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投資未來 但不是這樣的未來

任志剛先生上星期撰文解讀《基本法》第107條,響應新政府「投資未來」的說法。這篇文從宏觀經濟及發展經濟角度回應:第一,任總對香港經濟增長有點妄自菲薄;第二,經濟周期的公共財政措施與長遠經濟發展應分別討論;第三,「投資未來」是對的,但投資在什麼範疇和項目才是最重要的。 香港經濟增長成績亮麗 首先,任總認為在公共財政上較以前放鬆一點可更有效應對經濟周期。所謂經濟周期措施,是政府在經濟周期裏進行相反操作,過熱時冷卻,蕭條時加柴。問題是經濟過熱或蕭條是相對概念——相對於什麼呢?例如經濟增長3%是過熱還是蕭條呢? 經濟學上有產出缺口(output gap)的概念,就是說實際產出應與潛在產出比較。潛在產出(potential output)是價格可自由調節時的產出。經濟蕭條,產出比產能少,當然不好;但經濟過熱,人工急升,本來不打算工作的人受工資吸引出來打工,產出多於潛在產能,使物價上升,令人的餘暇和休息時間少了,整體福利降低,也是不好。產出缺口最好等於零。 那麼,過去10年香港的經濟是好是壞?由於潛在產出不能直接觀察,所以產出缺口須估算。任總曾助陣「打大鱷」的金管局有一篇論文(註),估算香港的產出

詳情

陳景祥:打倒「守財奴」 公共開支可以去到幾盡?

有關香港公共開支的爭論,由來已久;最近加入戰團的,有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任志剛過去5年蟄伏,很少在公眾平台發表意見,今年初特首選舉他成為林鄭月娥助選團成員。林鄭月娥當選之後他出任行政會議成員。上周四,他復出發表觀點文章〈香港公共財政管理〉,演繹《基本法》第107條,並批評「過去10年,政府一直採取『守財奴』政策,導致大量盈餘出現,拖着經濟後腿,可說是穩健有餘,進取不足,亦不合時宜」。 任志剛從港英年代的金融科做起,然後掌金管局達16年,一直以來他的公開評論都講金融,絕少觸及公共財政。金融範疇「專業性」比較強,較少受政治影響,傳統上中央銀行更以其「獨立地位」為傲——當然,「獨立」只是相對而言,央行的貨幣政策要有延續性,故此要盡量減少受短期的政治波動(如政府換屆)左右。公共財政則不同,「政治性」強得多,公共開支如何分配、哪一個階層可以受惠多些,往往視乎政府的管治理念和價值取向,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是否因為身分轉換,任志剛開始由金融轉論公共財政? 任志剛文章目的何在? 林鄭月娥在她的競選政綱中提出「理財新哲學」,要「把握機遇,投資未來」、要「及時投放資源,防患於未然」、要「有效運用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