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已經結束

最近北韓成功試射洲際導彈,美國埋怨中國制朝不力,更指控中國暗與北韓通商破壞了國際制裁。同時華府批准台灣巨額軍售案,美國參議院又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打破1979年美台斷交之後的規範。美國的轟炸機和軍艦經過南海有爭議海域,更是愈加頻繁。美中矛盾升溫,已經十分明顯。 我在近年多番指出,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在奧巴馬政府後期已經結束。今天外國企業在中國政府大力扶助國有企業下受到愈來愈大的歧視和擠壓,再加上工資上漲、經濟放緩、外匯管制加緊等因素,原本是「中國親善大使」的美資企業,對中國市場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熱情。今年初,中國的美國總商會發表會員調查,當中四分之一受訪企業已開始或正計劃撤離中國,三成企業表示中國營商環境正在惡化,八成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受歡迎。 美國聯中制蘇與中國最惠國待遇 要估算美中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美中關係長久和諧的基礎,和這些基礎現在還剩多少。 1972年美國在越戰泥潭抽身之際利用中蘇矛盾拉攏中國制衡蘇聯。尼克遜訪華前後,美國給予中國各種經濟和政治甜頭,換取中共停止在東南亞輸出革命,並支持赤柬對抗越南,壓制蘇聯通過越南在東南亞擴展地盤。 中國幫助美國穩

詳情

黎蝸藤:美國為何重新執行南海自由航行行動

5月25日,美國海軍導彈驅逐艦「杜威號」(Dewey)在南海進行了特朗普時代第一次「自由航行」行動,進入美濟礁(Mischief Reef)12海里範圍 。根據中國方面的說法,中國海軍導彈護衛艦「柳州號」和「瀘州號」對「杜威號」進行「識別查證」、「警告驅離」。中國國防部與外交部對美國的行動提出抗議,「敦促美方立即糾正錯誤」,不要「損人不利己」。 杜威號行動與以往有大分別 「杜威號」不僅進入美濟礁12海里範圍,還在此水域停留進行墮海救援演習。從國際法上說,與以往行動有很大分別。 美國南海「自由航行」計劃要宣示3個目的:南海絕大部分海域都是國際海域,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有航行自由;在12海里領海,包括軍艦在內的船隻可「無害通過」;在沒有資格獲得領海的低潮高地上建造的人工島,也不能取得領海資格,船隻擁有航行自由。 但以前同類行動在最後一項上都存在缺陷。如2015年10月27日的第一次行動中,美艦穿越渚碧礁12海里水域的時候沒有停留。渚碧礁是在低潮高地上建立的人工島。一開始美軍沒有公布細節,而美艦似乎只單純穿越該水域,故當時美國輿論界爭論對美軍是行使了「自由航行」還是「無害通過」;中國輿論則認定

詳情

中國應以新方法解決朝核問題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國家期間首次提出的中國未來核心發展戰略,旨在打造覆蓋60多個國家的經濟共同體。為了把這一構想具體付諸實踐,中國5月14日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此次活動。可以說,這是中國今年舉辦的最大外交活動,但5月14日論壇開幕式當天朝鮮卻發射彈道導彈,冲淡了活動氣氛。部分專家還認為,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迫在眉睫。 在朝鮮的核和導彈挑釁已經越過底線的情况下,國際社會把目光集中到中國,因為中國是能和平解決美朝之間嚴重對峙狀態的唯一國家;但因金正恩的核和導彈挑釁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國家也是中國。從目前的情况來看,韓國仍然可以通過加強美韓同盟來應對朝核危機,但中國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尤其是,朝鮮要利用核和導彈來與美國討價還價,因而中國在外交安全上的空間難免大幅縮小。4月17日《華盛頓郵報》刊登題為「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正在坍塌」(China’s Korea policy “in tatters” as both

詳情

不忘初心 合作共贏

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隆重落下帷幕,其規模、影響力均超出預料。 「一帶一路」倡議是以中國為主要發起者,以和平方式連接世界、共同發展的具有獨創性的創舉。既惠及相關地區和國家,也惠及中國自身,做起來就是大家的事。大家一起做事,取長補短;參與進來,共同受益。而置身局外,亦自有其道理,不存在以參與不參與劃線,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是兩回事,參與是朋友,不參與也不一定就不是朋友。 特朗普具遠見卓識 當然也有過對和中國有關的事情一律予以漠視的事例,甚至懷疑、冷嘲熱諷,處處設障。想當年亞投行成立之初,就有過這樣的言論,美國即是。當然新總統特朗普不這麼看,他畢竟是個具有遠見卓識的商人出身的總統,看事處事沒有那麼多意識形態,也少有「酸葡萄」心理,派他的高級助手參加「一帶一路」合作高峰論壇,一則表示祝賀,二則尋找合作機會。特朗普的宗旨是「美國優先」,在北京若有與美國合作的機會,美國自然是可以再「優先」一下。特朗普與習近平的莊園會,除去公布上所言,到底還談了什麼?從特朗普派員參加「一帶一路」峰會等一系列舉動倒是可以揣摩出一二。 其實,無論是日本、韓國,還是英國、德國、法國,在禮數上都給予發起國與舉辦國

