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羞辱作為教育方法

大學的班房裏,每年總有保良局中學來的學生,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對待學生的嚴苛手法,早已聽聞。2012年《大學線》報道過此題目,營內教練會罰學生站廢人池、要學生跪老師認錯、用水喉射學生的臉,手法令人側目。文章刊出後,收到其他家長來信,感謝我們揭露事件。 子女仍在學,家長明知訓練營有問題,也敢怒而不敢言,怕學校不高興。學生私下討論吐吐苦水,也沒多少人關注。幾年來,訓練營主辦機構沒有收斂,還把活動推銷至其他學校,有更多學生遭受到教練的「特別待遇」。 英華學生揭發,訓練營教練曾把刀交學生,逼他刺破班旗,之後引發如井噴的爆料,逼學生吃草、要他們以臉貼地說侮辱自己的話,以泥土擦面,之後不准擦去。然後再傳來非禮女生的事,警方重案組正着手調查。 教練接受《蘋果》專訪,說這一代學生自以為是、玻璃心,訓練營要他們感受挫折,懂得感謝父母,「我哋都係咁長大」。 我也天天為管教子女操心,氣得七竅生煙時,心中有一秒會彈出spare the rod and spoil the child這句話,當然沒付諸實行。看到學生自殺的新聞,也會想,這一代少年怎麼了,真如草莓一捏就碎?要他們經歷什麼失敗,才能鍛煉抗逆能力?要鼓勵還

詳情

假訓練之名,行欺凌之實

上星期,保良局訓練營導師涉嫌欺凌學生的事件曝光,事緣英華書院學生王樂行早前在facebook發文,公開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內同學受到侮辱及暴力對待一事,網上響應聲音極多。於是,事件越往下探查,越發現這種慈善團體與負責機構的合作方式幾近「冇王管」,究竟,當中還會揭出多少違規事情? 明顯地,這些訓練營近年如雨後春筍,是看準了「港孩」不懂面對逆境,故以軍訓形式包裝,煞有介事着青少年接受所謂「紀律訓練」,訓練員一身軍服,儼如軍人(當中有多少是真正受過軍事訓練?),下達權威指令。也許這班人看得荷里活戰爭片太多了,以為自己是《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的惡教官嗎?還是認為自己可以像《鼓動真我》(Whiplash)的音樂老師般,以惡言惡語對學生侮辱一番就可以令他們變得堅強;用軍事手段欺凌青少年就是提升自尊最直接的方法嗎?可是,這班學生只在營裏逗留數天罷了,你們與這班孩子是甚麼關係啊?難道只用幾天,便可以令他們好像軍人般,受訓練後每人都意志堅強嗎?最弊的是,那些「怪獸家長」又真的想溫室長大的子女被人好好治理一番,吃得苦中苦,方能成才嘛!於是,這些訓練營便有恃無恐,不斷使出屈辱欺凌的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