判《巴黎協定》、確定其條款對美國公平後再次加入。 特朗普的決定隨即引起巨大反響: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發表聯合聲明,指《巴黎協定》是地球、社會和經濟的必要原則,不能重新談判;美國的親密盟友英國和加拿大均對特朗普的決定感到失望,並表示將繼續履行協定,保障下一代的福祉;日本副首相和環境大臣罕有地嚴詞批評特朗普的決定;印度和俄羅斯均發表聲明指會堅定支持並落實協定內容;法國總統馬克龍更以英語發表電視演說,呼籲大家保持應對氣候暖化的信心,更戲仿特朗普的競選口號,稱要「使地球再次偉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並公開邀請所有對特朗普的決定失望的美國科學家、工程師、創業者和關心人類存亡的美國人移民法國,與法國人一同為地球的環境和氣候奮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於柏林回應傳媒提問時諷刺特朗普不應將國際協定和法

詳情

不忘初心 合作共贏

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隆重落下帷幕,其規模、影響力均超出預料。 「一帶一路」倡議是以中國為主要發起者,以和平方式連接世界、共同發展的具有獨創性的創舉。既惠及相關地區和國家,也惠及中國自身,做起來就是大家的事。大家一起做事,取長補短;參與進來,共同受益。而置身局外,亦自有其道理,不存在以參與不參與劃線,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是兩回事,參與是朋友,不參與也不一定就不是朋友。 特朗普具遠見卓識 當然也有過對和中國有關的事情一律予以漠視的事例,甚至懷疑、冷嘲熱諷,處處設障。想當年亞投行成立之初,就有過這樣的言論,美國即是。當然新總統特朗普不這麼看,他畢竟是個具有遠見卓識的商人出身的總統,看事處事沒有那麼多意識形態,也少有「酸葡萄」心理,派他的高級助手參加「一帶一路」合作高峰論壇,一則表示祝賀,二則尋找合作機會。特朗普的宗旨是「美國優先」,在北京若有與美國合作的機會,美國自然是可以再「優先」一下。特朗普與習近平的莊園會,除去公布上所言,到底還談了什麼?從特朗普派員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等一系列舉動倒是可以揣摩出一二。 其實,無論是日本、韓國,還是英國、德國、法國,在禮數上都給予發起國與舉辦國

詳情

「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

詳情

舉國慶祝國產航母下水的背後

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終於下水,國內一片歡呼叫好,很多人為此自豪。軍方專家張召忠接受電視訪問時,更高興及感觸得淚灑當場。近年有中國人上太空、潛水器潛落5000多米深海,似乎都及不上這艘國產航母令國人興奮雀躍,因為不少中國人都有「航母情意結」,且跟中國的統一和一再被美軍「欺侮」有莫大關係。 1950至1970年代的東西方冷戰時期,兩岸對峙,美台關係密切,台灣是美國封鎖及監視中國的重要基地,被稱為「不沉的航空母艦」。而中共「抗美援朝」時派出逾百萬解放軍支援北韓金家入侵南韓,與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隊交戰。為此,美軍除了增兵朝鮮半島,還派出以航空母艦壓陣的第七艦隊到台灣周邊巡邏,形成巨大阻嚇力,令中共軍隊不敢在台海越雷池半步。中國人認為,如果擁有航母,早就可以攻下台灣。 1996年台灣總統選舉前,北京對台灣文攻武嚇,解放軍在台海進行導彈演習,甚至有消息稱要攻打台灣外島,觸發一場台海危機。當時美國派出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附近海域,警告北京不要輕舉妄動。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前,美軍「小鷹號」航母戰鬥群也曾經過台海。 另外,1993年中國貨輪「銀河號」被指運送聯合國禁售的化學品到伊朗,在波斯灣被

詳情

特朗普東亞政策走向清晰

4月29日是特朗普上任100天。這個「非傳統」的美國總統在未上任的時候,東亞大部分國家對特朗普根本摸不着底。經過100天的磨合,特朗普的東亞政策大致成型。 特朗普的東亞政策的關鍵字首先是俄羅斯。俄羅斯在東亞是不顯山露水的重要角色。在全球安全體系中,俄羅斯雖然喪失蘇聯時代全球爭霸的能力,但由於幅員廣大,近年熱點烏克蘭、歐洲、敘利亞、伊朗、朝鮮都在俄羅斯周邊,又有仗蘇聯時積下的家底,俄羅斯還是「準全球利益國」。在東亞,目前只有俄羅斯能與美國玩「大戰略」的遊戲。 與俄重設關係已不太可能 特朗普團隊原計劃是與俄羅斯交好,與俄羅斯劃分中東與歐洲勢力,在東亞則專門對付中國。在亞洲,很多人討論「聯俄制中」的可能。這固然有點過分演繹,但在中美衝突中,俄羅斯袖手旁觀還是有可能的。 但隨着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事件不斷發酵,國家安全顧問弗林辭職,特朗普與俄羅斯重設關係之路已不太可能。巴沙爾涉及的毒氣事件,給特朗普一個好藉口。 導彈襲擊敘利亞政府軍宣告了美俄關係的破裂。特朗普一系列政策,包括東亞政策也跟着轉變。 雖然特朗普在競選中一再貶低軍事同盟,其東亞政策的基石還是日韓這兩傳統盟友。相比歐洲盟友的「懶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