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抗爭義士 全部都是傻仔

香港人,睇人乜嘢最開心?雨傘運動後,本土派青年激進抗爭,如今審判降臨,原本的大好青年,一個接着一個入獄。有一群沉溺於網上發表政見的中間派,卻樂此不疲地指摘「被利用了」的年輕人,稱其要自負惡果。在潔身自愛的部分中間派眼中,拋頭露面的,無一不是「傻仔」。 曾俊華副手羅永聰口中的「淺藍」群眾,是「非政治、看TVB和只看娛樂版的人」。其實「淺黃」何嘗不是如此?回顧近年政治事件,這班中間派持續擠進一股道德正確的潮流,再鍥而不捨地發揮「笑罵的力量」。 雨傘運動期間,無數人將facebook頭像換成黃絲帶、上載現場自拍照、大家互相點讚。他們當中,固然存在忠實的民主運動支持者,但也不能忽略那許多順勢而為、「人like我like」的中間派。 這幫人馬,在旺角騷亂後的熱門帖文是:點解香港變成咁?這句說話,言辭空廢,背後動機很簡單:既要加把嘴證明自己緊貼潮流,又不敢站邊。是樂見其成還是大力批評?想不出個所以然。所謂西瓜靠大邊,未見隊形,便唔知企邊邊。 後來,新界東補選,梁天琦能言善辯、形象清新。雖然比不上帶點TVB處境劇式傻氣的楊岳橋,但既然他們在鏡頭前展示君子之爭,便不用分那麼細。政治理念從來不是中間派最

詳情

給任建峰:歡迎你走上中間路

日前拜讀《明報》中一位堅實泛民主派支持者任建峰律師撰寫的一篇題為〈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文章。非常安慰地,任律師在特首選舉後,嘗試為整個民主派轉向中間而鋪路。但筆者提醒,切忌在走向溫和時,嘗試掃清潛在競爭者,再一次想獨霸市場。 與民建聯異曲同工? 拜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最令筆者看不過眼的是,任律師依然是把中間路線打成建制派。任律師站在的所謂民主陣營,除了說中間路屈服和乞求外,還有什麼?新思維創黨是說中間派人士想獲政府委任為委員會委員,委員在哪?(至少我在新思維一年從未被邀請)立法會選舉是說中聯辦為中間派配票,是隱形建制派,那票在哪?任律師說中間派人士搖尾乞憐,乞了什麼?換到什麼回來?換的是泛民主派說中間是建制,建制說中間是泛民,然後輸掉選舉嗎?那民建聯有10多位立法會議員、坐擁數以千萬計的營運開支,你為什麼不說和我們有異曲同工之妙?別在這裏再用什麼陰謀論「撩交嗌」吧。 只懂取悅中央?什麼是偽中間派? 任律師又說中間派只懂取悅中央,又說把反中央的人打造成為阻礙溝通。以新思維為例,由頭到尾我們抱?尊重不同爭取手法以達到同一民主目標,我用溝通,你用抗爭,互不牴觸。 你們口中的「偽中間派」,只是一

詳情

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

在最近完結的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曾俊華受到廣泛的市民支持。不少分析都提到,他吸納「淺藍絲」溫和建制、「淺黃絲」溫和泛民與「不藍不黃」市民支持的能力驚人。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證明,其實中間派政治在香港是大有市場。 但這亦帶來另一個問題:為何近年鼓吹所謂「中間路線」的湯家驊那些什麼「思路」,及黃成智、狄志遠等人那些什麼「思維」無論怎樣搞都得不到市民支持,但曾俊華就那麼成功? 要答這個問題,就先要探討曾俊華支持者的思維。從我身邊認識的眾多中間派「薯粉」當中,我發覺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少抗爭、不屈服。 先說「少抗爭」。我認識的中間派大多對與政權正面抗爭的興趣不大。有些人為了生計、親友而不想走上抗爭之路;有些人相信,現在的局勢並不宜與政權硬碰。不過,「少抗爭」並不代表不抗爭。無論是2003年反抗《基本法》第23條立法,或2014年佔中的早期,甚至是明知中央不支持曾俊華都站出來支持他,這群人到一些大關頭就會間歇地以溫和方式走出來。 至於「不屈服」,中間派市民對一些核心價值或民主發展仍有堅持或期望,否則他們支持民建聯等政團都可以了。他們普遍相信,香港不應變成另一個大陸城市,而政權的高壓姿態更令他們在生活

