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現在‧將來》:送走Pandora

電影《從前‧現在‧將來》英文片名為《Things to Come》,法文原名是《L’avenir》(意指將來),顧名思義,無論把焦點放在政治光譜的左右張馳,或哲學與人生在實踐過程的若即若離,「時間」都是解讀這部電影的一枚鑰匙。 由Isabelle Huppert飾演的女主角Nathalie是哲學教授,人生走到中年的後期(老年的門已向她開啟),經歷了離婚(丈夫另有所愛)、母親離世、兒女各有自己的生活與家庭,她遂陸續從妻子、女兒、母親等角色與責任中脫離。Nathalie說,她終於獲得了自由——自成長以來似乎從未享有過的自由。如果責任是把人牢牢釘住的重擔(例如難耐孤寂、患抑鬱症的母親一次次把她從睡夢與工作中急CALL召喚),那麼自由就是風筝飄零的輕(沒有人再需要照顧,一個人的飯桌上堆填的是未知如何打發的時間)。人生的下半場開展,既是連串失去,也是重新獲得;既可以是自由自在,也是需要與孤獨共處。重與輕,孰者更為生命中之不可承受? 當然,Nathalie還擁有她的教學工作,她愛讀的書,一直支撐著她的知性力量。然而,這個最後的堡壘亦見風雨飄搖。時間紅海把她從68年學生運動的一員,沖洗至上了岸的保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