詳情

「兩個特朗普」看中美關係

「楚王好細腰,後宮多餓死」。這句話,被引用在大陸熱播的劇集《人民的名義》結尾。其意,不喻自明。如果將它用於中美關係,亦有所喻,正所謂「特朗普家族所好,北京外交之」,事半功倍。 特朗普「百日新政」,全美全球刮目相看。此君雷厲風行,說到做到,儘管爭議不斷、阻力重重,但是他的競選支票兌現之快還是近年來美國政壇少見。尤其是那減稅至15%的方案,如果真的實施,必定搞得全球翻天覆地。可是,特朗普在執政百日,對北京出人意料的「和善」,儘管分歧依然是明顯的,但是,分歧不但在管控之中,而且明顯雙方合作面大於分歧面。對於如此複雜多變的朝鮮半島問題,習近平和特朗普莊園會面也達成相當高程度的「默契」;特朗普與蔡英文的一通電話,被輕輕帶過,小英還想來第二通,被特朗普公開斷然拒絕,「一中原則」紅線被清晰劃定;特朗普競選時口口聲聲加中國45%的入口關稅,變成了「百日商談」。本港的經濟分析師多數預測,未來中美貿易戰發生機會不大,作為細小開放型經濟體的香港,已可能因此「逃過池魚一劫」,預料今年本港整體出口可望錄得4%的增長。在國際戰略層面,特朗普原來的「拉俄制華」戰略,變成了「美中更親密,俄國更邊緣」的局面。「不確定」

詳情

「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

詳情

舉國慶祝國產航母下水的背後

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終於下水,國內一片歡呼叫好,很多人為此自豪。軍方專家張召忠接受電視訪問時,更高興及感觸得淚灑當場。近年有中國人上太空、潛水器潛落5000多米深海,似乎都及不上這艘國產航母令國人興奮雀躍,因為不少中國人都有「航母情意結」,且跟中國的統一和一再被美軍「欺侮」有莫大關係。 1950至1970年代的東西方冷戰時期,兩岸對峙,美台關係密切,台灣是美國封鎖及監視中國的重要基地,被稱為「不沉的航空母艦」。而中共「抗美援朝」時派出逾百萬解放軍支援北韓金家入侵南韓,與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隊交戰。為此,美軍除了增兵朝鮮半島,還派出以航空母艦壓陣的第七艦隊到台灣周邊巡邏,形成巨大阻嚇力,令中共軍隊不敢在台海越雷池半步。中國人認為,如果擁有航母,早就可以攻下台灣。 1996年台灣總統選舉前,北京對台灣文攻武嚇,解放軍在台海進行導彈演習,甚至有消息稱要攻打台灣外島,觸發一場台海危機。當時美國派出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附近海域,警告北京不要輕舉妄動。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前,美軍「小鷹號」航母戰鬥群也曾經過台海。 另外,1993年中國貨輪「銀河號」被指運送聯合國禁售的化學品到伊朗,在波斯灣被

詳情

特朗普會否攜手「一帶一路」?

距離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國政要近期紛紛登門拜訪確認參會。習近平主席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時也向他發出了參與「一帶一路」的邀請。特朗普會否對「一帶一路」感到興趣,以及會何種程度參與此次論壇,可以說是論壇的一大懸念。 「一帶一路」到今天已經提出3年多時間,內地對這一詞彙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但是習近平向特朗普發出參與邀請,正明確告訴人們:是時候重新認識「一帶一路」這個爛熟字眼背後的真正內涵了。 首先,習邀特參與「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重大啟示。「一帶一路」具有充分的開放性,並非西方輿論形容的「新馬歇爾計劃」,也非有意挑戰美國的地區主導權,拒絕「冷戰思維」是「一帶一路」的鮮明特徵。 其二,「一帶一路」初衷是針對不發達的亞歐腹地的繁榮計劃,反映了中國解決結構性困境的戰略思維和改革意志,這正是當今世界的稀缺價值。以雄安新區為例,其設立就是要將「價值窪地」打造成新經濟增長點。儘管類似的大開發計劃對於美國等並不陌生,但是現實中具有條件和實力同時具備強大改革意志的發起者和合作者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是一個涉及眾多國家和地區的超級大計劃。至於這一計劃落實後的效果,沒人比

詳情

習特會:「特朗普翻轉劇」緣何發生?

外孫女和外孫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並背誦《三字經》和唐詩;男主人在媒體面前連用3個「great」狂讚來客的夫人;以強悍示人卻在中國來客面前「強自調動」臉部肌肉而「全程都是微笑」以向客人示好……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夫人對美國的訪問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盛情接待,其美好程度或許無以復加。前述「橋段」只是信手拈來的幾個例子,比如特朗普當面讚美習夫人彭麗媛,美國媒體這樣描寫「(特朗普使用)incredibly talented(令人難以置信、才華橫溢),並連用3個『great』,稱彭麗媛是a great great celebrity(大大明星)、a great singer(大歌唱家)」,而西方媒體還注意到「中國竟然是特朗普第一個確定要出訪的國家」,在在令全球新聞界匪夷所思。 所以如此,乃是因為各國媒體在今年短短3個多月時間看到一幕劇情180度翻轉的「大戲」,特朗普則是無處不在的主角。以與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悍然通電話之「電話門」為發端,特朗普嚷着「『一中原則』也可談判」以「對華硬漢」亮相,旋即任命「中美必有一戰」的主張者班農為首席策略師及一眾對華強硬派的班子,擺開對中國「將要出手」的架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