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須把握「特朗普機遇」

元宵節前,特朗普在與習近平的通電話中為中美關係拆彈,明確堅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這一結果相信是大多數國家樂見的,因為這不僅有利於中美兩國關係步入良性軌道,更意味着亞太地區整個戰略環境開始扭轉。 近幾年來,隨着美國「重返亞太」的腳步,地區矛盾進入突顯期,包括南海、釣魚島、朝核、薩德系統等問題此起彼伏。究其根源,一方面在於美國自身在亞太的戰略考量,另一方面也來自於亞洲國家對中國崛起的疑慮。 然而,在整個「亞太再平衡」的過程中,亞洲國家發現美國不是理想中的那個中間人,中國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美國則發現中國的便宜並不好佔。一種希望轉變的內在呼聲在亞太地區逐漸佔據上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成為這一轉變的直接推動力,以至亞洲許多國家還沒做好迎接轉變的準備就邁進了新局面。 不少評論認為特朗普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主張「美國優先」的保護主義以及在全球戰略收縮的考慮,是老天賜給中國的機遇。筆者認為,這同樣是給了美國甚至亞太每一個國家的一個大機遇。 首先,TPP和「亞太再平衡」都是基於遏制、圍堵中國的零和思維,是冷戰思維的延續,早已不適應當今世界的發展變化。儘管特朗普未必會完全拋棄這一戰略

詳情

亞洲民族主義旺盛 和平發展不樂觀

宮崎駿的名作《風之谷》雖已上映30多年,仍歷久不衰,早前在北海道更有人仿製動畫的滑翔機翱翔天空。然而,動畫更重要的反戰信息,又能否同樣備受後人重視?右翼和日本政治關係密切筆者剛從日本回港,留意到本地傳媒頗為關注第三屆安倍內閣的第二次改組。尤以新的防衛大臣、自民黨的稻田朋美廣受討論,其鷹派立場甚至使她早於2011年被南韓當局禁止入境。然而,說新內閣「更為右傾」未免誇大其詞。事實上,未改組的內閣亦不見得「較左」。只要一覽兩大日本右翼組織「日本會議」及「神道政治聯盟」的國會議員懇談會(下作懇談會)名單,足證新內閣不過是一貫安倍的作風。留任的閣僚只有國土交通大臣石井啟一完全沒有參與上述兩個團體,新任的閣僚則無一倖免。安倍雖一如早前執政黨在參議院選舉大勝後的口脗,強調政府以經濟為先,但仍表示有修憲的想法,野心一目了然。倒是較早前成為新任東京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多數人都聚焦她以獨立身分參選和她的競選綱領,但是這名日本首任女防衛大臣,其實與稻田一樣,都與右翼組織有聯繫。稻田分別是兩大組織懇談會的會員,小池則是日本會議懇談會的副會長之一。此外,雖然今次小池非以自民黨黨員身分參選,但當地電視的政治節目在得悉她獲勝後,紛紛邀請專家分析她與自民黨今後的關係,而該政黨亦決定不對其給予「除名」處分,代表坐享不少權力的東京都知事將與政府有很大的合作空間(順帶一提,與東京都知事選舉同時進行的東京都議會議員補選,自民黨勝出全部4個議席)。可見,這次投票率達59.73%的知事選舉,反映很多國民並不介意支持右傾的政治人物,其道理與執政黨在參議院選舉結果理想如出一轍:日本人以國內問題為先,至於地緣政治對國家的長遠影響,就看得相對次要。著名日本前外交官孫崎享,早在2011年出版的《日本的國境問題:釣魚台、獨島、北方四島》就指,日本社會日漸右傾,令與近鄰諸國對立淪為「正論」,謀求合作卻被視為「軟弱」。民族主義旺盛,令國家容易錯判形勢,在分辨外交問題的大小時,失去應有的理性。早前日方發表的《防衛白皮書》重申日方稱的尖閣諸島和竹島的主權,不顧中國和南韓的抗議,就是一個明顯的印證。政治家借民族主義渾水摸魚平心而論,有意煽動領土問題和國民情緒以加強自己勢力,或轉移國內視線的亞洲政治家,絕不限於日本。不過,這些舉動並非毫無代價。亞洲的歷史和領土問題本就十分敏感,現在民情洶湧,政權為了避免自己在國內成為眾矢之的,表態難以溫和,變相縮窄了國家之間求同存異的空間。就以釣魚台問題為例,多年來都有中國民眾不滿解放軍的舉動未夠強硬。反之,如越南餐廳張貼告示「不賣東西給中國人」,卻換來國內掌聲。上月南海仲裁後,不少人專注對南海局勢揆理度勢。但是,中國與鄰國的領土爭議,其實還有東海及西邊與印度毗鄰的地區。加上中韓近日就美軍將設立的薩德系統之分歧,和北韓難以預測的行為,亞洲埋下的地雷之多,稍為處理不慎,後果將不堪設想。可是,在這種緊張的局勢下,亞洲的民族主義卻是有增無減。如此盲目「愛國」的氛圍,各國鴿派實在難有作為,亞洲的和平發展誠不樂觀。原文載於2016年8月11日《明報》觀點版 日本 中國 南海 菲律賓 南海仲裁 亞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