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我們的明天便是這樣

司徒華患了癌症,他們說:「你癌症上腦了!」袁國強有腸患,他們說:「希望你有腸癌!」蔡若蓮的長子去世了,他們說:「恭喜!」什麼時候我們的年輕人變得這樣惡毒,充滿着這麼多仇恨?有人解說,他們不一定是民主派,但事實是一向勇於搶佔道德最高地,絲毫不會放過任何機會譴責他人的民主派領袖,每遇上這些事件卻哼也不哼一聲;便是避無可避,迫不得已要批評,也總是要多加一句:「噢!大家要想想背後有什麼原因!」意思是說,怎樣的無良,如何的令人齒冷,也是社會的錯、別人的錯,值得原諒。抱歉,有些事情錯的便是錯。大家談的不是政治,只是一些基本倫常道德、做人的基本素質,所以不要拿政治來開脫。又有人解說,因為對方邪惡,因為對方做盡壞事。抱歉,這也不是理由;他人犯罪與你何干?為何你也要犯罪?正正是因為對方做得不對,所以你才更要表現你的人格、你的氣量、你的風骨。政治不應是鬥骯髒、鬥狠毒、鬥沒人性;政治是要顯示自己的價值觀乃值得他人認同和敬重。又有人解說,年輕人只是一時氣憤。抱歉,這更不是理由。今天你詛咒他人,落井下石,他朝得勢,當真由你當家作主時,那還得了?民主暴政便是由此而來。也不能說這是「言論自由」,胡適說得好:「包容是自由的基礎,有包容大家才可以享受自由。」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不配享有自由;因為自由只會是他們做錯事的擋箭牌。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我嫌他們詛咒我還不夠嗎?我還沒有受夠侮辱嗎?我只可以說,著名政治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曾說過:「邪惡要獲得勝利,只需好人袖手旁觀。」正正是沉默而袖手旁觀的人實在太多了,再不站起來發聲,我們的明天便是這樣。[湯家驊]PNS_WEB_TC/20170915/s00202/text/1505411953069pentoy

詳情

趙崇基:以恨滅恨

對着別人的喪事幸災樂禍,當然是涼薄,更何况兩者看似非親非故。幸災樂禍,必然建立在仇恨,如果真的是學生所為,一邊是學生,一邊是教育局高官,責備過後,是否也可以想想,仇恨從何而來? 經歷了幾年的撕裂,大家已經習慣了仇恨,光是兩種顏色,就可以是仇恨的根源。不用說佔中時,旺角街頭藍黃對峙時那種兇神惡煞、咬牙切齒,即使是朋友,只為政治立場,也可以反目成仇。更別說政府與年輕人,經歷了國教與雨傘運動,兩者之間,早已築起一道無法修補的鴻溝。 那些年輕人的仇恨何來?不去解決仇恨根源,只用仇恨來殲滅仇恨,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以暴易暴。 掛標語的,如果是犯了校規,交給學校處理,或者輿論譴責,沒有問題。如果在還沒有充分證據下,動用到政府官員,用公權力齊聲指摘,出動立場鮮明的政治團體,齊齊操到大學校園跟學生對罵,甚至將閉路電視畫面交給傳媒,搞集體杯葛,即使這不是批鬥,也只會製造更多的仇恨。這是大學,在批鬥與教化之間,稍有良心的校長,相信不難選擇。 只不過,今日香港,被那些有心人播下的仇恨的種子,早已遍地開花。只要立場有異,什麼事情,都可以變成一場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了。 還有,如果涼薄可以成為限制言論自由的借口

詳情

馬傑偉:深耕仇恨

看來,仇恨已扎根香港。歧視、白鴿眼、狗眼看人低、憎人富貴厭人貧,這種種,香港人早已習以為常。商業社會,認錢唔認人。八十年代,港人歧視大陸人、無視少數族裔,當佢哋隱形。到今天,黃絲藍絲、大陸人本地族、成人與青年,互相敵視,仇恨浮面浸到眼眉;火遮眼,噏得就噏。梁振英上任之初,仇恨如潮水,世代之爭、親中泛民互片,口水戰居多;及至二○一四年,仇恨升級,暴力滋生,尤其在旺角佔領區,字頭黨動武揮拳。及後旺角騷亂,鳴槍之後磚頭橫飛。網絡仇恨更赤裸,╳你老母只是「常餐」,咒罵祖宗十八代亦只是「例牌」,人肉搜尋起底再恐嚇,常有發生。常言道,消滅仇恨於芽苗,可惜事到如今,時機已過,仇恨深耕,根莖已鑽進群族的血脈;仇恨不是表面的情緒反應,而是人格的組成部分。仇恨與憤怒是香港新世代的胎記。恨一個人,一想起對方,就想起具體的惡言毒語;想起仇家,馬上就想起他的歪思與謬論。集體仇恨,可以比個人恩怨強大十倍百倍,因為同仇敵愾,「戰友」一唱一和,仇恨升級,提升到一個極端,他者變成妖魔,脫離常理,進入無情狀態。對方不是人,沒有作為父母或兒女的人情與人性,只是一個泄憤的標靶。咒罵一個沒人性的敵人,可以盡情踐踏,毒舌吐焰,張牙舞爪。如是者,在對手眼中,仇恨者也化成妖魔。栽種仇恨,每有魔頭撒種;然後,仇恨發芽,毒藤自有生命,觸鬚蠕動,尋找裂縫,在族群的深處盤結生根。歷史上出現不少仇恨魔王,通常人格有障礙、無感於他人痛苦、極度自我中心、沉迷權慾鬥爭……不得不問,在香港深耕仇恨是誰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70912/s00192/text/1505153144964pentoy

