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資退中資進:誰做未來10年領航者?

筆者篤信一條真理:生產力是社會發展的火車頭。鄧小平以更通俗的話表述,「發展是硬道理」。於是,回顧香港回歸20年的歷程,應該主要看經濟發展;對政治的檢討,也只能以其是促進了生產力發展,還是約束限制經濟發展作為判定標準。事實上,一國兩制的初心,就是認為是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最佳模式。但是,前無古人的一國兩制內裏是存在矛盾,因此才會有「迷失的20年」的說法。 回歸20年檢討,多數人會分析香港的政治力量對比,諸如泛民與建制「六比四」的格局;或者說,當下新提法,非建制與建制的選票格局,是否發生變化?選票決定立法會席位,立法會席位決定特區政府施政是否順暢。相信,這是一個永恆的課題。只要香港特區在未來30年堅持一國兩制、堅持落實《基本法》,香港就會有立法會選舉,就要計算「選票格局」。但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否這種計算也應從「經濟成分結構」開始計算?倘若香港真的變為中資的「一統江山」,要不要再實行一國兩制的確成為問題,至少那時的一國兩制一定不是「不走樣、不變形」。 中資早佔香江「半壁江山」 今天,要告訴讀者們的數字可能令人驚訝或者震驚:香港的大財團正逐步退出內地的投資,減持在內地的資產。近兩年來包

詳情

中環「回歸」未必完全是壞事

中環是香港傳統精英與核心行業的象徵。多年來,中環的商業大廈都被很多本地與國際金融機構、律師行、會計行、私家醫生租用。這使中環甚有「聯合國」感覺,因為有不同族裔的人士在中環工作。 在上世紀50至70年代,中環專業、金融精英曾被視為國際「次貨」,因為不少都是所謂的「FILTH」(意思是「污垢」),即「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kong(翻譯:倫敦撈唔掂,就試下香港啦)。但這情况由上世紀80年代開始轉變。隨着香港逐漸成為亞洲首要金融中心,在中環雲集的本地人、內地人與外國人都是世界級的專業與金融精英。 但在這10多年來,隨着中環的租金愈來愈貴,中環本身亦逐漸有微妙的改變。首先,有些「中環」機構搬去金鐘、灣仔、上環等地區,但很快就連這些地區的租金都貴起來了,所以「中環」機構開始再搬遠一點。會計行、金融界先把內務行政部門搬去九龍、港島東;然後,國際投資銀行有部分搬去九龍,會計行負責服務客戶的前線專業會計師逐漸搬去鰂魚涌、銅鑼灣、觀塘、九龍灣、尖沙嘴等地方;之前會在中環與九龍兩邊維持診所的醫生亦有部分放棄了他們的中環辦公室。 傳統精英被「逐出」中環 中資進駐 至於律師行,他

詳情

萬達科水,九大馬一定有北京?

早前,萬達宣佈和雅博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將會由六大變九大。全場噓聲四起,大部份都反對紅色資金侵襲運動界,亦覺得基地設於中國的萬達一定想盡辦法將未有當地市民支持基礎和長跑運動風氣的北京馬拉松揠苗助長推上新九大。實情是否真的會這樣? 我姑且在這全民參與的活動裏,補充六大對九大馬對精英運動員的影響。 首先,我明白大家會如此動氣。因為馬拉松和其他運動比賽不同,業餘跑手和職業跑手可以在同一跑道上比賽,正如凡夫俗子不可能在將軍澳單車場和李慧詩踩爆偈,更遑論和林丹在紅館磋羽毛球。再加上不久前雅培才設計了六大馬完走「冬甩」獎牌,打咭要多去幾個地方,還要是很大可能不是傳統旅遊城市。「無啖好食」的想像,和好些業餘跑手追求沿途紅酒芝士補給和美好風景(和美女)的人生哲學背道而馳。 但請留意,決定馬拉松大滿貫的主辦城市,必須平衡職業和業餘跑手在馬拉松比賽的目標,而職業跑手要跑馬拉松大滿貫,更要必須完成兩年一度的世界錦標賽和四年一度的奧運才算正式完走。故此國際田聯、奧委會應該比萬達當然有影響力。而據我所知,六大馬甚至其他國際田聯金標公路馬拉松基本上都是賺錢項目或有市政府包底,沒有存在需要萬達注資主辦馬拉松的問題。根據

