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揭示人權侵害而受牢獄之災的曼寧

「喂!你有冇聽過曼寧嘅故事?」 「萬寧?你講緊藥房呀?」 「唔係!希望揭示美軍侵害人權真相而被判入獄的曼寧。」 在不少國家,洩漏國家機密文件是可足以構成刑事罪行的。的確,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下,洩漏國家機密文件或對社會整體構成危險,但若果文件內容是記載著政府濫用權力,以及剝削人權的罪行與記錄,而你又是手握文件的人,你會如何決擇? 為人所熟悉的斯諾登Edward Snowden面對嚴重侵犯市民私隱的稜鏡計劃,就選擇公開(公開甚麼?);而作出此選擇,成為吹哨人(Whistle-blower)的,不止他一人。 曼寧(Chelsea Manning)曾入伍美國軍隊,深入伊拉克戰地服役,擔任情報分析軍官;因此,她接觸到多份紀錄,知悉美軍在伊拉克侵犯人權的狀況:包括在未按排審訊下就把涉嫌違法者監禁。她是個愛國而富正義感的人,當看到這些紀錄,在公義與對愛國之間掙扎 – 最後,她還是決定,將這些機密文件讓「維機解密」公之於大眾眼前。[4] 這一個決定,卻換來近半生的牢獄之災的判決 — 一般來說,洩漏政府機密文件可能只會被判罰入獄一至兩年,可是曼寧卻被判罰入獄三十五年![1] 而其

詳情

郊野公園與人權的關係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每逢假日,不論你是去西貢、大嶼山、北區 ——還是只是想簡單地上城門水塘走走,前往目的地的交通工具,總是大排長龍 ——光是等車等船,已用上好一段時間。 近年,郊遊再次於香港流行。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數字,2016年使用郊野公園的人數達1,300萬人次;有朋友戲言,長假期時部份郊野公園營地「迫過難民營」;或者部份郊遊徑「旺過旺角」。然而,即使是「迫過難民營」和「旺過旺角」,不少香港人仍珍惜能有時間前往郊外,親近大自然,抖一抖氣的機會。 休息和閑睱的權利是《世界人權宣言》所列其中一項基本權利 (第24條);而休息和閑睱,往往亦需要空間。雖然香港適用的人權公約未有就閒暇用的公共空間的規定提出明確標準,不過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定義,公共空間應為能讓所有人(不論性別、種族、國籍、經濟社會地位、年齡等)能使用,包括廣場、公園等;而聯合國青年特使(UN Youth Envoy) Ahmad Alhendawi 亦於2014年的會議上表示:「(享有) 公共空間乃人權。」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就訂立了數

詳情

為人權奮鬥

於世界各個角落,總不難看到人權捍衛者的身影——有人可能為了捍衛表達自由、爭取平等權利、宗教自由、經濟權利或適足住屋權利等而發聲和行動;他們往往不止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一個更平等更美好的世界而奮鬥。 然而,當這些人權捍衛者為人權奮鬥,卻往往是雞蛋鬥高牆的狀況 – 他們面對的,可能是政權,也可能是財團,也可能是武裝團體;於是,他們往往冒著極大的風險。他們只因為勇於為他人挺身而出,遭到騷擾、酷刑、監禁甚至殺害。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的‘Human rights defenders under threat – a shrinking space for civil society’ ,於2016年有281名人權捍衛者遭殺害,主要發生於美洲 (75%)。 在香港等等很多大家認為很「進步」的地區,人權捍衛者不一定遭受硬橋硬馬的死亡威脅,但當權者往往亦用其他種種方法,企圖令人權捍衛者噤聲;包括抹黑等手段,將人權捍衛者描述成罪犯、恐怖分子、叛國者、貪污者,甚至「外國間諜」。接著攻擊行為更進一步——抹黑名譽、拘禁、甚至暴力壓制異議。 國際特赦組織亦發現,近年多國政府均使用或訂立具限制