詳情

阮紀宏:德國禁止納粹敬禮 香港無視仇恨言論

兩名國人在德國柏林國會大廈門前行納粹軍禮,被德國警方逮捕。國人無知行為值得譴責,還要看到,雖然戰爭已經結束70多年,德國對於納粹的罪行仍然十分執著。回頭看香港,某些年輕人竟然揮動英國的龍獅旗,整個社會難道就無動於中嗎? 在德國、波蘭、斯洛伐克、奧地利等國家,行納粹軍禮是刑事罪行。兩名無知的國人,無視戰爭對歐洲人民帶來的苦痛,竟然還在行納粹軍禮時互相拍照尋樂。他們被抓,被控告的罪名最高懲罰是監禁3年。他們可以交付500歐元保釋回國逃之夭夭,而消息傳遍世界,是在嘲笑中國人對歷史的無知、對戰爭帶來幾千萬人遇難的輕慢。 德國憲法禁止對納粹以任何形式的傳播,還有「仇恨語言」(hate speech)法例,行納粹軍禮觸犯禁例,希特勒的自傳《我的奮鬥》雖然並非禁止出版,但擁有該書版權的州政府主動放棄出版自由,直到該書的版權過期,2016年才得以重新出版,但出版商都自覺加上評論以及該書提及的歷史事件加以註釋,讓讀者有更全面的認識。 為了避免歷史重演,德國人禁止納粹的傳播,放棄了部分的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反觀香港,竟然有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公然以「支那」稱呼自己的國家,法庭只是褫奪他們的立法會議員資格,沒

詳情

悼﹕黃易——破碎虛空 成道而去

去看達明演唱會之前,相識近廿年的友人M突然問我:還有看黃易嗎?我說好久沒有了。他說,《日月當空》幾有趣的。我知道他一直是黃易死忠粉絲,而我則在《大唐雙龍傳》之後已沒有再看,連網上遊戲《黃易群俠傳》也沒有玩。M說,有時間看看吧。我心中盤算,如果有時間讀大部頭的小說,我可能會看一直想讀而未有付諸行動的《戰爭與和平》吧。昨夜(五日)突然黃易離世,我的心裏卻彷彿踏空了一步,好像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來不及好好話別時已經走了,而我竟然好多年沒去見他。 黃易陪伴我渡過最青葱的歲月。中四五時,同學Mark知道我喜歡看書,推介我讀黃易、梁望峯。Mark因為太過喜歡《英雄本色》中的Mark哥,故取其名。他喉嚨痛時,會用YSL香煙治療。我自己的書單,通常是當代經典如馬奎斯、昆德拉等。不過我從不戒睇流行,直到現在我教書時也叮囑學生,暢銷的、經典的、好的、壞的都要看。我看的流行作品多靠朋友推薦,例如薄裝漫畫大師肥良,所以我看的流行作品多少攙雜了個人回憶。 Mark說,《破碎虛空》不得了。我對武俠小說不算很狂熱。金庸的我看過幾本,最喜歡的是《天龍八部》,不過從來沒有讀完金庸全集的心癮。倒是看完《破碎虛空》後,我便

詳情

何謂香港的「本土價值」?

香港本土派口口聲聲說要維護香港的本土價值。那麼,究竟什麼是香港的「本土價值」?香港有自身獨有的本土價值嗎?如果有的話,那又是些什麼樣的價值呢?這些價值又是否值得維護? 本土價值抑或普世價值? 本土派所謂的本土價值,有時指的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然而,這些都是普世價值;要維護這些價值,直接說「維護普世價值」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冠以「本土」一詞不可呢?本土派的許多言論是針對中國內地而發的。也許他們想說的是:由於中國內地沒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而香港目前具備這些價值,為免將來失去這些價值,我們必須努力維護之。 然而,「中國內地沒有……價值」是什麼意思?是指內地人民不追求這些價值?還是指內地社會沒有這些制度?如果指的是前者,那就大錯特錯了!內地人民一樣追求這些普世價值,而且追求起來往往比香港人更勇敢更壯烈。如果指的是後者,那麼內地在這方面確實有待進步;但香港也一樣沒有民主,照這樣的說法,民主就不應包含在本土價值裏?本土派或會反駁說,在內地只有極少數人關心民主、自由等價值,絕大多數人對此不聞不問,因此它不是內地人民普遍追求的價值。但在香港何嘗不也是如此?絕大數港人對這些價值也都漠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