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館重生:公民覺醒的歷史見證(文.黎廣德)

正名為「大館」的中區警署建築群重新開放,相信上周有幸入內參觀的市民都有點驚豔的讚歎。昔日門禁森嚴的設施,忽然變得平易近人,在人來人往之間,有點像回到舊日學校操場上舉行賣物會的感覺。 香港賽馬會從政府手上接過中區警署建築群古蹟活化計劃之後,總共花了38億元,用「一絲不苟、不惜工本」來形容活化後的古蹟群並不為過。 馬會把大館定位為「一個集歷史文物、藝術與消閒體驗於一身的文化平台」,這個今天看起來無甚爭議的目標,其實背後經歷了一段風起雲湧的角力。了解這一段特首林鄭月娥在致開幕辭時隻字不提的歷史,正是了解大館意義的關鍵,不但對大館的未來影響深遠,更是對有志建構香港城市願景的年輕一代,必不可少的一堂功課。 最早但是最全 大館擁有4項「全港之最」的紀錄,沿着這些脈絡順藤摸瓜,是尋覓歷史真相最便捷的方法。 最早:英殖政府在香港第一棟公共建築。1841年1月26日英軍於今日的上環水坑口登陸香港,寫下香港殖民地歷史的第一章。同年英國人在港興建的第一棟公共建築物,便是古蹟群內的域多利監獄。香港人若要尋根,特別是有異於其他中國人的根,便不能抹煞這段殖民地歷史的發源地。 但殖民地歷史絕非一段羅曼史,因為監獄正

詳情

日光:南生圍係一定要保育

退了燒,見陽光大好,於是動身到南生圍跑步,由蠔洲路開始慢跑,由於時間尚早,人不多,在路上分心觀看萬千百態,河道草地天空皆有生命劃過的足迹。踩單車的、跑步的、郊遊的、觀鳥的、攝影的、玩遙控飛機的、一家大細散步的,都在南生圍找回一些生活空間。沿着南生圍路和錦田河長滿秋茄樹、老鼠簕的位置,褪色的垃圾鋪滿大石和植物隙間,既然這裏稱為濕地,理應受到保護,但似乎沒有任何政府部門處理過這裏的垃圾,任由它們像植物般自生自滅。要撿那些垃圾需要攀過石壆,加上石位較斜,接近河牀,民間自發執垃圾亦有一定難度與危險。跑到婚紗橋附近的塘壆上小休,遠景盡見雞公嶺和大刀屻一帶山脈,常跟友笑稱為元朗洛磯山脈。近景是蘆葦群、飛翔兩翼拍動像舞者般的白鷺、多種蝴蝶蜻蜓、色彩斑斕的昆蟲、飛如箭速的翠鳥、探頭上水的魚……一個畫面已有萬物可觀賞。在南生圍三小時生活圈,我躺在綠林成蔭的大草地,遊人絡繹不絕,毋須去到山旮旯,就方便來到這片讓人「有番生活質素」的地方。黃錦星說南生圍生態價值排第九,但他好像不知道,南生圍成為元朗地標是存在已久的事,在大眾心目中,南生圍需要保護的價值是排第一。「係咪一定要(保育)南生圍」,我會答,係![日光]PNS_WEB_TC/20180413/s00191/text/1523555565335pentoy

詳情

黎廣德:林鄭上任第一課:謙卑不容造假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翌日,到中環荷李活道參觀一項名為「文物時尚」的20周年慶回歸活動。先不說「文物時尚」(Heritage Vogue)這特區官員創製的四字詞如何突兀,直有貶損文化遺產價值之嫌(「時尚」是指一時的潮流,是否意味潮流過後文物就喪失價值?),林鄭月娥在眾官簇擁之下從中區警署沿荷李活道走到元創方主持儀式,沿途擺放攤檔,顯然是為了向市民宣示她「保育中環」的功績。 提防特區新政走上歪路 政府重視文物保育固然是好事,但實情是否如此?林鄭月娥究竟有多少貢獻?這不僅關乎新特首有否貫徹她勝選時聲稱要「多加一份謙卑」的承諾,更須提防特區新政走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後真相」謊言治港的歪路。 林鄭自2006年起擔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2007年轉任發展局長兼任古物事務監督,可說過去11年香港文物古蹟保育的成敗都與她息息相關。細數維多利亞舊城的古蹟,確有不少保留下來,但在林鄭急於領功之際,大家不妨看清真相: 「大館」(中區警署建築群)——2003年4月,政府決定把中區警署古蹟群發展為旅遊項目,民間團體擔心項目變成尖沙嘴山「1881」翻版,反對以商業形式招標,成立中區警署古蹟關注組,着手從事歷史研究

