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無需「反疫苗」?——跳出框框的5個中醫觀點

近日「反疫苗」的問題又再成為輿論熱點,就連香港的主流媒體也作專題報道,可是當中還是用了「正反雙方」的角度討論疫苗問題,如此爭執不下,各不相讓。(參見香港TVB新聞透視節目) 很多事情都難以分對錯,一個人頭腦裡面可以有不同思想,你可以支持反方又同時支持正方。關於疫苗的問題,我們無需要去反對它,而是看到問題後再超越它,看到當中的概念局限,跳出框框。 實在無需要「反疫苗」。就好像人們不看西醫去看中醫,當他們指出西醫的一些問題,你就可以說他「反西醫」嗎?不是,西醫也有許多好的地方,這其實是另一個選擇,未必是優劣勝負好壞之分,而是站在不同角度看問題,因此不希望變成二元對立。 以下主要站在中醫的角度,提出五點宏觀討論,一起來超越疫苗的概念限制。 一、中醫主張「種痘」? 討論疫苗的時候,常常有人提起,疫苗概念是從中醫來的!說中國的「種人痘」方法,啟發了英國種牛痘的方式。還經常提到清代已經有四種種痘預防天花的方法,例如:穿上天花患者穿過的衣服;將天花患者的痘漿液蘸到健康人的鼻孔中;將天花患者的痘痂乾燥磨粉吹入健康人的鼻孔等等。甚至有文獻指,早在唐代已經有「種人痘」的相關記載。 無可否認,中國古代是有這

詳情

醫療改革由基層做起——給下任行政長官的路線圖

醫療、教育及社會福利佔香港公共開支約六成,每當有選舉的時候,這些環節都會引來不少討論。不過,本屆特首選舉,在各場選舉論壇中,教育及社會福利都有廣泛的討論,奈何醫療政策只是略略提過。當然香港有相當高的醫療水平,這點值得我們驕傲;也可能有部分人認為香港醫療制度非常高水準,並不需要重大檢討。但無可否認,醫療改革也是新任特首不可迴避的課題。 資源集中住院服務 基層醫療被忽略 隨着人口及社經狀況的轉變,公共衛生面臨不少挑戰。既要應付傳染病,同時非傳染病或慢性病亦日益增加,再加上精神健康及意外受傷等情況不斷增加,要維持一個持續發展的醫療架構並不容易,不可能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處理。我們可以作一個簡單的比喻: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如果要保持良好的狀態,是否單靠在課堂上的增值?日常生活及居住環境是否要適當配合呢?目前香港的公共醫療制度資源集中提供住院服務,基層醫療往往被忽略,這個不平衡現象是否有助保持良好醫療質素呢? 李大拔曾於去年12月10日香港電台《香港家書》討論「自願醫保」時,指出公營醫療開支問題根源,在於長期以來單向發展醫院服務,忽略基層醫療的發展。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當一個人有病的時候,可向醫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