詳情

民望變威脅 再無中間路線行

當曾俊華的選舉去到最後階段,超高人氣成為了他的賣點,也是他的缺點。 對方陣營開始推出「藉民意威脅中央」的言論,最後結果似乎也印證了,高民望高人氣不是良藥,反而是催命毒藥。 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的認受性恰恰來自兩極端:曾俊華窮得只剩民望,而林鄭坐擁龐大選委支持。而選委背後便是中央。 即是說,這是「香港市民對決中央支持的戰爭」。共產黨雖然常常說「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相信人民,依賴人民」,但一旦黨發現民眾產生威脅,便無法容忍,一山不能藏二虎。 法輪功是一個經典案例。當年法輪功號稱有一億學員,數目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目。 這便引起了共產黨的猜忌,害怕「挾學員以令中央」,所以取締法輪功。 然後上萬學員到北京請願上訪、包圍中南海,更令共產黨鐵了心嚴刑整肅。 可見,民眾的支持對共產黨來說,根本不是正面加分的因素,反而是製造兩個權力核心的問題。 所以曾俊華愈是強調他的高民望,便愈是和特首寶座無望。 但如果他沒有高人氣高民望,可能根本連入閘都無望。這正是民意的悖論。 一個如此害怕民意的共產黨,又豈會如願給予香港有一人一票真正的普選? 這其實也宣告了所謂「中間路線」的死亡。 曾俊華是建制派人物,他對中央某些

詳情

楚河漢界:沒有中間派的5年

在這屆行政長官選舉中,筆者除了對「有形之手」的赤裸裸干預、公然在大開歷史倒車也毫不掩飾的行徑感到痛心之外,另一令筆者失望透頂的就是中間派自毀長城,自我矮化為「建制中間派」。 劉千石、湯家驊、狄志遠等人不單比建制派還更快更早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競逐行政長官,而且更「不管三七廿一」,即使理念各異也盲撐林鄭,令支持者大失所望,以前累積下來的公信力亦一鋪清袋、蕩然無存。 中間派被棄如敝屣 他們的迅速歸邊亦令人更確信中間派無非只是一個劇本,在建制有難時作為「救火」及分薄對手票源之用;到了這次需要他們歸邊,即可毫不猶豫、毫不可惜地犧牲他們,犧牲他們長久建立起來的定位與形象,犧牲中間派原本在未來特區管治的一切可能性,簡直是棄如敝屣。 筆者可以斷言,如果林鄭上台,今後5年也不要奢望再有中間派護航,也不要期望未來會有建制中間派可以贏得市民信任,因為這些所謂中間派人士已沒有絲毫公信力,而且中間派所受到的待遇和最後下場,亦只會令新來者卻步。換言之,在社會已嚴重撕裂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已不存在任何有效的緩衝——這很可能會是香港未來5年的景況,特區政府亦可能將因此陷入無法管治的窘境。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間共識政治在香

詳情

中間力量的時代責任 回應葉健民教授〈給溫和派的3個建議〉

葉健民教授在2月10日《明報》曾談到自己在「民主思路」一段日子後的感受,他認為溫和派在當前形勢中顯得格格不入,所以溫和派應努力爭取反對派信任,不過於聚焦中港矛盾,促進香港內部相互理解。在他眼中溫和派的整體對策應該是選擇堅守,「保留着對話的選項」,靜待時局流變。 教授的分析,筆者認為值得商榷。在剛過去立法會選舉中,整個「溫和派」是否真的鎩羽而歸?提到「溫和派」,絕沒理由將泛民的民主黨、工黨排除在外,也沒理由忽略吸收了大量中間選票的建制派的新民黨。後者在公眾的形象是專業而溫和,並非全然「一面紅旗」的左派。因此,按筆者理解,葉教授所言的「溫和派」,應該是政治立場處於建制和泛民之間的「中間派」。 不論香港的政治光譜何其多元,中間勢力仍有相當的生存空間。選舉的要義,畢竟還是在於如何取信於民。葉教授所指「溫和派的大敗」,更準確地應說是個別中間政黨的不成熟,沒有給予足夠時日讓市民理解他們的立場,選舉拉雜成軍。其實市民更關心的,是中間派堅守何種的公共價值與中央對話,而非僅僅倡議「保留對話選項」。 一、不要奢望中間立場能取信兩派 中間派標榜自己的存在價值在於「保留對話選項」,但其實泛民本身就擁有與中央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