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貳龍:被偷走的中英聯合聲明

 作家倪匡曾言:「妓女尚可相信,共產黨萬萬不能相信!」前句是否屬實我並不了解,亦不敢妄下判斷。後句則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而且證實是真理。中共在勢孤力弱時,總會擺出文明國家有商有量的姿態,然後在雙方達成協議,中共取得政經利益後,就會還原專制政權利益掛帥的醜陋真面目,會否過橋抽板違反原來的協議,則視乎維護或違反協議的兩種選擇,哪種較能將自身的利益最大化,所以說中共從來沒有政治誠信,實在無庸置疑。本月初,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有意訪港調查《中英聯合聲明》的實施情況,卻被中方事前知會將會被拒入境。委員會主席Richard Ottaway,往後與中國外交官會面時重提此事,卻引述中方指《中英聯合聲明》97回歸後已失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說,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不存在道義責任,結論還是老掉牙的反對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政。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隨即附和官方主旋律,指聲明裡的「50年不變」承諾寫於第3條,只是中方而非英方的聲明,中方已履行責任並對港恢複行使主權和保持穩定繁榮,英國對回歸後的香港並無監督權,更不存在道義責任,聲明可謂完成了「歷史任務」。顯然譚志源的說法是斷章取義,因為聲明第7條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同意,上述各項聲明和本聯合聲明的附件均將付諸實施。」因此整份聲明的內容是兩國同意落實的,當中沒有任何一條文是例外,因此雙方都有權責監督對方,是否有將整份聲明付諸實施,這是基本常識。再者1983年7月中英談判正式展開,中方堅決反對「三腳凳」方案,拒絕讓港方代表參與談判,原因在於中方認為香港問題是兩個主權國家的事,香港作為地方實體無權參與,因此時任總督尤德一直以英方代表的身份出席談判。中央在過去扼殺了港人自主前途的機會,現在又要徹底否定英方的監督權,企圖為所欲為地進行中港融合,豈不是欺人太甚了嗎?姑勿論中央就《中英聯合聲明》出爾反爾,所帶來的政治誠信問題,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央與特區高官異口同聲地,提出的聲明失效論或完成歷史任務論是如何錯謬百出。首先,聲明承諾了香港回歸後50年不變,但回歸至今只是經歷了17年,我們怎樣能未卜先知往後的33年裡,中央及港府會貫徹執行聲明對港人的承諾?若未能百分之百確定往後33年真是不變的話,譚志源又怎麼能胡說八道地指聲明是完成了歷史任務呢?況且50年大限未到,當初聲明裡的莊嚴承諾已被扭曲得面目全非,連「階段性的歷史任務」亦達不成,中央就率先以一國兩制白皮書摧毀聲明,以一國概念壓倒兩制差異,以全面管治權扼殺港人治港與高度自治,所謂的「50年不變」最終淪為空頭支票。再者如果中方有充份權威單方面宣布《中英聯合聲明》,已取得實際成果或完成歷史任務,那麼今年年中總理李克強訪英與首相卡梅倫會晤,代表財大氣粗的「泱泱大國」和英方簽署逾2300億港元的經濟協議時,為何要附帶一份聲明簽署30週年後的成果文件,意圖利誘英方確認及簽署呢?此舉豈不是暗示中央有自知之明,知道如要宣布聲明有實際成果,或延伸出完成歷史任務的結論,大前提是中英兩國以白紙黑字確認嗎?截至目前為止英方一直沒有簽署聲明的成果文件,那麼為何今天中方與譚志源忽然義正詞嚴地,單方面宣布聲明已經完成歷史任務或失效,這豈不是自打嘴巴的最佳範例嗎?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任內發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時曾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今天這些出賣港人自主權和利益的政治附庸充斥社會,譚志源附和中央將聲明化為白紙的論調,特區管治班子面對白皮書侵蝕港人自主權,郤護主心切地堅持與聲明及《基本法》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並無矛盾之處,皆因政府權力來自中央直接或間接授權而非公民授權。民建聯黨員兼人大代表譚惠珠表示,除了國防及外交外,其他香港的事項港人能夠自行管治是錯誤說法,此論調根本視聯合聲明如無物,當中第3(2)條清楚列明:港府擁有國防及外交事務以外的高度自治權,譚惠珠明顯顛倒是非,盲目附和白皮書所說的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現在連本來屬港府管治範圍的出入境事務,中央都能夠插手阻攔別國議員入境,港人擁有的自主權恐怕日漸被削弱。若我們還不奮起捍衛聯合聲明,恐怕它會被一點一滴地偷走,而回歸前的文明制度亦會毀於一旦。作者是學民思潮發言人 中英聯合聲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