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公園與人權的關係

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每逢假日,不論你是去西貢、大嶼山、北區 ——還是只是想簡單地上城門水塘走走,前往目的地的交通工具,總是大排長龍 ——光是等車等船,已用上好一段時間。 近年,郊遊再次於香港流行。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數字,2016年使用郊野公園的人數達1,300萬人次;有朋友戲言,長假期時部份郊野公園營地「迫過難民營」;或者部份郊遊徑「旺過旺角」。然而,即使是「迫過難民營」和「旺過旺角」,不少香港人仍珍惜能有時間前往郊外,親近大自然,抖一抖氣的機會。 休息和閑睱的權利是《世界人權宣言》所列其中一項基本權利 (第24條);而休息和閑睱,往往亦需要空間。雖然香港適用的人權公約未有就閒暇用的公共空間的規定提出明確標準,不過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定義,公共空間應為能讓所有人(不論性別、種族、國籍、經濟社會地位、年齡等)能使用,包括廣場、公園等;而聯合國青年特使(UN Youth Envoy) Ahmad Alhendawi 亦於2014年的會議上表示:「(享有) 公共空間乃人權。」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就訂立了數

詳情

沒有夢想的香港人?

近日,一位地產財團的主席都慨嘆香港「已變質」,「只係炒樓、整高啲(樓宇),或者賺多啲」;身邊不少朋友都失笑:因為令他們感到最生活迫人的,正正就是一個「樓」字。 適足住屋權是人的基本權利之一,《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11條要求締約國保國民的基本生存權利,亦有特別點明「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但何謂適足的住房?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第四號一般性意見:適足住屋權》就指出,適足住屋權本身,不只是有瓦遮頭,還包括尊重尊嚴、生計、兼顧居民生活方式、社區網絡、文化身分表達、免遭迫遷、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獲取資訊和參與公共決策權。[1] 香港人的適足住屋權又如何呢?首先,香港樓價高企屬世界馳名;根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 公布《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於2016年,香港的樓價入息比率(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為18.1倍,即一個家庭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可置業;這個比率屬全球之冠;而香港已是第7年蟬聯此「寶座」。 而聯合國經社文委員會亦在2014年審議結論中:「委員會感到關切是,香港在提供價格為居民可負擔的適足住屋方面投資不足,導致較高比例的人口生活在

詳情

特首選舉 會關心住屋權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發布了一份題為《適足生活水準權所含適當住屋權以及在這方面不受歧視的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的報告》(A/HRC/34/51)文件,檢視「住屋金融化」的狀況及其對人權的影響。所謂「住屋金融化」,是指住屋和金融市場以及全球投資的結構性變化,即住屋被視為商品和累積財富的手段,以及成為全球市場中交易和出售的金融工具的一種擔保。 「住屋金融化」令住屋脫離社會功能 報告分析,「住屋金融化」起源於不少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國家放鬆住屋市場管制,以及由金融機構實施經國家同意的結構調整方案。由於各國側重吸引資本和富裕的投資者,推動不少歐洲國家實施嚴厲的緊縮措施——例如減稅和削減福利——以吸引外國投資者進入其國內房地產市場;加上全球資本過剩問題愈加嚴重,住屋和城市房地產已經成為金融公司的首選商品,作為資本過剩的存所,使住屋脫離提供安全和尊嚴生活住所的社會功能。結果,一些對?城市(例如香港和倫敦)的房價自2011年以來都上漲了50%以上,為富人增加了巨額資產;對於尚未在該市場投資的大多數家庭,則再無能力購買住屋,被逼遷到就業和服務稀少的城郊地區(第8、19、23、25、26、37段)。 報告認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