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關注組:同病相憐之外——教師讀《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

區家麟的《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指出記者面對的新聞審查方式是「結構性的」,不能完全歸咎於「自我審查」。 我們作為新聞受眾,是否可以完全處於「局外」對現況作出批評、同情記者?「書腰」寫道: 「這不是傳媒行業獨力面對的事, 而是我們處身時代的斷崖中, 每個香港人似曾相識的掙扎故事。」 作者提到教育界也可能面對類似審查「陰影」: 「舉凡權貴意圖操控專業,但礙於價值共識不便赤裸裸出手,轉而透過機構內部運作發揮影響力者……例如老師教學常以『中立』自居,談公共事務,強調要舉出正反意見,「強力平衡」而可能忽略真實。」(P. 277) 除此之外,前線同工可能還會面對以下「陰影」: 一、教師行政工作繁忙,不僅沒有時間與學生作人本交流,更沒有反思教育制度的空間(更遑論參與諮詢、試圖糾正政策方向) 二、政府透過限定用途的撥款、提倡一些主旋律,控制教師的工作及思想方向。公開試及比賽成績與仕途關係最大,教師會否為了達到目標,過份催谷學生、忽視他們的情緒問題? 三、學校如何看待 盲從指令、喜歡以理駁斥有問題決策的教師?在合約制盛行之下,學校以「續約」手段防止教師疏懶,還是確保新入職教師有著絕對的忠

詳情

陳韜文:結構性新聞審查的陰影

同事區家麟博士把他的博士論文改寫成書──《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註)剛剛出版,筆者有幸先睹。由於書的主題跟我一向關注的新聞自由問題有關,而且有新的見地,故以書介的形式在此加以說明一下相關發現。 從自我審查到結構性審查 中共設有意識形態控制和宣傳部門,對傳媒發出指示,規定宣傳口徑,禁止政治敏感話題,結果出來的媒介內容都是消毒過的,沒有異聲反調。這種新聞審查很容易確定,因為當中的管控是明刀明槍的、中央化的、有迹可尋的。相對之下,香港的權力結構正在轉變,而新聞制度也處於拉扯的過渡狀態,新聞審查並沒有中國大陸的明晰可見。 雖然如此,但香港還是有多位學者對新聞審查先後加以研究。綜合來說,自我審查大概是指傳媒為了討好權力中心或因為害怕利益受損而放棄新聞專業的守則及判斷,進而忽略、淡化、扭曲或屏蔽權力中心或許認為敏感的信息。研究自我審查的難處在於審查的行為難於獲得當事人的確認,很多時候要透過案例對比、邏輯推論、環境旁證等方式來考察。 區家麟一書的研究從自我審查的觀點出發,但不以此為滿足,他一方面要追溯自我審查的結構性根源,同時也把自我審查的概念擴寬為新聞審查,並把焦點從新聞工作者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