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民主

七一將近,轉眼又20年。候任特首的組班工作,也接近尾聲。傳媒透露的消息,新政府高層主要來自資深政務官,另加留任的「梁粉」或「西環屬意的人」,意味着林鄭月娥的管治,將很難突破香港社會的困局。因為,過去廿年積累的經濟及政治兩極化矛盾,正是在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的「西環-政務官-西環」管治循環下生成的。 放下政改 主打教育? 循另一個角度觀察,林鄭政綱中忽視政改、主打教育,大概也顯示了她認知上的局限。當政府缺乏民主發展的願景和政策、學校缺乏民主制度和程序,能辦好教育嗎?如果重視理解、知識、倫理價值的教育工作做不好,又如何「營造有利推動政改的社會氣氛和共識」?投放50億元經常開支,又考慮把180億元的財政額外盈餘中「相當部分」撥入「研究基金」,資助大學研究,這些「花錢大計」,是否真正針對本地教育的根本問題?倘若整個社會都缺乏民主素養和行事習慣,由政府到學校都未能建立民主的制度和辦事程序,如何保證數以億計的金錢投入用得其所——改善學校教學的成效,解決香港教育長期積累的問題? 歸根究柢,教育是為了「讓學習發生」。讓學習真正發生,最好的方法是因材施教,前提是教育工作者必須理解每個學習者的需要、興趣

詳情

課室中的選擇題

近年在社會出現對立與分化,往往成為通識科的題目,亦是通識課堂的重點討論議題。例如,早年便曾有公開試題問及考生就發展大型基建,要求他們論證「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還是個人利益」;也有題目問到「就中國目前的發展而言,經濟發展應優先於環境保護」。通識科一直強調的便是以這些看似分歧明顯的社會議題,利用其爭議性,訓練學生以不同角度提出論證,最終期望他們建立自己的價值判斷。但到底,這樣的價值判斷是一個怎樣的建立過程? 就以困擾社會多年的住屋問題為例,近年政府或發展商頻頻強調這是因香港土地不足,所以必要用盡一切手段找地。他們質疑「郊野公園是否神聖不可侵犯」,認為只要開發部分「生態價值較低」的郊野地方,對解決住屋問題將收立竿見影之效,但此設想引來不少環保人士的反對。這便是一個絕佳的「通識」議題,老師在設計課堂時,可以不同持份者的角度,包括政府、環保人士、普羅大眾、發展商等的利益轇轕,引導同學探討各人就社會發展的價值分歧;同學在學習此議題時,亦能跨單元地應用「可持續發展」、「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等相關重要概念。 正反對立 老師在設計課堂或擬題時喜以「滿足住屋需求優先,還是環境保護重要」這樣的二元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