詳情

十年回想 皇后碼頭運動的「本土」

隨着主權移交即將20周年,一些記者找我談談10年前也算具標誌性的皇后碼頭運動,在家翻看舊片段,許多往事迅即躍現眼前。 不經不覺,保衛皇后碼頭運動也10周年了。回想,這個運動從闖入天星碼頭阻止清拆開始,到之後進駐皇后碼頭留守至被清場為止,約持續了9個月。我們當時成立了一個名為本土行動的鬆散組織。不錯,在那個年頭,民主派或社運團體都不習慣使用本土這個字,而我們刻意以本土這一具有濃厚情感,以及願意為這地方作出行動的承諾,來定位自己的主體認同。 今時今日當本土認同在封閉族群主義主導下,愈來愈具有排斥性,同時,在主權移交即將20周年的今天,香港人仍然無法命運自由,我就益發懷念這場爆發於2007年的保衛皇后碼頭運動。 話說在九七之前的殖民地香港,皇后碼頭除了作為公眾碼頭,它也被用作港督履新登岸之處,在後面這一點上具有很大的殖民統治的象徵意義。但當時我們構思的本土行動並不戀殖,於是我們在皇后碼頭策劃了一個重要行動,名為「人民登陸皇后」。我們租了一艘船,命名作本土號,在對岸尖沙嘴天星碼頭出發,同時邀請來自不同背景、關注各種社會議題的公民團體及社群,大約100人一同上船登岸,他們包括深水埗和灣仔的舊區居

詳情

從海利公館做到結業說起

一間古意盎然、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可眺望世界級海景的酒店竟做到結業,其實並非不可思議: 名字毫無歷史感 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知道尖沙咀曾經有水警總部,是法定古蹟。但對海利公館 Hullet House 就極陌生,酒店中文名是否要吸引新富人?也不知為什麼要特別紀念發現洋紫荊的英國學者Richard William Hullet,是有心和水警總部的歷史一刀兩斷嗎?為什麼不能像大澳文物酒店般,打正旗號,形象鮮明呢? 房間設計奇異 酒店走的是高檔路線,全酒店只有十間套房,最小也是九百平方呎以上,每間房均以香港海灣命名,設計迥異,有仿路易十四時代的,有顯現現代中國藝術的,有參照蘇格蘭風格的,有似唐人街的,有靈感源自荷里活道古董店的。 這是不是某些遊客的那杯茶,我不肯定,但我肯定對香港人來說,這些所謂展現香港不同歷史時期的設計實在十分陌生,甚至是奇異。可以想像,身處在這些設計奇異的房間並不太容易入睡呢,為什麼𥚃𥚃外外也找不到一間套房帶一點水警總部的歷史呢? 而且四千多元一晚,客源已窄,連香港人也不會到像到大澳文物酒店渡假般,來這𥚃渡假。 璀璨喧鬧(如果不是惡俗) 酒店前面是一個 「1881 He

