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中聯辦與香港出版業

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三大書局所隸屬的聯合出版集團,由中聯辦全資擁有,這事在二○一五年被《壹週刊》揭發,當時引起過一番迴響。那時受人關注,是因為幾本由「黃絲」作者寫關於佔中的書,在上述幾間書店不易找到,記者追查聯合集團的股權誰屬,方發現中聯辦是幕後老闆。最近話題又再被炒熱。港台視點31記者查閱公司註冊文件,發現天地圖書持股量達四成的大股東僑商置業有限公司,原來也是聯合出版集團全資持有。即是說,三中商以外,中聯辦也擁有天地圖書四成股權。三中商在港有四十七間分店,分店位處貴價地舖或商場,是全港最大規模的書店,其他小本經營的書店望塵莫及。集團集出版、發行、零售於一身,財雄勢大,在市場具領導地位。可以想像,集團想捧紅一本書,十分容易;想要一本書消失,不讓它被讀者看見,亦不難。這情况不只在一般市面,在本港很多大學亦只見商務,不見其他。染指書籍出版和零售市場,很多人想到政治任務。其實在消閒書市場以外,還有教科書市場,那是「搵真銀」的生意。近年來學校派的書單,都是三中商的居多。集團規模大、書種齊全、訂貨量大有折扣優惠,一年兩個學期,家長莫不乖乖奉上支票。那是不必也不能有太多疑問的例行動作。[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01/s00196/text/1527790146677pentoy

詳情

吳志森:行埋一齊

廣東話博大精深,外省人難以理解。港式廣東話,滲入外來語、不同地區方言,再加上港人原創的俚語粗話,百年下來,構成一種獨特的香港話。香港話發音與廣州話有明顯區別,連粗言都各有喜好,一聽就分得到。遣詞用字,內容解釋,很多時都千差萬別,即使是廣東人,也容易混淆。賣弄語言天分也好,與當地民眾拉近乎也好,外省人千萬不要識少少扮代表,尤其在公開場合演嘢,必須萬二分小心,一個唔為意,就會出盡洋相,鬧大笑話。中聯辦主任王志文,在祖籍福建工作多年,長駐港澳,當然學懂一點點廣東話,但王主任顯然不知道香港話一語雙關的奧妙。「很多朋友跟我說,佢哋話中環西環行埋一齊幾好,這句話說出了行政長官和我兩個人的共同心聲……你哋已經睇到,我哋以後一定會愈做愈多,我哋一定會愈多行埋一齊,愈多的成果畀大家睇。」唔知邊個朋友跣佢,聽到王主任自爆西環與中環「行埋」,相信不少香港人跟我一樣,會笑到氣咳噴飯。王主任面露笑容,一臉得色,明顯是非常欣賞自己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十分生動地描繪了中環西環──林鄭特首和王主任之間的緊密關係。但從心邪角度看,活像街市豬肉佬當眾口頭調戲賣菜靚姐:我哋行埋一齊,愈做愈多,愈多行埋一齊。靚姐怒目而視,氣得說不出話。豬肉佬以為得米,口頭便宜,說了一遍又一遍。必須承認,這是過分演繹兼上綱上線。林鄭說不存在干預特區西環治港,只是事務性的合作交流。不存在賣菜靚姐抗拒與豬肉佬行埋一齊,旁觀者看得肉緊,為靚姐不值,原來都是枉作小人。[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20/s00193/text/1516385002994pentoy

詳情

李柱銘:魯平無眼睇

上周,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發表了一篇憶述已故港澳辦前主任魯平往事的文章。就他所提及魯平在《基本法》起草期間的事迹,實在有些重要事情,他並未提及。一九八八年,魯平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開會時,提出回歸後外交部會在特區設辦公室。與會的港方草委反應很大,就連向來較少發言的商界大亨,他們都表示反對,認為這樣會妨礙特區政府的管治。魯平保證外交部的香港辦公室規模很小,並只會派駐低級官員,旨在處理中國公民的護照及其他簽證事宜,着港方草委毋須擔心。然而,現時外交部駐港公署的規模絕對不小,而且本年中上任的特派員謝鋒更是中國駐印尼前大使。當時,筆者亦趁機提出新華社回歸後的去留問題,魯平表示之所以一直在港設新華社,是因為中央政府不承認「三個不平等條約」,故不會在港設中國領事館,但是九七後,香港就是自己的地方,那便毋須設新華社在港了。後來,魯平在九六年也曾作出近似的言論,他強調中共不會派一個黨委書記來港指手畫腳,特區絕不會有一個權力大於行政長官的「太上皇」。可惜,魯平當年的承諾並沒有兌現,新華社回歸後一直沒有撤出香港,並在二○○○年一月十八日易名為中聯辦。而曾任中聯辦主任的張曉明,更是落實「西環治港」的中共治港者之首。[李柱銘]PNS_WEB_TC/20171205/s00202/text/1512411149699pentoy

