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裝太陽能板,知易行難

中電等宣布以每度電3至5元,向民間購買太陽能產電,令我心思思想裝太陽能。碰巧中電高層請吃飯,我變成「問題學生」,才發現現實殘酷。「我可以在花園安裝太陽能板嗎?」「掛在牆上不成,除非是天台直射,又除非你犧牲花園,全部蓋上太陽能板。」中電朋友說。我不死心,再問一個低能問題,笑歪了大家的嘴:「我可以在車頂安裝嗎?」中電的工程師忍笑答我:「太陽能板非常重,非常食油,得不償失!」我的夢想,至此完全被打沉。安裝太陽能板效率不算高,1平方米太陽能光伏板才可生產100瓦電力。以700呎的天台為例,三分一面積約可鋪12塊光伏板,預計每年發電量是3000度電,每度電5元計,每年可獲金額為15,000元。但由於鋪光伏板成本約9萬至15萬元不等,需要10年才能回本。人生有幾多個10年呢?還要放棄使用三分一天台。現行法例是天台加建建築物高度不能超過2米。萬一政府因此放寬高度限制,恐怕村屋僭建天台蔚然成風。加上斥巨資建太陽能板,萬一轉售,難以回本。光伏板生產過程中所涉的晶體矽電池要經過化學和物理工序處理,需消耗大量能源,壽命僅約25年,之後便成廢物,處理也是問題。我如夢初醒,一如覓地諮詢,這一招叫「還政於民,以退為進」,讓大家明白環保是「燒金窩」,知易行難。不信?且看稍後的民間反應便知道。[潘麗瓊]PNS_WEB_TC/20180503/s00196/text/1525284685443pentoy