詳情

阿德、蒼山下、荔枝碗

這是一篇三不像文章,像遊記又不是遊記,有書評但不是書評,最後還加了點時事評論。靈感產生於筆者在大理旅遊的感受,聯想到的卻是最近成為澳門城中話題的荔枝碗船廠的去留。文章前後涉及到三個元素,兩個和大理有關,剩下一個事關澳門。最終希望討論的亦是都市生活的多樣性。 阿德 阿德的真名是翟國泓,重慶人,1981年出生。他是大理著名獨立書店「海豚阿德」的老闆。書店名字源自陳升1996年專輯《Summer》裏的同名歌曲,是一首有關一條喜歡在海裏自由遨遊的海豚的歌曲。陳升在歌詞裏寫道「我的世界沒有國界/出門不用帶行李/我的朋友有很多/都有可愛的臉……我把所有煩惱/留在地上/歌聲飄到天邊/如果說還缺少什麼/該是沒有人類愚昧」。阿德確實是位追求自由和夢想的人,否則就不會辭掉穩定的媒體工作,在實體書店沒落的今天,跑到大理開這麼一家有個性的書店。書店原來的地址在大理古城的人民路上,後來因為租金上升,只好結業,搬到大理床單廠藝術區內。我去的正是這間新店。 或許是因為中國經濟起飛,都市白領需要更多的精神生活,做文化變得有利可圖,過去十年很多中國地方政府都喜歡搞所謂的藝術區。只是和北京798或上海田字坊這些藝術園區相

詳情

課室中的選擇題

近年在社會出現對立與分化,往往成為通識科的題目,亦是通識課堂的重點討論議題。例如,早年便曾有公開試題問及考生就發展大型基建,要求他們論證「應優先考慮整體社會利益還是個人利益」;也有題目問到「就中國目前的發展而言,經濟發展應優先於環境保護」。通識科一直強調的便是以這些看似分歧明顯的社會議題,利用其爭議性,訓練學生以不同角度提出論證,最終期望他們建立自己的價值判斷。但到底,這樣的價值判斷是一個怎樣的建立過程? 就以困擾社會多年的住屋問題為例,近年政府或發展商頻頻強調這是因香港土地不足,所以必要用盡一切手段找地。他們質疑「郊野公園是否神聖不可侵犯」,認為只要開發部分「生態價值較低」的郊野地方,對解決住屋問題將收立竿見影之效,但此設想引來不少環保人士的反對。這便是一個絕佳的「通識」議題,老師在設計課堂時,可以不同持份者的角度,包括政府、環保人士、普羅大眾、發展商等的利益轇轕,引導同學探討各人就社會發展的價值分歧;同學在學習此議題時,亦能跨單元地應用「可持續發展」、「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等相關重要概念。 正反對立 老師在設計課堂或擬題時喜以「滿足住屋需求優先,還是環境保護重要」這樣的二元對

詳情

沒有活禽時代

澳門政府於日前宣佈,自今年5月1日起,將正式停售活禽,以防控禽流感,以後所有供應澳門禽畜均需在珠海屠宰,澳門亦將進入沒有活禽的年代。 其實自今年2月初發現有活禽樣本驗出禽流感病毒後,澳門便一直停售活禽,期間政府表示沒有重新進口活禽的時間表,同時亦播出由建制派議員大讚食冰鮮雞好處的廣告,因此在此刻宣佈將停售活禽,社會並不嘩然。 然而,有些東西還是消失了才懂珍惜,食物亦然。縱使家禽業代表指政府漠視民意與業界意見,但都改變不了政府的決定。停售活禽後,意味著雞腸、雞紅、雞心等傳統美食,將消失於澳門,成為澳門人的集體回憶。 澳門雖然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自居,但與「旅遊休閒」相關的元素,卻似乎買少見少;傳統建築被指保育不力、傳統小店又陸續消失,變成一間又一間的大型連鎖店,現在連傳統食物都保不住了。 至於一海之隔的香港,政府在四月初時曾公佈研究結果,認為可維持活家禽業現狀,毋須禁止內地活家禽進口,並將展開公眾諮詢作最終決定。香港會否步澳門後塵,成為沒有活禽的城市,還有數講。 以後在澳門已沒有機會說「唔該一碗雞雜麵」,你會否回味吃雞雜的日子? 文:費特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專頁

詳情

世紀.古蹟戰爭:何以對抗 開發主義?

