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泉忠:「十九大」之後的兩岸關係何去何從?

事前備受各方關注的蔡英文「雙十演說」,正如筆者所預料的一樣,在論述涉及兩岸關係方面,嚴守了「三不原則」:一、不觸及「九二共識」及「一個中國」問題;二、不就兩岸關係的定位發表新的論述;三、不就如何打開目前兩岸的「冷和平」僵局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建議。因此,無論是評論家評以「了無新意」,又或者對岸慣性地斥為「在台獨的道路上愈走愈遠」等等,都是意料中事。 其實,「三不」所觸及的內容,均是敏感度高、目前在兩岸之間最沒有共識的部分。因而要處理如此高難度的棘手問題,「雙十演說」無論時間上還是場合上,都不是最佳選擇。 首先,在時間上目前並不存在不可不處理的迫切性。儘管去年「5.20」之後兩岸官方對話已全部停止,加上對岸以「推動文化台獨」及「去中國化」冠於蔡英文頭上,蔡自然感受到一定的壓力。但是,今年尤其是下半年,在舉國上下絕對維穩的最高原則下,大陸一切作為都必須讓路給即將於本月18日登場的「十九大」。在此期間,北京既沒有推出新的對台政策,也沒有任何對台灣「地動山搖」的軍事舉措,蔡英文自然沒有必要在此時就難度最高的兩岸議題發表具實質意義的新論述或新建議。 其次,在兩岸停止對話的時空下,蔡英文也不會單方面

詳情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民進黨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島上的年輕人很高興,因為她承諾改善他們薪金待遇外,還對大陸不卑不亢,看來是日漸親共的藍營以外的可靠選擇。不過蔡總統至今連「九二共識」四個大字都未有提及,提出的新向南政策缺乏遠見,作用成疑,大陸又收緊對台旅遊,似乎綠營就算控制行政及立法兩院,短期無助改善台灣經濟的沉痾。只要中共繼續向藍營縣巿投放好處,幾個藍營人士唱衰蔡政府振興經濟不力,明示暗示親近大陸才有出路,那麼中共先經濟後政治的統戰工作就會再下一城。若果下屆是親共深藍政府上台,經濟進一步融合大陸,商家齊向共產黨讚好,到時台灣人方發覺台灣已走上香港的舊路,無法擺脫中共的陰影,成為大陸的甕中之鱉。台灣作為「亞細亞的孤兒」,自七十年代退出聯合國起,國際地位驟跌,在國際社會失去「完整國家」的身分地位。不過國民黨於島內仍擁有完整主權,加上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台灣人在對岸共產黨的巨大陰影下,總算活得驕傲自在,遠比大陸人早到世界各地做生意,當時不少國家只見台灣人,不見中國人。大陸在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給落後地區搞基建,國人於九十年代至今跑到世界各地做生意。大陸幾十幾百億人民幣「援助」落後國家,向世界各地大灑金錢,人家就認錢不認你台灣人了,這是自然的事。加上台灣科研、化工等工業,始終追不上日本,近年又落後給南韓,無論對先進抑或落後國家,進出台灣的投資吸引力減弱。台灣島內情況亦不見好,逾九成年輕人大學畢業,但平均大學畢業生月薪只有五千多港元,向上流動機會小,而且他們認為在政治上要抵禦赤化,所以自馬英九上台後,台灣年輕人就渴望一個能治癒台灣經濟沉痾,同時不會向大陸叩頭的總統。由於新興的時代力量仍然幼嫩,有台獨背景的民進黨變成唯一選擇,台灣人選出蔡英文為台灣總統。蔡英文上任後未提「九二共識」,對大陸態度不卑不亢,本應值得一讚,但政治不是經濟,不可當飯食。大陸看到當中契機,執着她不承認「九二共識」為話柄,收緊對台旅遊,令本已習慣大陸人蜂擁的旅遊景點頓失支柱,台灣旅遊從業員一下子失去「同胞」荷包的關顧,就怪蔡總統不及早承認「九二共識」。在小巿民眼中,飯碗始終比政治重要,這是「政治的現實」。大陸以蔡總統不承認「九二共識」為契機,讓藍營八個縣巿長訪京尋求「拚觀光,救經濟」,向大陸要求經濟好處。他們會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北京市長王安順及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面子一點也不小。有縣長指「九二共識」不能因政黨輪替而瓦解,希望能夠在和平發展下持續進行文化、貿易等交流;其潛台詞即是在民進黨治下,兩岸難有以上交流。其後有大陸旅行社表明不到綠營縣巿旅遊,在宣傳海報上寫明「九二共識 力促民生」,分明要綠營縣巿旅遊從業員眼紅,要台灣人為飯碗鬼打鬼。藍營今年失落總統寶座,雖然蔡英文民望「斷崖式」下滑,但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若想做下屆總統的話,不能重蹈蔡英文的覆轍,因此國民黨早前通過的新黨綱僅提到「九二共識」而不見「一中各表」,以顯示藍營與大陸一樣承認有關共識,但對於「一個中國」的表述卻留下迴旋的空間。習近平明白洪秀柱的意思,於是准許下月初的「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上演「習洪會」,雖然戲碼比「馬習會」小,但顯示這是蔡總統不能享受的待遇。上次藍營八縣巿長訪京後即收經濟大禮,相信「習洪會」會提到的兩岸和平協議,將包括國共共同的經濟願景,好讓台商埋怨蔡總統不承認「九二共識」連累他們少賺了錢。香港在地理、經濟和政治上,遠比台灣接近大陸,回歸以來,香港經濟與內地密不可分,「港獨」不可能實現外,就算下屆政府屬非建制派,與內地經濟切割無疑等同自殺,所以從現實操作來說,香港沒有內地根本活不下去。現時台灣經濟還不算完全依靠大陸,但台灣經濟持續低迷,藍營若贏得下屆總統選舉,相信為了洗掉蔡朝頹風,經濟上不得不進一步親近大陸,鞏國民黨的政經地位。到時台灣人發現經濟與大陸融為一體,相信已經難以轉身;大陸一向少提的「一中各表」或變成「一中同表」,國共一家親,經濟統戰成功後,政治統戰便容易得多了。 台灣 國民黨 兩岸 民進黨 蔡英文 九二共識

