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佛系青年

(上) 人說今時今日年輕人很「佛系」。 佛系者,好聽點是「隨緣」,難聽點是「唔嗲唔吊」、「不上進」、「hea」。但是,佛系青年是如何煉成的,沒有太多人深究。 大膽推論,佛系背後,有個很重要的context:今天的年輕人(大概是90中後至00後),出生於一個沒有參考、沒有先例的世界。就算有,頂多是反面教材。 試想想,自盤古初開,每一代人,跟下一代,如何相處?恐怕,大多以「經驗傳承」為主。 傳承的風格,可以很多元。不怒而威或亦師亦友,循循善誘或以身作則。但是,內容萬變不離其宗:智慧、學問、生活體驗。 昔日,經驗,是極珍貴的資源。年輕人尊重長輩,除了出於禮貌,也是因為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長輩,很煩人;但無可否認,在關鍵時刻,偶有啟發。 然而,網世代的世界,不是走快了幾十年,而是幾十個光年!所謂經驗,追不上變化,嚴重落伍,變了包袱。從前行之有效的處事方式,被一一瓦解。 撫心自問,有多少次,年輕人來求教,我們可以信心十足,點條明路畀佢行?抑或只是斷估無痛苦、扮專家,甚至無限loop「想當年我點點」悶死班後生? 年輕人懂的,我們不懂。年輕人不懂的,我們更不懂。幫倒忙不特止,還處處倚老賣老,年輕

詳情

馬家輝:佛系與風塵

港鐵記者會開了衰過冇開,高管們敷三衍四,所引起的問號多於所提出的答案,因此,所引爆的憤怒多於所平息的疑慮。翌晨,高管們再往電台節目解畫,依然重複先前的敷衍態度,只不過由馬乜亨加了兩句,指明「按法例」由大判確定兩萬多顆螺絲帽完全符合規矩始上石屎,他非常期待大判出面說明云云。這貌似說得稍為具體,但其實,仍是問號多於答案。港鐵把工程生意簽予大判,一旦發現嚴重問題,難道無權要求大判立即報告說明?難道無責任馬上要求大判報告說明?難道不可以即時打個電話畀大判老闆,約見問明一切?問明之後,才來召開記者會,不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左等右等,漫長等待大判提交的書面答案?如此推延迴避,是否因為背後涉及更離譜的責任、隱瞞和包庇?這裡有個細節:一名港鐵四眼高管在記者會和電台節目裡,先後兩回,眼睛望地,含糊吞吐地說暫時知道是由前線工人擅自剪短螺絲帽云云。這句話暗示港鐵早已向大判了解情况,並非全然無知,而高管之欲語還休神態,清楚顯示他所知的比所說的必有更多更多,只不過不願道盡詳情。如此這般的回應態度,簡直是把香港市民踩在腳下,既然特首前兩天說過要嚴肅處理,那麼,請監督一下港鐵,否則又是在敷衍港人。記者會後,傳媒嘲笑馬先生為「佛系主席」。馬先生據說是不常祈禱的基督教徒,不一定明白什麼叫佛系。但以其「風塵三俠」的昔日盛名,或打個比喻,你便明白了。當你踏入K 場,發現公關小姐們都是男扮女裝,冷氣又壞,拔蘭地又假,你向媽媽生問責,她斷不可以只說「待我先問問小姐和經理,請你三個月後再來聽取報告」,否則,她便是佛系媽媽生,明未?仲唔明?請另兩位風塵老友教他一下吧,這是風塵義氣,不是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09/s00205/text/1528482204650pentoy

詳情

馬家輝:佛系特首

議員上周質詢廣東話與母語的關係,林特黑臉拒絕:「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儘管視民意代表如無物,徹頭徹尾地不尊重,卻亦別有趣意,使人聯想到禪門公案裡的各式無厘頭對答。《禪語錄》不是記載了許多嗎?隨手翻看即見,而各式對答皆有套路,通常是,弟子向禪師拋出問號,或問什麼是佛祖東來意,或問是風在動或旗在動,或問到底什麼是佛,或問究竟什麼是道,諸種問題直指修行核心。可是,禪師偏偏不答,或抬頭看天,或俯首望地,或慈眉善目地叫徒弟喝茶去,或怒目金剛地把弟子罵走,總之,或不理不睬,或答非所問,比周星馳更周星馳。這樣的回應方式其實是提醒徒弟無謂庸人自擾,也等於對徒弟說:「我唔會答咁無聊的問題!」只不過古之禪師比今之特首更為高段,不屑或不忍直接拒答,寧可轉個圈點醒對方,而這,亦算另一種形式的尊重:讓你自己反省,讓你自己思考,畫公仔不畫出腸,不公開羞辱你的智慧。由這角度看,包括我在內的社會大眾恐怕誤解了林鄭特首。她不答議員提問,並非真不想答,而是志在仿效古之禪師讓議員自行省思答案,只有自己想出來的答案才會記得深刻,也才是真正屬於你的善知識。可惜的是,這位「佛系特首」的語言功力稍遜一籌,性格也較驃悍,忍不住吐出「無聊」二字,畫公仔出了腸,扼殺了禪門對答的含蓄風景。林鄭確是「佛系特首」,常吐禪式妙語,例如「冇驚喜即係冇驚嚇」,又如「官到無求膽自大」,再如「天堂已預留位置給我」……在在皆耐人尋味。母儀天下在前,她的手下自亦有樣學樣在後,張建宗說狗仔隊對立法會議員「不是監察,只是觀察」,即為範例。佛系特首,佛系高官,佛系政府,香港從此進入佛系年代。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08/s00205/text/1525716624211pentoy

詳情

蔡子強:別矣,雲加!