(正在拆卸中的景賢里(圖片由城市古蹟論壇講者提供))(編按: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中心及文化管理碩士課程於10月8日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城市古蹟保育論壇」。主辦單位將邀請本地民間保育團體及城市發展關注組,分享城市歷史研究的方法,以及城市古蹟的保育策略。會後,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學部博士生黎國威,撰文談談會議所見所聞,包括北角皇都戲院、景賢里等保育經驗保育經驗,並附黎廣德先生(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及何慶基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總結會議的要點。)自天星皇后以來,香港民間社會呈「空間轉向」,市民愈見關心盛載本土歷史的生活空間與古蹟,視之為身分認同的重要憑據。面對香港政府的「開發主義」,市民除了在臨別時拍攝告別照和打卡外,也可以留意民間團體各種保育工作,包括:歷史研究、政策倡議、社區導賞等,跟民間團體攜手守護香港。論壇分兩節:「民間歷史研究方法」和「民間保育策略分享」,分別讓民間團體及關注組分享研究社區歷史及文化的方法,及如何藉着傳媒、社交媒體、官方平台等渠道,將議題帶向公眾的經驗。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認為,近年的保育運動應該定性為民權運動,人們藉着實踐提出的問題,其實是「什麼事物具文化價值?」要了解事物的文化價值,歷史研究就必不可少。研究:民間的獨立聲音市區重建常被人詬病發展至上,輕視社區歷史,例如卑利街及嘉咸街重建項目,古諮會便沒有就項目範圍內的閣麟街遺蹟作古蹟評級,若非城西關注組成員張朝敦耙梳歷史,力證閣麟街遺蹟實為香港現存最古老的民房遺蹟,恐怕香港又喪失一座重要歷史遺蹟。張朝敦能開展這種老建築的研究,其研究能力築基於他醉心香港歷史,曾閱覽逾三千幅舊香港相片,故能看到很多人忽略的細節。從發現遺蹟石牆的構造屬早期建築風格開始,張朝敦翻查不同年代的建築法例文件,比對法例要求跟遺蹟的差別,逐步推前其建築年期。最後,更藉着考察交易紀錄文件,確定遺蹟跟Douglas Lapraik和吳阿嬌的關係,證明它於維多利亞城早期歷史有重要地位。整個研究過程恍如偵探查案,逐步推敲、抽絲剝繭還原歷史真相。民間團體的保育工作,遠不止守護具歷史價值的舊建築或遺蹟。思網絡總監鄭敏華回顧多年來從事的保育工作,認為很多時候文物經過評級不等於價值更高,只是令文物更為大眾關注的行政安排而已。而且,這種機制沒有照顧到庶民的日常生活空間,例如街市和小商舖。2011年營業近五十年的老字號梁煥記疋頭結業前夕,思網絡便在不足一星期的時間,以榮休為定位籌辦展覽、工作坊,供街坊參與,重現上海街的商業歷史。鄭敏華稱就算老店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留下,或者放進博物館成為「文物」,但過程中肯定老店的文化價值,對社區、街坊,甚至當事人都有着意義。相對於發掘歷史真相,這套方法的重點是藉着參與認識社區歷史。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針對近年西營盤的士紳化狀况,進行西營盤店舖普查,項目主任劉天佑稱店舖有着重要的社會功能,包括:彰顯社區的獨特之處,為居民提供謀生之所,為街道提供生活載體,以至增加街坊的消費選擇權,故相當具研究價值。策略:要識得遊戲規則普查於2015年已完成第一期階段,每三個月訂出一天,以四至五名調查員每天工作約七小時,記錄七百幾個舖位,記錄「全區店舖數目、分佈、種類」、「吉舖數字及分佈」、「店舖流轉狀况」、「樓齡組別對行業影響」。數據主要用文書處理軟件excel做歸納,亦借助免費軟件繪製店舖地圖。藉着善用軟件輔助及有限的人手資源,中心將這些在地研究得來的數據,用於公開講座、教育活動、編排導賞路線,以至與公眾、傳媒分享,提升香港人對於西營盤的認識。各種研究社區歷史或文化的方法,無非是為支援保育工作。