詳情

被釋放,不是完結

近日,尼日利亞政府表示,有82名被擄走的女生獲得釋放;尼日利亞總統亦感謝瑞士政府和國際紅十字會等從中斡旋。 適值,最近自己的facebook 回顧,提醒著自己,三年前也參與了  #BringBackOurGirls的相片行動。 三年前發生了甚麼事呢?2014年4月,於尼日利亞傳來震驚全球的消息:276名於該國奇博克鎮(Chibok)公立學校就讀的女學生被當地極端武裝組織博科聖地擄走。博科聖地英文為Boko Haram,以其組織發源地(尼日利亞東北部地區)語言,其名稱的大意為「西方教育是褻瀆」,並認為女孩不應上學,應該要嫁人;該組織稱不滿尼日利亞「西化」,自2009年起發動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當中包括針對基督徒及學生的殺戮及擄劫。 女學生和婦女被擄走,平民被殺害,當中的罪魁禍首,固然是博科聖地;然而,應當保障人民生存、宗教自由、教育等權利的尼日利亞政府,其實都責無旁貸。據報,博科聖地於擄走女學生前四個多小時曾向當局作出預警,但當局卻未有採取任何防範措施。[1]當年,香港亦有團體前往尼日利亞領事館請願,要求當局致力營救,保障當地人權[2]。 三年後的今天,尼日利亞政府在協助下爭取到部份學生

詳情

薯片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暗黑

筆者很多朋友都喜歡吃薯片,還有雪糕;不論是讀書、上莊、出來工作、抑或工餘活動,總之一有人建議吃薯片和雪糕,馬上就充滿快樂的空氣。 然而,部份令人歡樂的薯片和雪糕,還有一些我們理所當然用著的日用品背後,包含著印尼棕櫚種植園工人,甚至童工的血淚。 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年底發佈《棕櫚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揭露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商豐益國際(Wilmar)在印尼的棕櫚種植園種種侵犯勞工權利的行為;報告指出,包括FAMSA、ADM、高露潔棕欖、家樂氏、雀巢、寶潔、利潔時、聯合利華等9大國際公司亦有向豐益國際採購棕櫚油進行生產,而涉及的品牌包括港人熟悉的品客薯片、Ben and Jerrys 雪糕,Kitkat 朱古力、潘婷洗頭水、高露潔牙膏等。 報告訪問了120名在豐益國際旗下或其供應商的棕櫚種植園工作的工人,發現一系列人權侵犯現象;例如女工被迫在工資低於最低標準的情況下長時間工作,在某些極端的案例中,她們每天只能掙到2.5美元,即便如此,她們還面臨著工資被扣的威脅,而且工作毫無保障,沒有退休金或醫療保險;而即使歐盟已禁止,但園內仍然使用劇毒化學劑百草枯,危害工人安全。 而園

詳情

一帶一路國家烏茲別克 某方面實力不遜於中國……

「喂,烏茲別克響邊架?」朋友A問。 「我諗……應該響地球啩……。」朋友I道。 以上當然只是設計對白,然而身邊的確很多朋友不太認識烏茲別克——烏茲別克位於中亞,亦是現任特首常提及「一帶一路」發展政策中包括的國家。別以為位於中亞即很落後,其實烏茲別克在某方面的實力,不遜中國。 哪方面?就是打壓及監控人權捍衛者的表達自由。 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公佈名為《天涯海角,都能監控你》 (‘We Will Find You, Anywhere’ )報告,詳盡紀錄烏茲別克政府監控記者、人權捍衛者及其家屬的郵遞、電話及互聯網通訊。除了監控以外,報告亦指當局使用從監控獲得的資料,騷擾及迫害人權捍衛者,例如對他們作出檢控,甚至有不明人士放火焚燒他們的住所,藉此燒毀他們所持有政府過失的文件及證據。 即使流亡海外,烏茲別克政府對他們的監控和滋擾亦未有停止。身處瑞典的人權捍衛者Dilshod指出,她若果致電回國與親友通話,所有內容均會被烏茲別克當局紀錄下來。然而,這些仍身在烏茲別克的親友便會遭到當局問話,甚至被當局威脅透露流亡海外的人權捍衛者下落。 烏茲別克當局入侵人權捍衛者的電郵及電腦系統,近乎成為恆常手段。流亡德國

