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二十年來,我們是怎樣生活?

離場的時候,自然地想:如果今日中秋(李燦森)還在,他會想什麼? 當日,中秋劈頭第一句就說:「我讀唔到中三已經畢咗業,原因係,一半成績屎,點讀都讀唔嚟;而另一半係,香港教育制度仲屎,你想讀都冇得你讀。」現在,他的獨白,那些低聲的喃喃自語,依然擲地有聲。 陳果的《香港製造》拍於1997年,獨立製作,缺乏資金,非專業演員,以過期菲林拍攝。在重重限制當中,陳果拍出了代表作,與《去年煙花特別多》和《細路祥》,被稱為「九七三部曲」。二十年後,《香港製造》進出4K修復版,於大銀幕上重現——二十年前的故事 ,今日依然有力。 1997年,這是香港歷史上無法忽視的一年。那一段時間是獨特的,城市的徬徨是無法複製的經驗——無數的未知擺在眼前,各人對於城市的前景,以至對自己的未來,產生了一種不安。 這種不安是時代的躁動。導演沒有明明白白談政治氣候的變化對香港人的影響,反而借著四個屋邨年輕人中秋、阿萍(嚴栩慈)、阿龍(李棟泉)和阿珊(譚嘉荃),呈現一種難以言喻的鬱悶、無望的困境。兩者對照,或者是一種對讀。 中秋、阿萍、阿龍和阿珊,四個在戲內被反覆出現的名字,是社會的邊緣人——古惑仔(父母離家出走),絕症少女(父親

詳情