詳情

蔡英文公開信:對「維持現狀」的最新闡釋

蔡英文在民進黨創黨30周年之際,發給黨員一封公開信。信中談到了理想與價值、講到了難題與困境、說到了改變與進步,也提到了責任與承擔。該公開信相當值得關注,尤其在兩岸問題上。在她講堅守有些價值的時候,重在從兩岸關係角度論述:「我們要力抗中國的壓力,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我們要擺脫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形塑一個健康的、正常的經濟關係。」前不久陸委會副主委林正義提到台灣官方使用「中國大陸」而非「中國」顯示出很大善意,而蔡英文此處用「中國」,顯然並非在釋放善意。這裏將台灣與對岸的關係主要從兩方面定性:一是受到壓力,二是過度依賴。從這兩方面出發,可以得出兩岸關係帶有對抗性,並且對台灣而言具有一定風險性。與「抗中遠中」結合的「維持現狀」蔡英文將兩岸關係與外交關係一起談,指出台灣要抗拒中國大陸的壓力,發展對外關係——這可能導致兩岸關係更趨緊張,但她不會因此卻步。她要讓世界看到台灣,讓台灣參與國際事務。另外,她認為現在台灣在經濟上已經過度依賴中國大陸,因此有必要控制與調整這種關係,使其「健康」而「正常」(至於「健康」與「正常」的標準,應由蔡英文政府來確定)。在此信中,蔡英文既然談理想與價值,勢必回歸民進黨傳統意識形態。就理想層面而言,信中其實表達了「擺脫的願望」——擺脫中國大陸的壓力與影響(乃至使台灣成為「世界的台灣」而非「中國的台灣」)。另外,該公開信還有現實層面——在表面上維持兩岸關係現狀的情况下進行調整、限制甚至抗爭。可以認為,這封信對於她的「維持現狀」提供了最新闡釋——那就是與「抗中」、「遠中」相結合的「維持現狀」,而這與馬英九「和中」、「近中」的「維持現狀」更明確地區分開來。對中國大陸發出警告蔡英文的公開信,主要對象是民進黨黨員,因此她需顧及「淺綠」與「深綠」不同的立場、觀點,並藉此機會安撫已經表露不滿情緒的「深綠」——這是她措辭比以往強硬的原因之一。這封信的對象其實也包括台灣民眾,乃至中國大陸政權。蔡英文還想告訴對岸:在台灣參與國際事務方面施加壓力,並不會使她讓步從而接受「九二共識」,相反她會「力抗」,包括以特定方式擴大「台獨」發展空間。而這其實是對中國大陸發出警告。作者是旅加學者、當代中國問題研究者、自由作家文:林原原文載於2016年10月7日《明報》觀點版 台灣 兩岸 中國 蔡英文 九二共識