詳情

政府對市民的保障

2017年3月19日,台北一所非政府組織文山社區大學學程經理李明哲在自澳門越過拱北口岸前往中國珠海時失蹤,音訊全無。失蹤10天後 (3月29日),國台辦(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發言人馬曉光正式確認他遭到拘留,並表示李明哲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接受調查。但拒絕透露其拘留地點;本週李明哲妻子決定動身前往北京探視丈夫,卻於登機前被告知其「台胞證」已被當局取消。 李明哲的「被失蹤」對香港人來說似曾相識;前年(2015年10月),銅鑼灣書店的林榮基亦是於香港過關前往中國時被帶走,及後音訊全無;其妻於11月5日報警後,稱收到其報平安電話;數月後,中國傳媒播放其「認罪」片段;林榮基去年6月回港取訂書記錄時,決定不回中國並召開記者會,披露他失蹤期間被迫簽紙放棄聯絡家人及聘請律師,及被迫於拍攝認罪片段。 將出版書籍及進行人權教育的人士拘捕,而且於未有進行任何公開審訊時便剝奪其與外界聯絡的權利及人身自由的行為本身是嚴重侵害人權,而進行這種無視人權行為的國家政府當然要予以讉責;但除此以外,當事人的所屬政府(即香港和台灣政府) 亦有保障市民人權的責任,他們有否盡力交涉,保障其公民人身安全,以及確保其

詳情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嗎?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 (Amos Yee) 早前獲美國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護,雖然隨即迎來美國政府當局的上訴,令他是否能成功獲得庇護添上不確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稱香港可以參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論言猶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卻因為發表意見而要申請政治庇護,令人憂慮,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達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於早年被稱為「亞洲四小龍」,其城市發展度和規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將兩者比較;誠然,新加坡政府於保障市民適足住屋權等方面或許比香港政府稍勝一籌,然而,對於表達自由,新加坡政府卻重重設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圖傷害宗教感情」等八項控罪只是一個比較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以不同法例起訴異見人士,已屢見不鮮;早年,新加坡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因多次批評執政人民行動黨而被控誹謗;2006年他因為從事「無准證演講」而被罰款,後來因難以繳款而面臨入獄。 對異見者以不同方式入罪 2014年,博客鄞義林(Roy Ngerng)於發表《你的公積金款項去了哪裡?城市豐收教會審訊的啟示》一文,批評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分析大部分長者退休後未能維持中等

詳情

沒有夢想的香港人?

近日,一位地產財團的主席都慨嘆香港「已變質」,「只係炒樓、整高啲(樓宇),或者賺多啲」;身邊不少朋友都失笑:因為令他們感到最生活迫人的,正正就是一個「樓」字。 適足住屋權是人的基本權利之一,《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11條要求締約國保國民的基本生存權利,亦有特別點明「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但何謂適足的住房?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第四號一般性意見:適足住屋權》就指出,適足住屋權本身,不只是有瓦遮頭,還包括尊重尊嚴、生計、兼顧居民生活方式、社區網絡、文化身分表達、免遭迫遷、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獲取資訊和參與公共決策權。[1] 香港人的適足住屋權又如何呢?首先,香港樓價高企屬世界馳名;根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 公布《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於2016年,香港的樓價入息比率(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為18.1倍,即一個家庭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可置業;這個比率屬全球之冠;而香港已是第7年蟬聯此「寶座」。 而聯合國經社文委員會亦在2014年審議結論中:「委員會感到關切是,香港在提供價格為居民可負擔的適足住屋方面投資不足,導致較高比例的人口生活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