論壇第二部分,由幾個民間團體分享其保育文物古蹟的經驗,包括:PMQ、政府山、皇都戲院、景賢里。荷李活道前警察宿舍現在已成為文化創意產業園地「PMQ」,看着內裏的介紹PMQ源起的片段,難以想像之前政府曾打算將該地放進勾地表,將之改為住宅用地,建造兩座五十層高的住宅。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表示,關注組早於2005年留意到前警察宿舍有機會被夷平,為此,他們申請將住宅用地改劃為政府、社區及機構用地。同時,以該地曾為中央書院,建議進行考古發掘。最終,發現了極具歷史價值的中央書院地基。羅雅寧指PMQ的保育方式縱未如預期,但至少仍保留下來。關注組另一項重要的保育行動是守護政府山。經過歷史研究後,關注組一方面要求古蹟辦評級,並提出「民間規劃申請」,另一方面「勾結外國勢力」,促請外國文物關注組織就政府山發出全球文物警示,最終令政府山得以完整保留。先後兩次事件,足證要與政府的開發主義對抗,按其遊戲規則逼它回應(beat them at their own game)是條可行路徑。活現香港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陳智遠談及最近保育北角皇都戲院的運動時,就示範了如何從多方面入手,以期達至預定目標。首先,是按古物古蹟辦準則,撰寫專業水平評估報告,要求它就皇都戲院評級。其次,當古蹟辦評級未如理想,就尋根問底,追問專家的準則,揭發古蹟辦的專家意見有多荒謬。民間需團結力量為提升大眾關注事件,「活現皇都」製作易入口的多媒體文本,包括:知名人士如曾江和沈西城的訪問片、視覺資訊圖表(infographic)、3D動畫、懶人包等,使皇都戲院「入屋」。陳智遠指單用文字,難以表達千人大劇院結構,原來只要拆除平台就可重現的觀點,視覺片段卻可清楚交代。最後,他們又通過連結社會大眾,鼓勵市民參與。例如,舉辦「活現皇都」導賞團和簡介會,介紹皇都戲院歷史;蒐集民間故事和口述歷史;徵集舊相片、舊物。反思皇都戲院議題能夠入屋,陳智遠認為有時候保育的理據重要,但感情應該行先,如此民間自然有相應配合,發揮更多可能性。景賢里曾先後於2004年和2007年惹起爭議,兩次爭議皆為期約一星期,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回顧當日,指如何借助傳媒構成公共輿論,是行動成功的主因。他表示,景賢里保育行動夾在保衛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運動之間,並非孤立事件。但縱有保育文物古蹟的社會氛圍,缺乏傳媒報道讓公眾知悉事件,亦無濟於事。2007年事件發生之際,適逢馬力逝世,立法會行將舉辦補選。如非李少文當時早跟相熟記者溝通預留版位,恐怕景賢里遭破壞一事,難以得到報道。最後,事件獲廣泛社會關注,使古蹟辦於幾天後便得開會,將景賢里評為法定古蹟。這件事顯示要本小利大地做好保育,跟傳媒維持良好關係是重點,亦是重要的遊戲規則。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於總結發言時表示,政府在保育工作有兩塊遮醜布:專家和制度。政府的政策一以貫之,以「開發主義」為其意識形態,但又不能過於赤裸,只好收編一眾「專家」代為發言。同時,政府建立各種制度以實現政策,並以凡事依足規矩為名。然而,這些制度往往有自相矛盾處,譬如將保育權力由民政事務署,收歸發展局旗下,令發展局長一方面要發展,另一方面要保育,變得人格分裂。要對抗這套制度,何慶基指必須要有紮實的研究,打破那些掛着「專家」名號的偽權威。黎廣德則認為,需要加強保育團體之間的結盟,有系統地組織公民社會的力量。(圖片由城市古蹟論壇講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思考我城古蹟)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學部博士生,研究惡搞、高登、本土政治。文.黎國威/編輯.袁兆昌、彭月/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10月31日) 保育 古蹟 文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