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師實行人權教育的經歷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我在主要錄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學校任教。起初看見同事們以極嚴厲的態度對待學生(例如個別同學犯錯會帶來全班罰企的後果,課堂中有很多限制,學生只可安靜坐好否則會換來喝罵等),我很有疑問。當時我初出茅蘆、年少氣盛,認為同事這樣做是不對的,不論學生如何頑劣,也應該尊重他們。我沒有聽取同事的建議,沒有嚴厲地管好秩序,結果學生們認為我「好欺負」甚至「怕了他們」,秩序每況愈下。 後來我明白,我犯的錯誤在於認為「嚴厲管教必然不尊重」,而且沒有認真糾正學生對我的不尊重。我看到同事的嚴厲其實只是表象。他們的喝罵,目的不是濫用權威及發洩,而是確保班中學生不會受頑劣學生影響學習,盡快營造良好學習氣氛、保護受欺凌學生。他們在課堂內外花了不少功夫與學生建立關係,罵完後更要花時間講道理、「氹番」。他們要教導學生尊重是相向的。當師生關係建立好後,教師可進行較自由的教學活動,但會強調行使自由須遵守合理限制。 「因材施教」不只適用於教授學科,也適用於教他們「做人道理」。教師必須先理解學生的想法,不能一廂情願以為「給予自由」就是成功的人權教育。學生在較惡劣的成長環境中,很可能抱著一種自我防衛的價值觀,也可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