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黃金戰衣

律政司長僭建風波,即使千夫所指,在當事人「橫眉冷對」、特首叫人「到此為止」下,看來又是不了了之。這個與時並進政府,面對醜聞,已經掌握了如何拆解的法寶。他們的法寶是,醜聞爆發,當事人盡量沉默,以免講多錯多,而建制中人,盡量體貼諒解,配合忙中有錯等等藉口。到了醜事愈揭愈多,行貨藉口掩蓋不了,當事人被迫走上立法會,建制派那副不問是非、只求保皇的舉手按掣機器,跟政府眉來眼去互相掩護,就發揮得淋漓盡致了。至於反對派,你有你鬧,當你唱歌,反正在這黑白不分的醬缸中,他們的臉皮早已浸得幾呎厚。到了譴責動議也好,要成立調查委員會也好,在保皇議員保駕護航之下,必定通過不了。在不公不義選舉制度下,加上新增了獨門DQ武器,議會內自己人永遠佔大多數,什麼三權分立、立法監督行政,早變成有名無實了。好了,立法會「質詢」完畢,當事人依然以矢志服務香港的精神,來眷戀權位以及那舉世罕有的公務員高薪,賴着不走。當另一件醜聞,或另一件大事,例如今次巴士車禍出現,忙不過來的傳媒、善忘的香港人,又將這位比什麼人都忙,忙得因公忘私的大話高官,輕輕放過了。都說今天香港,當官是走入熱廚房,但只要當了官,就猶如穿上了消防員的黃金戰衣,怕什麼熱?[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221/s00305/text/1519149538533pentoy

詳情

梁家傑:山雨欲來與不能默許

立法會新年度甫開始,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就發功,圖以「主席指引」名義,毋須經議員表決便手起刀落,自把自為修改財委會的議事規則,大幅度削弱議員審議政府撥款申請的權力。陳健波與三十七名聯署聲援他的保皇派議員好像完全忘卻立法會監察政府運用公帑的職能,他們不再琵琶半遮面,甘之如飴地高舉橡皮圖章,日後政府任何項目的撥款和追加撥款可極速通過,香港人的血汗錢予取予攜。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亦為陳健波鳴鑼開道,力撐他的做法合法,政治上都是多數壓倒少數云云。保皇派氣焰囂張,亦得到一再聲稱十分重視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特首林鄭月娥默許,於民主派六席出缺的弱勢之時,趁機「馴服」議會的反對力量,已經山雨欲來。高鐵西九站「割地兩檢」,是新威權格局中,林鄭政府與中共聯手破壞一國兩制的第一個重大實踐。有些務實香港人可能認為,過關方便最緊要,害怕就不要走進西九總站;有些認命的香港人可能認為,反對不來就索性不反。香港人是時候問自己,是否默默接受保皇派獨大?雖然對香港大石壓死蟹形勢已成,但可幸香港區議會和一半立法會議席是由真普選產生,使中共還有幾分避忌。民主派支持者必須記住明年三月十一日,在當天的立法會補選,全力重奪四席,尤其把青年民主派送回議會,向中共、林鄭特首和保皇派還以顏色!近在眼前的十月二十五日,林鄭特首會在立法會提出有關西九「割地兩檢」的政府議案。雖然在保皇派護航下必獲通過,但香港人要爭氣,民意全力支持「一地兩檢在福田」這個可行的替代方案,身體力行拒絕威權統治!香港人再愛理不理,就等於為中共、林鄭特首和一衆保皇派加油,助長他們的氣焰。曾經「被失蹤」八個月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近日撰文,當頭棒喝:「也許有人說,沒有一地兩檢,大陸同樣派人綁架。實際上是兩回事。當大陸派人跨境辦案,違反一國兩制,我們理直氣壯,提出譴責,得到海外輿論支持;當一地兩檢實行後,通過立法,變成允許在港執法,我們不反對便如同默許。」共勉![梁家傑]PNS_WEB_TC/20171012/s00202/text/1507745512551pentoy

詳情

務實政治

這段時期,想得最多的,不是林鄭月娥當選之後,香港會怎樣怎樣;反而最需要想的,是「後梁振英」時期,香港和進步力量如何走下去。 過往5年,香港一直都陷於鬥爭之中,社會嚴重撕裂。政治人物提出的口號,遠多於改善社會問題的建議。即使有這些建議,政府也恃住自己所擁有的權勢,將其置於一邊,這些建議淪為廢話,「與民共議」也變成空話。 「曾俊華現象」留下的最重要遺產,除了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公關手法和選舉工程外,還有「務實政治」的尾巴。 我心目中的「務實政治」,不是盲目附和政權、隨意放棄原則的「保皇」路線;也不是口頭掛住「第三條路」、暗底依附腐朽建制的中間路線。真正的務實政治,應是守住原則,但手法靈活、順勢而為,以達到最終政治目標的政治路線。 務實政治除了要進入體制,用好體制所賦予的資源和權力外,更需要有不同的元素配合,包括社區的凝聚和營造、經濟和產業上的自給自足,以及保持香港自身的自主空間,提升面向世界的開放度和連結程度。 在林鄭治下的5年,可能社會的鬥爭會減少,大家會有多一點休養生息的空間。然而最大的問題,就是香港的自主程度會進一步削弱。中資買地和在港積極進行併購,是為了慢慢地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令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