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港人意識板塊轉移

青年抗爭者入獄,海外反應頗一致,彭定康表揚學子,《紐時》評論更建議提名和平獎。但香港意識板塊大飄移,頗多建制精英以及一般市民,不認同違法達義,犯法就要坐監,天經地義。竅妙之處在於,以前有關人權法治的判斷,香港與海外相近相通;近年香港「常識」,開始移向中國大陸。常識者,大眾視為理所當然。兒女要孝順父母,聽教聽話。但中國的常識,不是歐美常識,鬼仔長大,對父母的關懷,是每年一份感恩節禮物。香港意識異變,妙論多的是:法官要愛國;認為中央破壞一國兩制者,大可移民;發起佔中的教授,不應留在大學誤人子弟;批判政權、反對一黨專政的言論,危害社會穩定;共產黨是中國主體的呈現,愛國愛黨,二而為一,順理成章;約束新聞言論自由,以確保社會和諧以及國家安全,理所當然……這些妙論說多了、順耳了,就有可能變成常識。有朝一日,香港大眾的常識移向大陸,疏遠海外的普世價值,人心回歸就可以順利完成。在一九九六年,有幾個中大學生,每年對住鏡頭,談回歸前後的感受。他們九六年入學,跨過九七,九八年畢業,每年做一個影像紀錄,短片最後還得了個小小的獎項。相隔二十年,我們月前再相聚重溫,赫然發現,當年中大學生自由表達的觀點,今天已是禁忌。其中有個受訪者,如今在特區政府任高職。大家笑言,若片段曝光,這位公務員一定無運行,無級升。香港意識板塊的移動,局中人不自覺,局外人就看得清楚。[馬傑偉]PNS_WEB_TC/20170831/s00192/text/1504115039246pentoy

詳情

許寶強:離棄「人心」的「回歸」

回首廿年,一個最容易被觀察到的結論是——「人心未回歸」。所謂「人心未回歸」,大概是指香港的民眾迄今仍不願意認同中國。這種建基於國族認同的框架,並已逐漸成為公共論述的常識的說法,我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繼續討論。然而,當中的兩個關鍵詞——「人心」與「回歸」——卻不妨拿來借題發揮,從一種更根本的視野盤點過去、思考未來。 「人心」相對的,是「獸性」。人跟其他動物最不同之處,是除了吃喝拉睡、勞動玩樂,還關注物質生活以外的事情、超越本能的倫理價值。循此思路,「人心未回歸」可作兩種截然相反的解讀:一是人類的動物本能不斷膨脹,令「人性」無法回歸「宿主」;另一則是人類抗拒完全回歸「獸性」,守護「人心」。 「反政治化」的葫蘆賣「經濟化」的藥 近年在香港公共論述中最常見的污名,大概是「政治化」。任何關乎民眾日常生活的領域,例如教育、醫療、飲食、文化藝術,只要扣上「政治化」這詞,都很容易變得「可疑」,甚或需要敬而遠之。在公共討論中使用「政治化」批評或攻擊他人的,主要是親中港政權的建制力量。然而,在這些論述中,「政治化」具體是指什麼,卻並不了然。 在香港的當代語境中,「政治化」一般都帶負面的含意,經常與「搞亂香港」

詳情

本土研究社:憲政與融合:中港關係面對怎樣的處境?

主權移交20年,習近平演講闡述治港政策,儘管叫港人「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國家」,但下一個5年注定不會風平浪靜,尤其是憲制與經濟社會上的中港關係形勢,將會是中港角力的兩大主要範疇。 基本法的話語權之爭 「回歸」20年,香港愈來愈感受到一種「主權的重壓」。前途談判期間,中央許諾國防與外交這些「主權」事務歸中央,「治權」則屬香港人所有,即是所謂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案。但如今「主權」的意涵早已重新定義和不斷延展,範疇進逼至種種「治權」之上,甚至重申舊日的原意都變成「另類解釋」或「錯誤理解」。因此,中央首要任務就是訴諸憲制,奪取憲法與《基本法》的話語權。 比起5年前胡錦濤訪港隻字不提憲法,習近平這次的發言特別強調「憲法」,明言憲法是特區制度的法律淵源,憲法加基本法才是香港的憲制基礎(注意憲法在前),更稱「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與此同時,中國外交官又隔空單方面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失效,只是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以此警告外部勢力不可干涉香港事務。 這兩件事並置發生,政治意義非常明顯,就是切割中英聯合聲明在國際協議上的法律拘束力,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