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威權有毒

權力使人腐化,而執行威權,就像一種毒品,令人上癮,也互相傳染。今日大陸社會,對威權上了癮的中國人,可能不比當年吸鴉片的少。有網民在網上投訴河北涉縣新醫院餐廳「質差、價貴、量少」,有人報警,警方以「涉嫌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罪名,將網民拉進派出所,「依法處以行政拘留處罰」。警方還煞有介事提醒大家:「網上傳播虛假信息屬於違法行為,嚴重影響公共秩序,希望廣大網民自覺抵制。」公安用這種理由濫權,連官方媒體也看不過眼,《人民網》、《新京報》紛紛質疑,市公安局不得不要求縣公安局檢討做法。得出結論,稱投訴人「因未中標新食堂經營權而心有不滿,遂於酒後通過網絡發布與實際情况存在偏差的信息」,最終撤銷處罰,將派出所所長撤職,將拉人的警察調職,向事主道歉。那些什麼因未中標而投訴、飲醉酒上網的調查結果,固然相當可疑,而事件如果不是因為只涉民生,不涉政治,當事人也沒有批評當權者,事主才得以全身而退。至於那些公安抱什麼心態、用什麼理由拉人,什麼「擾亂公共秩序」、「尋釁滋事」,其實完全是有樣學樣,「依法辦事」。只是今次「依法」過了頭,犧牲了一名派出所所長。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今日特區政府,不也是有一些對威權漸漸上了癮的人,有樣學樣,「依法」處置了一大群挑戰他們的年輕人?更不用說鄰近地區澳門,廿三條已立,威權早已在手了。[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0831/s00305/text/1504115043224pentoy

詳情

思言行:依法辦事?抑或無法無天?

循一人一票直選進入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 ,因爲中央隨意在基本法内新增宣誓定義,遭褫奪議員資格,還面臨被追討薪津,隨時要破產。社會普遍贊同釋法,認爲「人大常委會有權依法主動對基本法作出解釋」。 大學生抗議校委會干預副校長遴選、破壞院校自主,被裁定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爲和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很大機會被判監,前途盡毀。大衆對判決叫好,認爲「犯法就是犯法,不管你的理念多麽高尚」。 雨傘運動參與者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最高刑罰為入獄七年。大家都認爲「佔中破壞法治」,理應重罰。還有很多其他示威者遭起訴或已定罪,市民都支持政府依法辦事。 不管你在體制内或體制外抗爭,只要當權者不喜歡你,都可以「依法」整治你。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作政治檢控,被整治者(本身其實也是納稅人)卻要用自己的錢打官司,雙方強弱懸殊。 議會裏的民主派買少見少,失去否決權,稍有動作或言語上衝突,即時被「依法」趕出議事廳,還要被市民譏為「阻住地球轉」。議會外抗爭者,稍越雷池半步,即時被警察拳棍交加,再「依法」控以各項罪名,也得不到社會半點同情。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由於人數越來越少,政府根本不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