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不要仁治變人治

每當有人跟我說,中國人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我聽了總是覺得有點不自在。是否說中國人認為法律可以隨着人際關係左扭右轉、因人而異?如果是的話,為何中國人對法治思想如此薄弱?法律有否酌情處理這回事?當然有,但是酌情處理也須具一些令人信服的基本原則。 假如一位年紀老邁的拾荒者被控違法,法官可能從輕發落,甚至不要求被告支付堂費,這是法官有仁義之心所致,很多人會認為這並不違反法律原則。但同樣情况可否套用於最近宣誓事件的被告?在這類案件,豁免被告須負上堂費責任是否可算是行仁施義,相信很多人都會有不同的看法。法庭要求敗訴者支付堂費並非要懲罰他們,而是要求他們負上法律上應有的責任。要求法庭偏離這責任必須具有力及符合公義的理據;例如官司由勝訴者所引起,又或勝訴者在整件事上有不符合公義或浪費時間之行為,也須為堂費負上某些責任。儘管如此,在這些案例中,完全豁免敗訴者支付堂費之例子可說是絕無僅有。 社會上有人認為喪失議員資格的被告乃受「政治迫害」,法庭漠視選民意願,所以不應或不需負上支付堂費的責任。「政治迫害」之說是指政府利用法律,在政治上打擊異見分子。首先,事件起因不在政府,候任議員的行為乃經深思熟慮後才作

詳情

曾志豪:就是害怕大陸的法律

為什麼有深圳灣例子在前,仍然有人反對西九高鐵一地兩檢? 答案很簡單,深圳灣是香港擴權,西九高鐵是香港削權。一個加數,一個減數。香港執法人員在深圳灣自律,不代表大陸執法人員在西九高鐵也同樣會克制。 這絕對是信心問題,即使這個安排在「割地放權」的操作下「真的」符合了《基本法》,也不能解決香港人的信心問題。 另一個問題,便是香港法律比起大陸的法律更文明。 政府不停列舉英國法國的一地兩檢例子,但首先,這些國家的執法人員只享有清關和處理出入境的權力,而不像西九高鐵把其口岸區整個地區變成大陸司法管轄區。 第二,人家法律體系相近,至少英國人不會擔心過了法國境內能否上facebook的問題。 而香港和中國大陸,一個是普通法體系,一個是行大陸法。這還只是表面制度的差異,實際上就是「法治」和「人治」的分野,是小熊維尼能否「生存」的分野。 這個分野一直都以深圳河作區隔。今天的安排,像把深圳河突然劃到在香港的西九家門口,僅有的自由少了一塊肉,叫香港人如何不擔心? 《基本法》第20條變成了「香港用基本法授權自己違反基本法」。 一切關鍵在於基本法第18條,規定了全國法律不適用於香港。 政府卻很古怪,引用了基本法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