詳情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

早晨朋友紛紛傳來消息: 去年收購了ironman的中國萬達集團和美國雅培馬拉松大滿貫達成合作協議,六大馬拉松將會新加三個賽事變成九大。許多人都猜測,應該會有一個中國馬拉松賽事晉身大滿貫。 我聽到消息之後是相當不快。 我知道不管任何體育運動,沒有錢都是寸步難行。而基本上金錢投入越多,該項運動的風氣也能更盛行,吸引更加多高手參與,令到整體水平都會有所上升,可謂百利而無一害。那麼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種不愉快和抗拒的感覺呢? 以下我要說的話非常主觀,甚至政治不正確,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裡面最誠實的感想。 我認真地覺得,不管是中國的籌劃機構或者是中國的馬拉松,在精神水平上都屬於發展初期,根本沒有一個馬拉松有世界頂尖級數可以與其他的六大馬拉松平起平坐。純粹因為贊助而勉強把一個不夠水平的賽事放進大滿貫,實在是把整個大滿貫賽事的水平拖低。 有些人一定覺得中國的馬拉松大有進步空間,日本東京馬拉松也只是辦了幾年就已經晉身六大, 中國的馬拉松又為何不可? 但是我相信喜歡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都會同意,日本民眾對於長跑運動的投入和認識非常深厚,即使未有東京馬拉松,長跑運動早已深植日本民間。所以東京馬拉松即使歷史短暫,

詳情

新地產霸權?

本屆政府以房屋土地政策為主打。然而5年下來,私樓的升勢一浪高於一浪,「上車」置業愈來愈難;公營房屋方面,輪候公屋排隊的時間愈來愈長,且短期內看不到改善曙光;與此同時,新樓的「納米房」數量不斷增加,港人居住質素正在下跌,而政府在覓地方面也未見任何突破……交出這樣一張成績表,房屋土地政策還可以說是成功嗎? 過去5年,政府不斷發出信息,表示房屋供應會漸漸增加,土地開發也「重回正軌」,可供建屋的地皮陸續有來。這些信息目的十分清楚,就是令人產生樓市供應源源不絕的預期。而眾所周知,樓市受預期牽動,當知道未來供應驟增,有意置業者自然不急於入市,靜待樓價回落。這種心理預期一旦成為主流,樓市自然會降溫! 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本地樓市不但沒有降溫,樓價反而不斷創出新高!香港已連續7年成為全球住宅價格最高的城市。資料顯示,去年樓價中位數是本地家庭收入的18.1倍,而2010年該比例為11.4倍(5.1倍以上即視為樓價嚴重超出負擔水平)。 即使政府調控樓市的「辣招」一再「加辣」,但據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私人住宅售價指數為312.8點,按年升14.3%,已是連升11個月,二手市場亦不斷錄得破頂成

詳情

當中資走進你家門

近年中資大舉「襲港」奪地,過去5個財政年度,中資財團所投得政府賣地、市建局及鐵路項目的比例由過往1%至5%,增加至20%至25%(註1),引起本地資本階級「洗牌」的疑雲。當中資來到眼前,回到最基本的問題:我們是否認識何為「中資」?又如何從歷史維度去理解中資與香港房地產的關係?這也許是認識當前中資「泊港」以及中港關係的起點。 「中資」的界定與分類 到底什麼是「中資」?香港暫時未有一致的定義,亦比較少有討論,多數指來自中國或由中國資金所經營的企業。但這樣界定會忽略在金融操作下比較隱藏的中資,部分可能以投資、收購本地或外地公司,或在外地註冊公司變身「外資」,仍未被留意和納入討論。 台灣就中資(他們稱為「陸資」)的定義問題討論已久。由於台灣政府限制陸資湧入本地經濟,禁止投資國防事務和經濟上有壟斷性質的範疇,即使進入其他行業都需申請和經審核批准,他們的界定更涵蓋了陸資有份持股的外地公司:(a)直接或間接持股30%或(b)對公司有控制能力。但事實上仍可透過多種方式規避其投資限制,例如冒充外資或稀釋股權,最明顯的例子是連眾所周知的中國電商阿里巴巴,竟曾在台灣開放陸資前,以「新加坡商」身分在台灣成功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