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香港人的逆鱗

《韓非子‧說難》:「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有人攖之者則必殺人。」 韓非所說的「龍之逆鱗」,有點像我們現代人所指的「底線」。逆鱗一旦被碰,龍即使再溫馴也會暴怒殺人;而人的底線一旦被觸及甚至打破,就算是再順的順民,亦難以估計會作怎樣的抵抗。 最近兩天開始落區擺站,向市民講解政府一地兩檢方案的流弊,為了慳那十幾分鐘,香港要付的代價又是什麼。的確,在街站嗌咪期間聽到最多的意見,都是指向政府那一句「方便」——是呀高鐵或者真的如政府所聲稱的方便,但犧牲了什麼?背後有沒有隱瞞?是不是願意向香港交代事實之全部?也有看過上星期立法會特別聯席會議的市民跟我說,我和黨友郭榮鏗先後追問袁國強司長的、關於內地執法人員在西九內地口岸區內需不需要遵守《基本法》、香港人在該區內受不受《基本法》保護的問題,袁司長只顧左右而遊花園,不敢光明磊落地直接回答,足見政府「係有啲嘢」。 有論者認為,香港人反對一地兩檢,歸根究柢是信任問題:香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而我們看到的是,政府在處理這個信任問題時,往往只是晦氣式地拋出:「唓你唔信我之嘛!」既然知道人家不再信任你,是不是應該做一些實際行動去挽回去重建

詳情

掩飾欽點的信任論

愈接近特首選舉投票日,愈覺得這場選舉真沒意思。 預期中央屬意的人選林鄭月娥,在餘下的競選期內,也難在民意支持度超越另一候選人曾俊華,支持林太的陣營唯有大力打「信任牌」,指林太是3名特首候選人中,唯一獲中央信任的人選;若其他人選在月底選舉中勝出,擁有行政長官實質任命權的中央將不會作任命。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前日在北京便重申這一點,強調在任命特首問題上,中央並非「橡皮圖章」。 北京在今場選舉中的取態,相信令到很多香港人感到沮喪。撇除胡國興這名立場主張較貼近民主派的候選人,林太跟曾俊華背景相近,曾屬特區政府內的第二、第三號人物,也是問責官員中民望較高的官員。在這背景下,讓兩人比政綱、比論壇表現、比民望,然後由選委考慮這些因素後選出來的下屆特首,其民意基礎肯定較強。 可惜,北京始終要對選舉結果作百分百操控,為確保獲「欽點」的林太安全上位,對建制派選委大力施壓,還不停放風指中央不信任曾俊華,又透過不同的建制人士,力數曾俊華如何不濟。 當然,外界無法知悉林太在參選前,是否曾向中央作了什麼山盟海誓或承諾,而且是曾俊華沒法子辦得到的,但北京老是當香港人是傻子,就是讓人氣憤難平。 曾俊華由1999年起,

詳情

絕對服從:在共產政權下管治敗壞之源

「Trust is a feel-good sensation and an idea that is hard to pin down.」——Marek Kohn 「Political language is designed to make lies sound truthful and murder respectable, and to give an appearance of solidity to pure wind.」——George Orwell 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快將20年,筆者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長線調查結果,整理自1997年7月回歸以來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對香港政府的信任及對「一國兩制」前途的信心這3項重要指標的淨值(見表)作比較及趨勢分析,顯示整個管治制度在中港矛盾的不斷衝擊下缺乏穩固的基礎。 [visualizer id=”64656″] [visualizer id=”64658″] [visualizer id=”64659″] 在今天香港撕裂的政治生態中講「信任」似乎是緣

詳情

對不起,我不信任你

作者按:關於最近的學童自殺慘劇,有些人談及到社會的集體「信任」問題。有時我會想,我這種人,早就「人間不信」。是拐子佬綁票又好,母親殺嬰也好。我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驚訝。人類的心本來就是個無底洞。誰有權看透或看破什麼? 更何況,早於2009年,我已寫了這篇。關於信任,是一點一滴被榨乾榨淨,毫不心軟的,是某些政府中人,某些衛道之士,和某些自以為很聰明讀很多書的人……吧? 如果你有一個女朋友,沒有經過你的同意看你的手機SMS。你忽然感覺不滿,覺得你的女朋友不信任你, 你女友說:「你冇出去搞搞震,怕咩我睇?」你覺得怎麼了? 城市大學的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教授於本版提出以下觀點: 「校方應該具備合理懷疑(reasonable suspicion)方可搜查。而在通常情况下,警察搜查嫌疑人,必須具備更高一層的懷疑, 那就是確信理由(probable cause)。法院進一步指出:判斷對某一學生的搜查是否合法,應當根據當時的全部情况來看是否存在搜查的合理性。 法院認為:庫伯利克先生決定搜查TLO(學生的名字)的書包是合理的行為,因為她被發現在廁所吸煙;而發現捲煙紙導致他產生另一種合理的懷疑:TLO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