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余文樂的爸

余文樂結婚了,我對朋友笑說:「我娶新抱了!」當然是佔了余先生的口舌便宜,純屬事有因緣的戲語。話說十八年前余文樂初出道時,香港電台拍《青春@Y2K》劇集,某天一個編導打來邀約客串,我問演什麼,他回答,余文樂的父親,而我那時候其實不知道誰是余文樂。我拒絕了。那年我才卅四歲,自覺演父親角色還太早了,總不可能十六七歲便生兒子吧,編導想到我,等於覺得我長相老氣,似四十幾而非卅幾,我心裡不服,便算了,白白錯失跟男神合作的好機會。其後眼見余文樂日漸走紅,我識佢,佢唔識我,更覺懊惱,唯有暗中認定他仍是我「兒子」,用阿Q精神來沾光,未嘗不是尋找生活小趣味的好法門。余文樂幾歲了?卅六。正是結婚的黃金年齡。但就演藝事業而言,我一直覺得他的黃金盛世尚未來臨。出道十八年,參演了許多賣座電影,角色亦是關鍵,《無間道》的陳永仁,《頭文字D》的中里毅,《志明與春嬌》的張志明,《一念無明》的黃世東,皆是精彩演出,但總感覺這些角色都可以被取代,不一定只有余文樂能演,至今為止,似乎尚未有一齣電影讓人深信「是他了,只能是他,只有余文樂最適合戲中人」。亦即尚未出現一部替他度身訂做的代表作,唯他不可,缺他不可。或者正面一點說,卅六歲的男演員才剛成熟,造型上,演技上,都該有了最獨特的味道,想想劉德華和梁朝偉在卅六到五十之間才拍出幾部代表作,余文樂「齊家」之後,專心再往前走,前頭想必能夠新創高峰。演一下歹角吧,把最猙獰的面目擠出來,據說之後演回好人,「演技幅度」可更闊更廣。在壞男人的角色裡尋覓出路,徹底擺脫俊朗白臉的五官包袱,在新階段裡有新余文樂,自是「齊家」之後的另一番明媚風光。[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212/s00205/text/1513014998431pentoy

詳情

一念無明精神病

《一念無明》是描寫精神病問題格外細緻詳實的作品,不但在港片/華語片中罕見,印象中外國片也很少拍得那麼逼真。例如西片《思.裂》拍攝精神分裂的變態狂兇,乘機誇張炮製驚險刺激。就連著名舊作《飛越瘋人院》也是借題諷世多過具體真實感。 余文樂在《一念無明》飾演躁鬱症患者,曾涉嫌釀成家庭血案,「康復」出院是否完全正常呢?親友都不放心,老竇曾志偉同住板間房照顧他也提心吊膽,慎防兒子萬一失控。 新進編導黃進沒有搞奇情驚險,而把主角安危難測的精神狀態、他與父母及前女友的恩怨關係刻劃出色,平實中變化多端,緊扣觀眾心弦。難怪此片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和女配角,亦獲香港電影金像獎多項提名。曾志偉和余文樂飾演父子特別出色。 精神病患在世界各地愈來愈多,發狂殘殺新聞常有,最近香港地鐵縱火案就駭人。前年港片《踏血尋梅》取材真案,冷血兇手顯然精神問題嚴重。 不過,文明社會避免歧視精神病人,因此不少電影同情他們,主張善待出院者正常生活;或把狂魔形容為高智奇才,反叛怪傑。《一念無明》也同情主角父子,拍到他倆慘被同屋住客們「公投」迫遷。 但也不能怪責人們對精神病人有「偏見」,因為的確防不勝防,所謂正常人也會忽然大開殺戒,何況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