詳情

楊岳橋:「我一直在你身旁」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升官,走去當港澳辦主任,臨走拋下一句王菲歌詞「我一直在你身旁」,肉麻當有趣。 張曉明在港五年,任期剛好與香港人恨之入骨的行政長官梁振英相重疊,梁振英任內所做過的「好事」,有一半其實要歸功於張曉明。 我記得張上任之初,基於他念法律的背景,當時有法律界人士對我說過,對他抱存點寄望:以為他對法治的尊重會多一點。誰料歷任中聯辦主任中,破壞法治最厲害的,就是張曉明。 張到任時,中聯辦揚言不會搞西環治港,但就一改前任的低調作風,結果在他任內,中聯辦真正做到了曹二寶當初所構想的第二管治梯隊,張曉明當上了香港的太上皇。特首梁振英事事請示張曉明已不是什麼秘密,五年下來,梁振英到訪中聯辦的次數多不勝數,立法會多次就此質詢政府,但政府由始至終都不敢公布。梁振英任內與政商名流成立多個新組織,以建立自己的政治影響力,這些組織張曉明必不缺席,多數與特首梁振英一起出任榮譽贊助人,中環西環雙環拱照。張曉明隨手寫句「度德而處」,便有商賈爭相獻媚,以近二千萬的高價把張的書法買下;特首梁振英甚至連出席典禮下雨時應否打傘,也要與張曉明保持一致。 梁振英事事躬親,張曉明當然也會投桃報李,張曉明的特首超然論,為梁

詳情

李柱銘:法律打手

據稱,林鄭月娥籌組其管治班子時,曾屬意由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來出任律政司長,後因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反對而由袁國強續任,但有消息指他只會留任半年至一年,處理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對此,袁國強並沒有承認或否認,僅稱不論在位時間長短,他「都會盡量做好呢個職責」。究竟北京屬意的律政司長有什麼職責呢?簡而言之,就是充當中聯辦的「法律打手」。一般來說,律政司長的職責就是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以及擔當政府各部門的法律顧問,確保政府所有政策及決定都符合《基本法》和其他法例。然而,筆者過去已曾撰文批評,本應致力維持律政司長中立性的袁國強,卻多次牽涉入利益衝突,如加入政改三人小組這項非其份內事的政治工作,全力協助推銷假普選,間接導致人大常委會作出「八.三一」錯誤決定。基於這項政治工作,而導致律政司其後作出任何牽涉反政改人士的決定,均遭質疑是「政治檢控」,或是「秋後算帳」,就如近日便傳出袁國強推翻高層檢控人員的建議,堅持要申請覆核三名民主運動年輕領袖的刑期,看來具政治考量,嚴重破壞律政司公平、公正的形象和公信力。至於今次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本應是運輸及房屋局負責,但袁國強卻是領導硬銷的工作。不過,「一地兩檢」方案建議將《基本法》及其他香港法律,從特區部分地方抽走,並引入內地法律,肯定會傷害特區的法治和一國兩制,而他身為律政司長非但沒有反對而是力撐。看來治港者要袁國強留任,委實是基於其本分外的政治「職責」吧![李柱銘]PNS_WEB_TC/20170829/s00202/text/1503943509472pentoy

詳情

李柱銘:冇普選,高官只會向中聯辦問責!

特首林鄭月娥不久前公布新委任的10名副局長和8名政治助理。名單中,有8人來自不同的建制派組織和背景,包括民建聯、自由黨、教聯會、民主思路、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以及由范徐麗泰出任榮譽會長的政賢力量,約佔一半,其中4人更是在過去的選舉中落敗,其餘則是由公務員系統過渡至問責官員。 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是董建華年代的「高官問責制」產物,在沒有普選的政治制度之下,以往一直被批評為「政治分餅仔」,林鄭今次也不能突破這大格局。 名單一出,大家見到民建聯和自由黨成為大贏家,各有兩名副局長和政助,連教育界極力反對的教聯會副主席也獲委任,明眼人都看得出中聯辦功不可沒。 另一為人詬病的是,在過去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落敗的參選者,就算在選舉中「輸了一大截」,既沒有市民認受,亦缺乏足夠政治歷練,只要是建制派,就可望獲委任做副局長或政助,支領20多萬(副局長)或約10萬元(政助)的薪酬。難道這就叫用人唯才嗎? 「高官問責制」原意應是向市民問責,前提應要有普選政制,這樣,由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才會按民意委任各級政治高官施政,以聆聽及回應市民的訴求。在沒有普選的情况下,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和選她/他的小圈子