詳情

政府停止補貼兩電 全民自發能源轉型

「特區政府宣布從明年起停止用公帑補貼煤炭、石油及天然氣等化石燃料,但由於政府無法說服電力公司減低盈利收益,所以全港市民每人每年須額外繳交電費5600元。」試想下任特首提出以上政綱,香港人會欣然接受,還是引發一場比50年前天星小輪加價更嚴重的騷亂?雖然上述公布不會出現,但政府向兩家年年賺大錢的電力公司每年補貼逾400億港元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些數據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全球能源補貼的研究報告,說明2015年香港能源補貼高達96.4億美元,其中67億美元為空氣污染及20億美元為氣候變化的損失,而發電佔全港能源使用量54%,所以要負擔過半責任。為何政府為了方便兩電賺錢,每年用相當於全港醫療開支近八成的巨額公帑,補貼它們使用犧牲環境和市民健康的化石燃料?電力公司不出錢而要市民埋單,確是荒謬透頂的想法。偏偏這種想法早已成真,而政府至今不敢正視現實。無論誰競選特首,都不可錯失今天改革能源補貼的天賜良機:一是因為科技發展令可再生能源成本大幅下降;二是兩電管制協議在2018年到期,政府手握談判籌碼。兩電在本地發電的主要燃料是煤炭和天然氣。自從去年底195個國家領袖達成「巴黎協議」之後,取締化石燃料愈快愈好,已是國際社會共識。所以香港必須大刀闊斧,不能讓補貼骯髒燃料的政策延續下去。全民共享 能源轉型香港位於亞熱帶華南海岸,絕不欠缺發展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天然潛力,關鍵在於締造有利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和市場環境。參考發達國家行之有效的經驗,足以為香港度身設計一套「全民共享、低碳創新」的能源轉型方案(註),要點如下:(1)低碳優先:2019年生效的利潤管制協議應規定電力公司接納可再生能源優先上網,凡是民間生產的太陽能、風電或生物質能發電,電力公司必須用最簡易的手續接駁和購買,並且承擔接駁至電網的主要費用。(2)上網電價:廣東省太陽能上網電價比煤電高一倍,澳門太陽能上網電價達每度4元,因此兩電向民間購入可再生能源的上網電價應設於每度2至4元之間,才足以提供誘因,令更多市民和企業加入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行列。(3)補貼基金:環境局已擺明車馬,要求兩電把固定資產回報率從9.9%降至6%左右(其實在今天低息環境,這是非常優厚的條件)。兩電去年准許回報約共152億元,假設將下調回報的全部或部分金額撥入「上網電價基金」,便可以提供穩定的補貼資金來源。粗略計算,如果用下調2%的回報收益撥入基金,每年約有30億元,假設政府按照2:1比例配對投資,每年基金共有45億元。如果平均上網電價設定為2.5元,基金足可每年購買18億度電,令可再生能源發電比重佔全港發電量約4%。(4)開放空間:除了市民和企業可以自發利用私人住宅或大廈天台安裝太陽能光伏系統發電外,政府可以挑選屋邨、公園、公共設施、閒置用地等合適空間開放,讓屋邨居民或社區團體組成社企,投資安裝社區為本的太陽能或風電設施。還有全港17個水塘適合安裝浮動太陽能電站,不少離岸水域也適合安裝海上風電場,政府可以鼓勵創新企業進行大型項目投資,帶動綠色就業機會。(5)綠色金融:只要有穩定的上網電價保證,可再生能源是全球各地綠色基金的寵兒。為了讓更多市民分享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成果,政府可考慮發行綠色債券,回報勢比通脹掛鈎債券更吸引,而籌集所得的資金則可以替各類型社區太陽能或風電項目提供融資優惠。因時制宜 五贏之局能源轉型是刺激多元經濟的系統工程,只要配置得宜,堪稱是五贏之局:一、對電力公司而言,回報率下調是意料之內,逐步淘汰煤炭和天然氣發電也是大勢所趨。隨着分散式可再生能源發展,兩電的資產增長可轉移至智能電網。雖然資產增幅未必有增加發電設備那麼大,但新模式可以紓緩政府從內地輸入電力的壓力,以及市民要求廠網分家或兩電合併的呼聲,令企業可持續發展更有保證。二、對社會大眾而言,實施上網電價補貼後不會令電費增加分毫,反而因為多用可再生能源,減輕將來由於天然氣價格上升而增加電費的風險。千家萬戶的市民可以從能源消費者變身能源生產者,即使住在屋邨的基層家庭也有參與社區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機會。更多市民可以透過購買綠色債券獲利,而全港市民都會因減少化石燃料污染而享受更佳生活質素。三、對政府而言,因為有了上網電價作為市場誘因,參與可再生能源的市民會自發解決各種天台業權等操作問題,有意投資浮動太陽能或離岸風電的企業亦會自發做好環評和城規申請,政府毋須為個別項目操心。如果政府按上述例子每年向「上網電價基金」投放15億元,由於減少使用化石燃料而節省的能源補貼便有16億元(即400億元的4%),可以說是必賺的投資。四、對商界而言,發電賺錢不再是兩家公司的獨市生意,企業可以從工程設計、設備供應、安裝維修等各環節尋找商機。不少大廈可以減省電費支出,佔地遼闊的工廠或數據中心,以至垃圾堆填區均可令賣電變成可觀收益。環境局可資助大學、專業及環保團體成立「能源超市」,向市民提供技術支援,為年輕人創造綠色職位。五、對金融業而言,開發本地可再生能源項目正是令香港變成綠色金融中心的最佳契機,無論在項目投資、債券市場、人才培訓、標準認證各方面,都有積極促進的作用。估計至2030年光算亞洲可再生能源項目便需2.4萬億美元投資,但香港若故步自封,商機便白白流走。德國是福島核災後向可再生能源轉型最成功的國家,現今比率佔全國能源的三分之一。德國人有92%支持能源轉型,主因之一是德國推動可再生能源時非常強調公民參與,民眾也能藉投資可再生能源獲得收益。中國國家能源局今年2月發布文件,確定2020年各發電企業非水電可再生能源發電量應達到全部發電量的9%以上,而廣東省目標是7%,所以即使香港按上述模式增至4%也只是起步而已。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下周將會因應巴黎協議召開首次持份者會議,財政司長曾俊華在金融發展局發表報告後正着力推動綠色金融。究竟誰有魄力把能源轉型變成推動特區創新的火車頭?這對香港未來發展的意義肯定遠超一場特首選舉。註:日本、南韓和北歐推動可再生能源的經驗對香港很有啟發作用,可參考香港電台《天人合一》紀錄片之《再生的未來》作者是低碳亞洲行政總裁、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5日) 能源 中電 電力