很多年前,阿仙奴作客完曼聯,費格遜暗示對方小家,不接受他的邀請到其辦公室喝一杯。好個雲加,立即「串嘴」回應:「請恕我還是比較喜歡紅酒,而不多曉得欣賞威士忌。」不錯,雲加在我心目中永遠像紅酒般醇美和優雅。 上周五,英超最後一位教父級名帥——阿仙奴領隊雲加——宣布季後離隊。 近年阿仙奴成了「沒落豪門」 與另外一位教父級名帥、曼聯領隊「費爵爺」費格遜於5年前在曼聯球迷依依不捨聲下榮休不同,今天雲加卻是在過去幾年阿仙奴球迷的不滿聲音下黯然離隊。 阿仙奴近年表現只可以用4隻字——「沒落豪門」——來形容。在1990年代中到新世紀初年,阿仙奴在雲加帶領下曾有過該球會史上最光輝燦爛的歲月,不單止三奪英超錦標,更在2003/04賽季以全季不敗成績奪冠,成了英超成立以來第一支也是至今唯一一支能夠不敗奪冠的球隊。在那10年,雲加與費格遜在英超可說是「一時瑜亮」。但在2003/04球季俄羅斯石油大亨阿巴莫域治與其巨額資金入主車路士,並旋即請來另一名帥摩連奴之後,一切都變了。英超從此進入一個新時代,形勢急轉直下,阿仙奴從此被其他強隊甩開,進入一個漫長低迷時期。 自從在2003/04球季拿到英超冠軍後,阿仙奴已1

詳情

黃明樂:養蛙

明明是教人收拾雜物的書,你不覺得怎麼樣。但如果叫作「斷捨離」,忽然就添了幾分禪意。明明只是一個手機遊戲,得閒無事養吓蛙,但當賦予了「佛系」的牌頭,便變得寓意深長。全城養蛙。「佛系旅行青蛙」比「Pokémon GO」更快竄紅。養蛙者言,學養蛙,即學佛理,付出不望回報,愛到盡頭是放手。好高深。這年頭,不生孩子的城市人,在遊戲中感受何不食肉糜的弄蛙/兒樂。工作的空檔中,看蛙兒一下。手痕無聊時,為牠的食物行李張羅一下。偶然收來一張名信片,心甜一下。好治癒。重點是,其實養蛙不太花時間,不太困身,也不用太上心。這個「放下」的佛理,不用學,因為遊戲的設定,本來就沒有什麼很值得緊張。養蛙,其實跟父母養孩子的操心與憂心,差九條街。相比之下,多年前的「他媽歌池」還更像湊仔,因為餵遲一秒都會死。眼見雞仔快死,都能心平氣和地搶救,救不了都能節哀順變,才是真正的修行與放下。真的要類比的話,養蛙不像養孩子,卻更像拍拖,暗戀那種。那種似有還無的聯繫,那種偷偷觀察他/她在做什麼已經甜絲絲的感覺,那種不敢奢求什麼的默默付出,偶然收到小小回報已經樂翻天的震撼……弔詭的是,這過程,根本沒有所謂放下不放下,因為暗戀的本質,就是不曾擁有。[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206/s00196/text/1517854353140pentoy

詳情

歐陽應霽:佛系青年

所謂網絡潮語,真的是少看一天,不不,少看一秒都以為自己out,沒有好好的活在當下。最近霸屏的一個詞兒叫「佛系青年」,急速的取代月多前「油膩中年」的熱鬧,起因是一篇〈第一批90後已經出家了〉的文章,接着有〈第一批90後已經禿頭〉、〈第一批90後已經離婚〉等等呼應。這個「佛系」,其實跟宗教可沒有多少關係,反是指當下好些青年在日常生活中,對所有身邊的事情都不太上心,大事小事都採取怎麼樣都行的一種活法——打車時司機問走哪條路,就由司機選吧!遇到堵車也就堵一會吧!只要手機還有電就不焦慮。吃飯時,同事點什麼就點什麼,想不出來就查一下之前外賣點單紀錄再來一份。工作中被讚賞被罵也好,都是同事功勞或者同事的錯,都跟自己沒太大關連。這種「佛系」態度,據說是出自幾年前一本日本雜誌的專題,「佛系男子」喜歡個人獨處,按自己節奏行動,什麼都不想關心……delay了幾年,終於得到中國廣大九十後善男信女的回應,面對急劇改變的社會、物質充裕、思想生活空虛、要離開父母庇護、獨立生活遭遇各種挫敗失落,那只好用風輕雲淡事不關己的方法湊合着,但不知如此這般活得更苦更難——行走江湖,大叔身邊不乏有「佛系」傾向的青年,但也有比大叔積極百倍的九十以至○○後。眾生皆苦,讓我們一起自討苦吃吧![歐陽應霽]PNS_WEB_TC/20171229/s00197/text/1514484169374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