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嗎?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 (Amos Yee) 早前獲美國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護,雖然隨即迎來美國政府當局的上訴,令他是否能成功獲得庇護添上不確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稱香港可以參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論言猶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卻因為發表意見而要申請政治庇護,令人憂慮,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達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於早年被稱為「亞洲四小龍」,其城市發展度和規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將兩者比較;誠然,新加坡政府於保障市民適足住屋權等方面或許比香港政府稍勝一籌,然而,對於表達自由,新加坡政府卻重重設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圖傷害宗教感情」等八項控罪只是一個比較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以不同法例起訴異見人士,已屢見不鮮;早年,新加坡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因多次批評執政人民行動黨而被控誹謗;2006年他因為從事「無准證演講」而被罰款,後來因難以繳款而面臨入獄。 對異見者以不同方式入罪 2014年,博客鄞義林(Roy Ngerng)於發表《你的公積金款項去了哪裡?城市豐收教會審訊的啟示》一文,批評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分析大部分長者退休後未能維持中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