詳情

淨計量電費看似公平實則搵笨 上網電價才是出路

「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將於6月30日結束。中電早前就諮詢作出回應,文件第一點就回應未來發展可再生能源,提出要設立「財政支援機制」,並就「上網電價」和「淨計量電費」兩種制度作出討論。看來中電對可再生能源非常支持,但所謂財政支援機制是否公平,則要大家仔細分析。大家不妨先看看中電如何評價兩個制度。中電指淨電費是「有助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而成本較低的計劃」;相反,上網電價就「在其他國家存在爭議,因計劃涉及的開支往往超出原先的預算」。乍看之下,實在是高下立見,中電的立場亦十分明顯:褒「淨計量電費」,貶「上網電價」。中電所謂的「成本」或「開支」,其實就是對兩電以外的可再生能源投資者(例如在家安裝可再生能源發電裝置的小市民)提供的「回報」。成本較低,即是以較低回報鼓勵其他人發展可再生能源。相反中電對於自己在電力市場的投資,就不斷要求《管制計劃協議》提供合理的回報率。厚此薄彼,就是中電傾向「淨計量電費」的精髓所在,只求降低其他人的回報,自己則續享足夠的保證回報,可見這絕非一個公平的「財政支援機制」。「淨計量電費」對兩電以外的可再生能源投資者回報到底有幾低?中電解釋淨計量電費是將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與中電供電量互相抵消,即是用中電的賣電價格,去收購其他人所發的可再生能源。一度電換一度電的安排看似公平,實則「搵笨」。關心環境的市民以零排放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卻換取中電以煤、天然氣和核所生產的電,猶如強制要求以一元美金兌換一元港幣,礦泉水換溝渠水。對中電而言,這個計劃當然是成本較低,但對於關心環境的市民卻是「搵笨搵到上心口」,對於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根本沒有幫忙。 「上網電價」能更好預算控制支出至於「上網電價」,則按可再生能源所發的電,提供定額回購價,例如同是特區,同樣有利潤管制協議的澳門,今年年初就規定電力公司每度太陽能發電提供$4.8澳門幣的回購價。如果香港也有同樣的回購價,安裝太陽能發電一般就可以在7至8年間回本。全球發展太陽能最快的兩個國家:中國和日本,就是以此制度作為財政支援。「上網電價」通常是為每一度電提供長期的定額回購價,不少政府規定的年期是20年,反而能夠更好預算和控制20年間的支出,才是「上網電價」的最大優勢。反而,現時中電按投資額計算利潤的管制計劃協議,只要中電加大資產投資,或者燃料價格上升,電價很容易便會超出預算,這就是政府和兩電在現行機制下無法預算未來電價的原因。「上網電價」是一種有效長期鎖定電價的方式,由生產商承擔20年間成本增加的風險。消費者則可擺脫在管制計劃協議下,要為兩電承擔投資風險的不公平狀况。中電在回應提出:「我們投資的設備一般壽命很長,而且屬於不動產,因此承擔的風險重大,所以中電認為回報必須合理而且與風險相稱,才能確保我們可繼續吸引所需的資金,作出投資。」其實中電這番回應亦應該適用於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者。政府應該一視同仁,採納「上網電價」令未來的電力開支可以更合乎預算,不會只厚待兩電,以「淨計量電費」任由電力公司不斷為其他可再生能源投資者製造「搵笨」的藉口。作者是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助理經理(氣候政策與公眾參與)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中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