詳情

蔡英文的「球」 只能是「九二共識」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5.20就職演說發表前,還有整整兩個月時間的3月20日裏,接受了《中國時報》的專訪,說了這段「有含意但不是在現階段具有意義」的建議:「我倒覺得這一段時間,應該是雙方互相展示善意的時間,同時也希望透過相互表達善意,可以累積信賴。」值得提醒的重點是:蔡英文是說「雙方盡量表達善意」,倒是沒有單方面只要求大陸表達善意。北京的反應呢?倒是並不計較彼此要放多少善意。像海協會長陳德銘23日在博鰲就表示:近期大陸方面一直對台灣持續釋放善意,但這是把台灣當自家人,不是另一國人前提下的善意。北京真正在意的焦點,應是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24日所說的:希望聽到的是兩岸關係的性質到底是什麼?陳德銘也說「我不奢望什麼,但我還是盼望能看到什麼」。這是否希望民進黨政府承認「九二共識」、釋放善意?張志軍的回應就說得很明確:大陸的善意已經很清楚,就是對「九二共識」的堅持、對和平發展道路的堅持、對繼續推進兩岸各領域的交流與合作的態度。所以,蔡英文應該是怎麼樣回應?是不是要一起跟進?這就是張志軍所說的「現在這個『球』,是在對方」。北京3個重要考量其實,北京的要求已經不言可喻:就是要蔡英文在5.20時說出對「九二共識」的堅持。陳德銘早先的一句話已透露出北京政策的底牌:「大陸方面不因為台灣政黨更替而改變立場、底線和政策。」從2008年起,兩岸交往的政治基礎,北京就是認定是「九二共識」。所以,沒有理由讓民進黨執政之後,提出不同說法,北京反而可以承受並改弦更張。當然,北京還有另外3個重要考量:一、從去年3月到今年同樣兩會期間,習近平已兩度提出唯有「九二共識」共同堅持,才能使得兩岸和平發展與彼此交往得以持續。這個立場,透過大陸媒體強力的傳播,以及中央到地方積極的學習,大陸上下包括民眾都幾乎堅信,只有「九二共識」,兩岸關係的正面發展才能繼續。如果這個堅信因中共中央的「退讓」而有了轉折,北京將如何對內部心理上受到挫折的民眾,作個合理的交代。二、大陸早年由胡錦濤向美國時任總統布殊表達過,堅信「九二共識」在兩岸之間推動,將達成順利圓滿的結果。而過去8年來所檢驗的成果,也證明了這個推論的合理性。如果北京在此刻突然同意蔡英文以另一個名詞代替「九二共識」,是否會給予美國一個錯誤的信息,認為北京很多的堅持,其實是不會太過於「堅持」。三、有原則就不能喜新厭舊,北京拋棄了「九二共識」,怎麼對老朋友國民黨交代?作者是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文:邵宗海原文載於2016年3月29日《明報》觀點版 九二共識

