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應是釐清誤解的時候

習近平來港3天,匆匆而去,留下兩次重要的講話。親中傳媒當然大書特書其什麼「三個相信」等。這幾天本報對此有精要分析,毋須筆者增磚添瓦。筆者反而認為,這兩篇說話,可讓泛民朋友頭腦更清、思想更靈。總的而言,筆者希望泛民朋友要有「三個不要」。 盼泛民要有「三個不要」 第一,不要再沉迷什麼「兩套班子權鬥論」。 自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表之後,部分泛民朋友一直堅持,「白皮書」只是由某一個掌管港澳系統的人士主催的說法,北京領導層對港政策的真正想法,並非如此。 3年了,「白皮書」所講的方方面面,其實一直有序地推進,泛民部分朋友仍拒不相信,甚至認為今年5月張德江訪問澳門的談話,也未必是北京領導層的真意云云。 不過,上周習近平的講話,主軸仍是「白皮書」的內容及精神,而且更說得具體及細緻,相信泛民部分朋友亦應該明白,至少在對港政策方面,不存在「兩套班子各懷鬼胎」的權鬥論。 第二,不要再認為北京「誤判」港情。 過往20年,部分泛民普遍存在一種說法,即是北京一直對「港情」誤判,所以才有某些過火的操作。「誤判」一詞的潛台詞,是北京只要不再「誤判」的話,就會站出來糾正「錯誤」。

詳情

折損了幾代人

編輯邀稿談特首選舉,我一直推卻。直至上周,睇怕編輯應已放棄之時,忽然又收到私訊邀稿。盛情難卻,真的感謝編輯的錯愛,唯有借此地方,略談感受。有些是個人感受,有些是時局看法,若有得罪之處,萬望見諒。 去年12月,我跑去參選高教界選委。唔係人人都知,在選委的界別分組選舉之中,高等教育界是唯一界別有3個不同陣營的非建制團隊角逐。我們這一隊叫Politics 1001,所謂「白票隊」。我們亦是「唯二」(另一隊是在社福界)的團隊說得清楚明白,我們會投白票。而在提名方面,我們主張民間公民提名。 公開講如政治自殺 白票派慘敗 坦白說,團隊一早就打定輸數。因為我們不是主流,我們沒有跟高教界的泛民隊伍「團結」地去參選。只是,有部分團隊朋友想不到會輸到如此慘烈。輸了之後,作為團隊發起人之一,我覺得需要「長考」──長期思考及反省敗選的原因。我在面書上如是說:「先向各位支持我們的高教界選民,深深地鞠一個躬,說一句對不起,辜負大家所託。是我做得不夠,讓你們失望了。你們願意支持我們,這一步不容易,我現在需要的是自省和長考……我好感激團隊內每一個人的無私參與。我好珍惜大家一起為選戰打拼時的幹勁。實不相瞞,我最珍惜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