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琪:抗衡領展 藉社區組織重寫真正生活

早前《明報》報道指,領展拆售青衣長康商場,新業主的電梯工程將封閉普通科門診和母嬰健康院出入口,該單位正好6月底租約到期。據悉,兩租戶均於6月中才得知工程會圍封其出入口,業主也未告知通道後備方案及實際完工時間。消息一出,「變相逼遷」的質疑聲不絕於耳。 老店、小店被逼走,公共空間被翻新為千篇一律的「城市巨獸」。近年領展算盤打得響亮,外判街市管理、將商場拆售,社福機構也不能倖免。當年政府一個「套現」,全港逾200萬人的生活從此被「出售」,現在看病都要問「何地有方」。居民痛批領展,舊屋邨人情味成了口口相傳的詩;也有人認為,上市公司只顧利益,無可厚非。獨立店舖、社福醫療機構「被領展」,真的是自由市場運作而政府不應插手嗎?我們可以怎樣做,才能奪回被出售的生活? 偽自由市場 政府責無旁貸 常謂老店小店關門,是自由市場規律所致,政府不應干預。不過,正如政治哲學家Michael Sandel指出,「市場不該被管束」的辯護通常有二:市場增進社會福祉,以及市場尊重個人選擇自由。顯然,居民生活「領展化」,一來沒有增進社區福祉,反令居民承受騰飛物價,逼走社福醫療機構;二來,「領展化」商場街市從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環

詳情

柳臣:念舊是因為要向前走

日前拜讀陳紹銘的文章〈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發覺其論點有誤,遂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總有多少念舊癮,分手的情人、生疏的舊友。已經失去無法回頭的事,總是回味無窮,覺得以前總比現在好。 回憶都是經過美化的產物,那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英治時期的政治手腕、就連填鴨式教育都有人吹捧。 過去真好,說穿了不過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改變是種選擇,如果過去真的比較好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 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很好嗎?是很好的話,你不妨關掉冷氣,丟掉智能電話天天出海捕魚去。 我們都不會選擇回到過去,或許偶爾唏噓一下,然後繼續活在現在。 領匯(現在好像改了叫領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 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 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 說笑的吧?你真的希望生活在這種地方嗎?現實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