詳情

去「國立」事件:由「九二共識」說起香港國際角色的褪化

康文署在表演場刊中刪去臺灣學府的「國立」一詞,全城譁然。事件除了說明港府部門的政治審查,其實更可為香港國際地位如何褪色立下註腳。「國立」校名中的「國」,尚不是「臺灣國」但仍無法留低,即是變相連「中華民國」、臺灣統派所堅持的「九二共識」都一併否定。然而諷刺的是,當年破天荒達成的國共九二會談,正是在當時仍然真正自外於國共控制的香港舉行。香港與國共九二會談故事得由當年說起。1949年後兩岸分治,一直敵對。及至1980年代,除著兩岸大局已定,反攻大陸無望,臺灣方面就醞釀重整對陸關係。1991年,國府正式著手與北京溝通,並在翌年10月展開了正式會談;而地點選擇了當時仍在英國治下,作為國共第三方的香港。事實上,香港過去作為兩岸間的中立區一直是雙方互作試探的重要場域。早在1955年,北京就派章士釗(清末革命黨人,與黃興共創華興會,但後來投共)來港與國民黨接觸,試探與臺北和談的可能,惟後來不果;1973年章氏再來港試圖重啟談判,但出師未捷就在香港病逝。後來國府派元老陳立夫試圖回應北京,但又因爆發文革而止。因此九二年的國共會談在香港舉行其實並不意外。但會談最後沒有實質成果。雖然雙方都認同「一個中國」原則,並以統一為終極目標,但何謂此「一個中國」並沒有共識。北京始終堅持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的合法政權,臺北則強調雙方於「一個中國」的認知各有不同,但彼此有各自演繹的空間,並單方面宣布「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為九二香港會談的「共識」。雖然兩岸事實上話不投機,會談最後連雙方同意的文字協議都沒有;且北京歷年來已屢次否認有「各自表述」的空間,但畢竟係雙方正式肯定統一前提的會談,因此就形成日後北京與及臺灣統派所謂的「九二共識」。香港以其英治背景,微妙的在兩岸關係間擔戴獨特角色。所謂「共識」:中共及後的對臺立場與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然而,正因為「九二共識」其實模糊,其對於兩岸政治身份的確認並沒有實質作用。臺灣綠營當然不承認與對岸有任何政治共識,北京亦繼續否認臺北為合法政權,因此其文宣當中,國府總統只能是「臺灣地區領導人」;青天白日紅旗不能在大陸宣示,即使在新聞片段中亦要劃去;「國立」字眼更要全面刪去或加上引號,如此環境於是成就了早前周子瑜事件的背景。本來兩岸爭議,香港自可抽身,但主權移交,政歸北京之後,香港已不再是中立地區。對於臺灣的「國立」名份,港府在政治壓力益發之下,難以不向北方靠攏。終於,當年以第三方成就國共會談的香港,今日其文化部門,卻連一間臺灣學府的正式名銜都容不下。因此,自歷史觀照,康文署「國立」事件說明的不僅是其政治審查,還有香港如何失去了在兩岸間的第三方角色以及自主空間。即使有指政府內部對於如何處理「國立」字眼並沒有一貫指引,然而面對能體察上意,劃走北京敏感詞的前線官吏,港府高層自然不能斥責否定;但若由此宣布港府將緊跟北京路線,嚴守政治正確,勢將衝擊香港一貫信奉的自由作風,恐怕馬上就掀起新一輪的政治危機,於是劉江華面見傳媒只能讀稿快閃。一國兩制之下,北京政治操作與香港社會文化的矛盾,又見一斑。 九二共識 國立爭議

詳情

後九二共識時代來了

幾乎可以篤定的,在不久的將來,「九二共識」這個為了方便特定集團私通而「被創造」、強扣在台灣人民頭上的緊箍咒可以順利的摘下、掃進歷史。日前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在訪美演說中,難得不提朗朗上口、就差沒頒布成為成語的「九二共識」,而以「他們(我們)的憲法」取而代之,試圖為了搭建與即將上任的新政府溝通之平台而改變策略。這一步可以解讀為「善意」,亦不乏帶有「逼迫」新政府的意圖,但無論如何,懂得視情勢不同而改變策略方針,也難怪能夠早早趕跑國民黨自己當家,國民黨近來則是目睹了環境的改變後,黨內仍不乏欲以不變應萬變之流,展現「見了棺材還不掉淚」,反倒爭先恐後爬進去的戲碼。回到王毅的談話,「善意」的部分在於他們很清楚新政府無法接受「九二共識」的立場,準總統蔡英文也不止一次以各種方式回避,因此若是繼續死抱恐怕只是緣木求魚。那該怎麼促進「中國夢」呢?於是他們從蔡英文競選過程中所提及當選後「將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云云找到施力的著力點,那就是北京雖不滿意但可接受,起碼內含「中」、「華」二字的《中華民國憲法》。又怎麼說是一種「逼迫」呢?北京當局乃至「姓黨」的官方喉舌們長期以來慣於將民進黨和台獨畫上等號,如今這個被簡化為台獨的黨拉下了黨中央的友好黨,等於狠狠打了習大大一巴掌,北京當然不會視而不見,因此退而求其次口出「他們的憲法」一番話,試圖營造「我很寬宏大量」的訊息,倘若新政府反彈,他們將能站穩腳步批評台北不願一同為和平做出努力等高調。當然,北京如此作為也有其不得不的理由。在國際上處處碰壁之後,假如兩岸關係不進反退,將對習近平在國內和黨內的聲望大打折扣,所以比起未上任的蔡英文,恐怕更有非守住兩岸關係發展成果不可的壓力。而在兩岸將要邁入後「九二共識」時代的不久未來,新政府如何在捍衛尊嚴和在人民而非財團的立場上與北京交涉,將是新的考題。文:冼翰宇 台灣 九二共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