詳情

林鄭當選後的二三事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有幾個動作不可忽視。 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為前特首曾蔭權舉行彌撒,不見梁振英,但見林鄭,她並未因為曾蔭權是階下囚而與這位前上司劃清界線,她還是會念舊情的。 林鄭雖無拒絕中聯辦全力拉票捧她上特首之位,但選後卻着意洗脫西環傀儡的觀感。 梁振英當選特首翌日急不及待跑到中聯辦謝票,林鄭則先拜會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的首長,到第三日才去中央政府駐港機構。 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近年愈見猖獗。林鄭強調,向立法會議員拉票、游說,乃特區政府事務,不必中聯辦扮演說客角色。她將約束自己及管治班子,奉行特區政府自己事自己做。 林鄭亦重申,中央政策組在政府人事任命上不再具政治審查角色。她亦有要求現屆政府取消五月的小三評核試。 凡此種種,像在訴說林鄭與梁振英是有點不同,但不足夠令香港人對她改觀。 林鄭首先要明白,她選舉期間的種種個人言行失誤,加上接受西環之恩,逆民意而當上特首,是要付出代價的,包括成為市民宣泄對中央不滿的對象。她及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怨天尤人之前,應該反躬自省。 陳智思認為,近年發生的事讓中央政府不放心,所以無理由中央會給香港人自治空間。陳智思倒果為因,罵雞蛋不罵高牆。他與林鄭

詳情

特首選舉的最大受害者

林鄭月娥以777票成為香港第一名女特首,網上一片「嬲嬲」。雖然這是北京樂見的結果,但除了小部分力撐林鄭的選委將得到豐厚回報,以及「奶粉」們得到心理安慰,包括北京在內的其他持份者都是輸家。而輸得最慘的當然是香港了! 過去5年的狀况大家有目共睹,社會嚴重撕裂至此,兩個陣營——「藍」、「黃」兩種顏色——甚至同一個陣營之內都互相埋怨指摘,香港固然不斷沉淪,港人也生活得非常壓抑。對此,梁振英及他領導的特區政府絕對要負最大責任!而曾俊華(「鬍鬚」)橫空出世,正是針對這種社會氛圍,表明要修補撕裂、找回我們熟悉的香港,讓大家不用再想着移民遠走高飛。而且,他的選舉工程及公關確實做得出色,令他民望高企,投票前兩天的巡遊「拜票」,所到之處萬人空巷,市民的熱情和高漲的情緒,確實令人動容。香港選舉何時會因候選人出巡而出現這種場面?這還是一名建制派呀! 可是,在民望上拋離林鄭的「鬍鬚」落選了。對他個人而言,這當然是一次挫敗,他及他的團隊在今次選舉的表現無懈可擊,最後都選輸了,他也無法實現政治抱負。但另方面,對他個人而言卻是塞翁失馬,在從政生涯最高峰處,收穫無數掌聲時,安全退下政壇,好好享受生活,不啻是寫意之事。但

詳情

結束西環治港

民主派選委應有兩個目標,一是打破中央對提名的操控:推行公民提名是一個做法;二是用選票結束西環治港:確保西環屬意者不會成為唯一的候選人,是一個做法。現下,前者有技術問題而未有默契,我希望起碼在後者能達至足夠的共識,並順利實行。 香港過去五年的施政劣迹斑斑,禮崩樂壞,人心惶惶,歸根究柢,是基於西環透過特首治港,大陸政治文化全面污染特區領域。梁振英棄連任,民主選委改口號為「換人換制度」,要換的制度就是西環透過特首治港的制度。林鄭月娥是西環捧出的參選人,她的競選表現,恰恰就是一位「好打得」的政務司長,一人之下,百官之上。若然當選,她也只有能力做西環指揮權貴統領下的大管家。葉劉淑儀更不會對西環治港有異議,她只望能在西環祝福之下做特首。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清楚表示了西環沒有治港的地位。胡官倡議《基本法》第22條立法;曾俊華在《信報》專訪中說:「西環應繼續做聯絡工作,管治留番香港政府處理。」若有足夠提名票「入閘」,胡官和曾氏都有可能在暗票之下當選,有可能阻止林鄭勝出,阻止西環繼續治港。 我重視政綱,但更相信一個人的行事作風和品格信念。曾俊華在專訪裏談及拉布時說,若在立法會佔多數就「鋪鋪都去馬」,就會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